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2)很乐意娶她!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1

白晓有些尬尴,笑着女人,“好久看不见,学姐,你回去了。”在她进屋那一瞬间,白晓就明白范之晨带她来的目的了。“嗯。回去了。”她低声应着,也没意外发现白晓的尬尴,淡淡的说:在她进门那瞬间,白晓就知道范之晨带她来的目的了。。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2)很乐意娶她!》精选:

白晓有些尴尬,笑着女人,“好久不见,学姐,你回来了。”

在她进门那瞬间,白晓就知道范之晨带她来的目的了。

“嗯。回来了。”她轻声应着,没有发现白晓的尴尬,淡淡的说:“听说你结婚了,恭喜啊。”

这个问题还真不太好回答,白晓霎时就想离开这里,“那个,你们俩先聊,我去透透气。”

转身欲离去,手却被一只大掌握住,白晓愕然抬头,发现范之晨盯着学姐,语气冷硬的说:“我陪你去。”

“……”

“之晨,你不愿意见到我?”女人的声音柔柔的,如同春风。

白晓见范之晨的脸色开始下沉,手腕的力道被撤下,她低声提醒他,“学长,那位大哥还在呢,被看见就不好了,保重!”

厉皓承见白晓快步离开会场,放下手里的酒杯,淡淡的说了声抱歉,便跨步追去。

因为她走的方向是花园,厉皓承不疑有他,直奔而去。

出了大门,白晓在水池旁找了个位置坐下,夜风徐徐扑面,她闭上眼歇息。

忽然察觉有一片阴影笼罩过来,她警惕的睁开眼,看见一步之遥的白梓娜,站在路灯下,有几分朦胧。

刚散去的几分阴霾,顷刻间再次聚拢在她眉间,目光不动的看着白梓娜的脸,酒会上的是再次清晰浮现眼前。

白梓娜似乎丝毫不受的影响,依旧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娇柔模样突然低声说:“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离婚,你也真想得通。”

白晓站直了身姿,拍了拍裙子。

“离婚?”白晓淡淡的笑,“别人当第三者或许还有机会被扶正,但你,就不可能,那离不离婚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白梓娜笑容霎时褪去,就那么冷冷瞪着她,“难道你忘了你就是一个工具?”

白晓侧身对上白梓娜,露出璀璨的笑意,眼底却寒光四射,“不会下蛋的母鸡,你觉得能嚣张多久?”

白梓娜怒极反笑,“嗯,但这不妨碍你沦为下堂妇的结局!”

白晓盯着她的脸,悠然自得拍拍手,“我再如何,也是合法的,那你呢?”

她温静的嗓音不带情绪,“你要是没有了白家和厉皓承,你就是我裙子上沾着的东西。”

睨着白梓娜渐沉的脸色,她淡淡一笑,樱唇微微翕动,“灰尘都不如!”

“你!”白梓娜抬手就想给白晓一巴掌,却被白晓单手拦下,反手扇了过去。

“啪!”

清脆的摩擦回荡在空气中,白梓娜的脸一阵发麻,耳朵嗡鸣,显得狼狈不堪。

“你敢打我!”白梓娜瞪大双眼,看着白晓。

白晓甩开她的手,再一次拍了拍白皙的手,“打你,还脏了我的手,毕竟一个烂酒鬼和妓/女的女儿不值得我动手。”

“白晓,你胡说什么!”白梓娜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她的身世是后来自己偷偷派人查的,她怎么会知道?

白晓冷哼了一声,只觉得她现在的模样着实好笑,冷声甩下一句话,“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沾着我的光,属于我的我会一样一样拿回来。”

“呵。”白梓娜竟笑了出来。

白晓拎着裙子,朝着会场走了几步,“如果还想继续在他面前保持什么娇娇女的形象,就给我守好自己的本分!”

直至白晓离开,白梓娜都站着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抬手拂过刚被打的位置,冷冷的笑了。

……

厉皓承找不到白晓,回到会场发现范之晨独自一人坐在边上喝酒,迈开步伐来到他的面前,隐隐的怒气,“白晓呢?”

酒会中的那抹身影被挡住,范之晨抬头仰望着满脸不耐的厉皓承,不由得有些羡慕起他来。

如果那个女人能像白晓这般死死拽着厉皓承一样跟着自己,那么他绝不对像厉皓承这般身在福中不知福。

“厉先生,你老婆不见了就来问我?说得是我是她跟屁虫一样。”他抿着酒,眯眸浅笑。

“你知道她是我老婆,还这么明目张胆带来,甚至不顾场合做出那样的举动,范总,你还真一往无惧。”厉皓承的口吻,泛着酸意。

“哦,然后呢?”范之晨点头,若有所思的说,“厉先生,在场没几个知道她是你老婆吧?相反,他们都很清楚她是我的女人。”

“范之晨,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范之晨搁下酒杯,放下交叠的长腿,站起来,与他平视,“当然不是,只不过如果你们离婚,我很乐意娶她!”

宴会上四面八方都是吵杂的声音,然而他们占据的一角,似乎格外的安静。

是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老婆被人窥视,这都无关爱,仅仅是男人的劣根性,或者更贴切的说,是关乎到男人尊严的问题。

像是厉皓承这样从小养尊处优,被阿谀奉承着长大,自身条件又优于常人的男人,对于这一张面子,看得更重。

而范之晨竟当着他的面说,要娶他老婆,当他是死人吗?

“离婚?你娶她?!”厉皓承嗤笑着,“且不论她是不是在一起,就我和白晓,是绝不会离婚!”

范之晨面不改色的微笑着,“你今天的这点自信,无非就是认定晓晓对你死心塌地,可你也别忘了,世事皆无常,人都是会变的。”

晓晓?!这称呼,过分亲昵,厉皓承听得觉得十分刺耳。

“别人我不敢肯定。”厉皓承黑着脸,“但白晓,绝不会选择离开。”

他知道她,那么固执,骄傲的人,绝不会在坚持了那么多年后选择离开,绝不会。

范之晨的视线越过他,望向远处朝他们走来的白晓,笑得意味深长,“厉皓承,我刚说的话可都是认真的。”

厉皓承脸色难看的回头,正好瞧见了往这边缓缓走来的白晓,她一袭素色优雅的越过人群,四周有许多视线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白晓停下脚步,温淡的瞥了眼厉皓承,仿佛他是一个陌生人。

她温润的嗓音对范之晨说,“何时结束,我想先离开。”

范之晨看了眼远处的身影,神情复杂,“你去外面等等,我去打个招呼就送你回去。”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