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6)冤家路窄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2

早晨白晓去买咖啡,咖啡馆格局较小,简约温馨浪漫,咖啡味浓厚香气弥漫,极容易让人完全放松绷紧的神经。而平时来这里,她是为了完全放松,她总是会望着他们秀恩爱有加,想一想可够膈应。白晓临窗而平日来这里,她也是为了放松,她总是看着他们秀恩爱,想想真够膈应。。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6)冤家路窄》精选:

早上白晓去买咖啡,咖啡馆格局较小,简洁温馨,咖啡味浓郁飘溢,极容易让人放松紧绷的神经。

而平日来这里,她也是为了放松,她总是看着他们秀恩爱,想想真够膈应。

白晓临窗而坐,昨晚的家宴让她身心疲倦,她抿了口黑咖啡,靠窗闭眼听着音乐打起盹。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窃窃私语惊醒。

“啧,快看!莉娜上头条了!”

“我也看到啦!被拍到跟一个男人去酒店开房。”

“这个男人不就是天昊集团总裁厉皓承?哇,莉娜这是攀上了豪门啊!厉害,佩服!”

“你也去当明星,没准哪天也能攀上了!”

“嘻嘻,我才不要。豪门是非多,再说了我才不会像她这样无下限呢!”

“也是想嫁豪门,看看电视剧就知道有多么不容易了,我们还是好好做自己的工作吧。”

“走啦,走啦。”

女孩子们还在打趣,白晓默默的拿出手机点开娱乐新闻你的头条,果然是看见了她们提到那条新闻。

照片上人的模样是在夜色中偷拍,但白晓一眼就认出了那男人是厉皓承,英俊年轻,风流倜傥,很是出色,早已深植她心底。

原来昨晚一夜未归是又去风流了。

白晓忽略心口那抹尖锐的酸楚,面无表情地关掉网页。

厉皓承身边的莺莺燕燕从未少过,虽然他一直维护白梓娜,但是绯闻也时时有他的身影,她已经习惯了。

收到叶馨传来的简讯:傻妞,要不要我出手把你除掉那个嫩模?

除了?白晓不想弄得那么僵,就算除了这个莉娜依然会有其他人。

他们明明是夫妻,虽然指望不上相亲相爱,但是也不应是仇人啊。

“不了,你还是好好在家吧,不然叶叔叔还要关你禁闭。”回了短信,白晓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想把心里的冷拿出来的晒晒。

……

画室里白晓穿着白色体恤,军绿色的休闲裤,腰上系围裙,一手调色盘,一手画笔,在巨大的一副油布前专注又认真的创作,就连赵甜儿带着人进来了她都不知道。

看着那穿着随意,马尾高高绑起的女人,穆勋翼眉梢微动,眼底有着欣赏。

这个女人……

还真是每次见面都能如此与众不同。

“呼,完成!”

忽然,偌大的画室里安静得只听加她欢呼的声音。

“老大……”赵甜儿尴尬的出声喊了她一下。

一转过身就看见一群人站在她的身后,她都能想象到那些人,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了。

白晓掌心沁出密密麻麻的汗液,滑腻腻的,她的神经也高度紧绷着。

她定了几秒,放下手,反而是站直了腰杆,镇定地微微一笑,目光环顾了在场的人,看见穆勋翼依旧有些惊讶温温淡淡的说:“辛苦大家等了那么久,我们去会议室再说吧。”

自信从容,巧妙的化解了所有的尴尬。

穆勋翼沉静无波的眸子,微微漾动,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极浅,几不可闻。

会议室里,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浅酌了一口茶,“不知道各位想订制什么样的画?”

急忙赶来的范之晨,走了进来,跟穆勋翼打招呼,“不好意思,怠慢了穆总。”

“没有。”穆勋翼的目光落在白晓的身上,语气淡淡的,就想事不认识的一样。

与此同时,范之晨已经朝她的方向看来,“白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她一只手稍微将脸颊的碎发别至耳后,然后迈着脚步走过去,停在了两人的面前。

“范总。”敛去情绪,挽唇浅笑。

范之晨并不知道她与穆勋翼之前见过,“这位是宏岩集团新任总经理,穆勋翼先生。”

又将白晓拉到身侧,“这位是我公司的艺术总监,也是画师白晓。”

穆勋翼幽暗的目光在她上巡查片刻,唇角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度,绅士的伸出右手,“幸会,白总监。”

他的表情淡漠,莫名的蒙上一层蛊惑的色彩,不带一丝温度的眼底藏得很深,那微凉的嗓音低沉性感,淡淡掠过白晓的耳际。

明明前两天就见过面,还被他回了一双鞋,现在又装作初识,这人真够虚伪的。

可当他宽厚冰凉的手指触碰上她的指尖,白晓一颤,一股如电流般的触动烫上她的神经末梢,记忆深处,那曾在角落里,被他握过的腰似乎隐隐发烫,“您好,穆先生,久仰大名。”

两人轻轻一握,又迅速分开,那指尖上的触感,依旧清晰可辩,他的手不似她接触过的那些富家子弟,反是带着一层厚茧,粗糙咯手。

穆勋翼不动声色的收回手,忽然说:“白总监,我们是否在哪儿见过?”

范之晨闻言眉头一挑,目光沉沉望着白晓,带着几分戏谑。

“估计是我有这张大众脸,放在哪都能找到相似的人。”白晓扯着唇角,笑容有些僵硬,暗暗腹诽,你还敢更再假一点么!

他的眼睛闪烁着摇曳不明的光,似乎读懂了白晓眼里的意思,淡淡的口吻,意味不明的蹦了两个字:“是吗?”

白晓抿嘴笑了笑,却没说话。

范之晨看出了她神色有些不对劲,接过话跟穆勋翼谈着工作的事。

他们说什么白晓都不知道,就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一样坐在哪里,累得不想动了。

终于范之晨跟他讲完了,她回过神,看着他们。

范之晨礼貌性的问:“不知道穆总有什么建议或者疑问都可以提出来。”

穆勋翼抬眸凝向一旁的白晓,性感的薄唇徐徐掀动,低沉醇厚的嗓音微冷,瞬间攫住人的神经,“我要她画。”

四个字,掷地有声。

白晓还没反应过来范之晨就已经答应了。

“我画?!为什么?”白晓皱着眉看着他,难道说他是故意的,想趁机报复?

穆勋翼沉着眸光似乎在思考,冷声道:“不为什么。”

“我画,价格翻倍!”一想到拿双心爱的高跟被他敲掉了,白晓就想狠狠的在他一笔,谁知道他自己还自己送上门。

“好。”没有丝毫犹豫,穆勋翼就答应了,大步走了出去。

早知道他那么爽快就答应,就应该把价格说高一点,白晓真有些后悔。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