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4)兴师问罪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2

“这是我家。”穆勋翼冷冰冰的抛了一句。白晓刚想驳斥,就看见了他眼底的不客套惹得薄怒,“除了我对已婚妇女不感兴趣!”本我以为他这样硬冷的男人会直接将她丢回去的,谁知他白晓刚想反驳,就看见他眼底的不客气惹得薄怒,“还有我对已婚妇女不感兴趣!”。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4)兴师问罪》精选:

“这是我家。”穆勋翼冷冰冰的抛了一句。

白晓刚想反驳,就看见他眼底的不客气惹得薄怒,“还有我对已婚妇女不感兴趣!”

本以为他这样冷硬的男人会直接将她丢出去的,不料他却头也不回的上楼。

白晓一个人待在客厅里,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她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夜无心睡眠。

……

厉皓承回到原处的时候,白晓的身影早已没了踪迹。

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他睨了眼座位上的手提包,眉眼阴郁。

“厉少,太太应该是被人接走了。”司机以为他是在担心,小心说道。

范之晨就在他后面出来的,应该是他接走了。

他就不该自作多情的回头,那个女人何时会陷入困境了?即使有,也用不着他出手。

只是到家发现屋里没人,厉皓承的眉宇间开始凝聚暴风雨。

范之晨意外的看着来电显示,手指滑动,“厉总,有何贵干?”

男人的阴鸷卷着怒气的嗓音透过电话传来,“让白晓接电话!”

范之晨觉得有些好笑,“我说厉总,老婆不见就找我,你还真当我是她的跟屁虫了?”

电话那端顿住,沉默了几秒,“范之晨,我知道她在你那。”

“人是你带走的,你现在就找我人,厉皓承,你就是有病吧。”

“范之晨!”

范之晨抬头望了眼外面黑沉沉,暴雨连连的天空,故意说:“你把人弄丢了,这又是深夜又是风雨交加的,还真不知道她一个女人会发生些什么意外……”

“你要我亲自上门抓人?”

“随你便。”范之晨说完就把电话挂断。

厉皓承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英俊的脸覆上一层阴霾,眉宇的戾气浓重,几乎被他捏的变形。

……

早上白晓疲惫的回到画室,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闭眼假寐。

“砰!”

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厉皓承敛着眸光看着她。

“老大,我……”赵甜儿一脸尴尬的瞟了瞟身旁的男人。

“你出去吧。”白晓摆了摆手,赵甜儿识趣的离开了办公室,并把门关好。

白晓没有看厉皓承一眼,也不想管他是来干嘛的。

“昨晚去哪了?”低沉沙哑的嗓音卷着凉凉的怒意,他始终不动的站在离她不远处,敛着眸光看着她。

白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静静地躺在沙发上,仿佛他不存在一般,自顾自的。

厉皓承在家等了一晚上,本就不耐烦的情绪再面对她的冷漠无视,英俊的容颜阴沉的滴水。

“白晓。”他唇畔是冷冽的寒气,“我问你昨晚去哪儿了?”

白晓半睁着眼睛,缓缓扭过头望向他,“厉皓承,我很累。”

昨夜一夜没睡,加上有些感冒了,现在真心没力气,不想跟他吵。

到底是身体疲倦,还是自己的心疲倦了,她都没有办法分清。

厉皓承两步就来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略微憔悴的面容,漆黑的眼眸几不可闻的漾动,淡淡的道,“回答一句话,会消耗你很大力气?”

白晓深吸了一口气,胸口微微起伏着,她素净的脸庞正对上他,用难得温软不带讽刺的语调说:“因为没必要回答。”

“是没必要回答,还是没必要问,嗯?”

她漂亮的唇形扬起一道弧度,“厉皓承,我是真心累了。”

说完,她用衣服盖住头静静地躺在沙发上休息。

看着她不解释,不争辩的模样,厉皓承竟觉得,她不是在休息,而是在抽离他的世界,这个下意识的错觉,令他心口一阵钝痛。

不一会儿就听见摔门离开的声音。

白晓睁开眼睛,眼角还残留着余泪。

一个星期后

白晓刚来到画室上班,赵甜儿幸灾乐祸的脸出现在门口,“老大,有位女士要见你。”

“我不记得有约人。”她颦眉。

赵甜儿侧过身,站在她身后的人,正眼神凌厉望着她。

“妈?您怎么来了?”白晓错愕,心生不妙。

李敏慧一身贵妇打扮,常年保养得体,看着倒是比实际年龄要小。

“怎么,我还不能来你这家破画室?”语气中是全是不客气的质问。

站在一旁的赵甜儿,见白晓都没说什么,自然不敢多嘴,只是在一旁吐槽这眼前的贵妇。

白晓扯了扯嘴角,连忙走上前,轻声细语的说:“妈,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您有事可以给我电话,或者直接让我回家就好,现在天气那么热,我不是怕你晒着了嘛。”

她少有的柔软,全都展现了出来,到了水毕恭毕敬的给李敏慧奉上。

“竟然你怕我晒着,那你为什么不照顾好你姐姐?”李敏慧一双锐利的眼如冷箭,嗖嗖射在她身上。

白晓愣了下,遂慢斯条里的说:“妈,那天姐姐说想休息,所以……”

“砰!”

李敏慧将杯子用力往桌上一搁,发生清脆的声响,怒声质问:“白晓,你姐姐受伤了,让你照顾一下就那么难?”

白晓看见了她脸上的斥责,还有说道白梓娜时的疼爱,虽然有所收敛,但是这些情绪依旧流露的明显。

妈妈不喜欢她,可是她依旧愿意相信那些是假的。

不管她怎么讨好孝顺,李敏慧都不可能像对白梓娜那样对她好,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不是在身边带大的。

所以一旦白梓娜出了什么事,那么遭殃的必定是她。

面对白晓的沉默,李敏慧目光锐利,换了一下语气,“怎么不说话?难道妈妈还说错了?”

白晓搓了搓手,舒了一口气:“妈,您没错,只是有时候人家并不需要我,再说了我也有自己的事。”

“你自己的事?就这家破画室?”李敏慧看了看四周轻哼,对她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极其不满,“说了就算你不上班,厉家也是能养活你的,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嘛。”

白晓沉默不语,只是觉得很疲惫,因为不管怎么解释在妈妈眼里也只有白梓娜最重要。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