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7)谋杀?!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2

厉皓承和嫩模丽娜的绯闻愈发闹得很厉害,白晓像个没事人像,静静地地做着自己的事。“你怎么在这里?你家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怕你厉太太的位置?”范之晨“你怎么在这里?你家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厉太太的位置?”范之晨来画室看看,谁知道看见她正在画画。。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7)谋杀?!》精选:

厉皓承和嫩模莉娜的绯闻越发闹得厉害,白晓像个没事人一样,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

“你怎么在这里?你家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你厉太太的位置?”范之晨来画室看看,谁知道看见她正在画画。

白晓一边画画,一边慢慢的说:“担心?!我担心有用吗?应该着急的人应该是白梓娜,只有她才会怕吧。”

翌日。

白晓在家里休息,白梓娜打电话约她去见面。

咖啡厅里,白梓娜坐在最里面的包间,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所有的人。

白晓坐在她的对面点了杯美式咖啡,“怎么,今天姐姐有闲情逸致请我喝咖啡?”

“哼,要不是为了皓承,你以为我会来见你?”白梓娜没好声好气的瞥了她一眼,端着咖啡喝了起来。

白晓冷笑一声,勾起嘴角,两腿交叠,“呵呵,那我就不知道了,关于他的事你找我干嘛?”

“干嘛?最近皓承跟那个嫩模的事你就不知道出手制止一下吗?”白梓娜砰的一声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白晓笑得双肩轻颤,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着:“哈哈,姐姐,你还真是好笑,先不说厉皓承跟那个嫩模的事,就算是你跟他,我好像也拦不住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咯?”

身后一凉,白晓转过头就看见厉皓承黑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眼底蕴藏着星星怒火。

看着他怀里还靠着那个嫩模,白晓眉梢一扬,唇角一勾凉凉的说:“怎么敢,厉少一向都是个大忙人,但是记得不要忽略了姐姐的心情才是。”

厉皓承早领教过她的牙尖嘴利,再者他本就是喜形不露于色,擅于隐匿收敛情绪的人,对于她的反击,他甚至连眼皮都毫无波纹泛动,只是静默盯着她的眼眸,凌厉逼人的目光仿佛要直直探入她的灵魂深处。

“厉少……”嫩模在一边摇晃着他的手撒着娇。

他的俊脸逆光的暗影里,白晓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只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在两人对峙中逐渐变得稀薄。

“皓承哥……”包间里白梓娜柔柔弱弱的喊着他。

厉皓承淡淡一瞥白梓娜伤心难过得样子,眉头依旧紧蹙却没有说什么。

“好狗不挡道。”白晓没有好脸色的看着那个嫩模莉娜。

“厉少……”莉娜不服气,冲着他撒娇。

“声音确实不错,但是,只要我这个厉太太不让位,不管是里面的小三,还是你这个小四,都进不了厉家的门。”

言外之意,不管你是谁,厉太太只有她一个。

说完将莉娜推在一边,她迈着步子朝外面走去。

厉皓承拗不过,眉宇间聚拢的寒气像煞气似的,英俊的脸庞愈发冷峻。

闹腾了一番过后,白晓只觉得内心更加空虚。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那般尖酸尖锐,不过就是因为心里酸。

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忍耐,但人总是有脾气的,这个婚姻已经如此不顺气,她不发泄出来,要如何继续?

手机突然有电话打了进来,她伸手去拿,手机一下就掉在脚垫上,她只好侧过头去拿。

却不知,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拿起手机,就看见前方十字路口的绿灯跳转成红色,来不及减速,急忙踩刹车,却还是砰一下,撞了上去。

身体狠狠一震,她的头磕在方向盘上,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几乎跳出喉咙,久久无法动弹。

直到听见有人在拍她的车窗,才惊魂未定的抬起头,下一刻,绝望的闭上双眼,心底狠狠骂了句:MD!

反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白晓认命的摇下车窗,脸上堆满了笑容,讪讪的说:“原来是你呀穆先生,我们又碰面了。”

可不是“碰”面了,他的车尾箱都被她给碰凹了,行这么大的礼,真真是热情!

穆勋翼那张万年不变的肌肉萎缩的脸有些暗沉,他西装革履的站在夏日的阳光里,像一尊冰雕,白晓看着他严肃到可怕的模样,说实话,心里直冒虚汗。

看清她的脸,眉头都快皱到一块儿了。

“没事吧?”虽是关怀,但低沉性感的嗓音,在这个夏日高温的天气里就如一台免费制冷的空调,让你分分钟透心凉。

白晓咽了口唾液,笑容有些虚,“没……”

这样的关心还真是让她挺意外的,下一秒却听见他冷冰冰的一句:“下来吧。”

这个男人的心思一时间揣摩不准,她还有些心有戚戚的。

但这撞车,不死也吓掉半条命,白晓知道是她的错自,这一回倒是很配合他,麻溜的从车上滚下来,站在毒辣的太阳底下忏悔。

这个路段,又是十字路口,车辆特别多,后面有喇叭疯狂的响,催魂似的,十分刺耳。

白晓往后瞟了一眼,回过头底气不足,低声道歉,“十分抱歉穆先生,对了,您没事吧?您放心,车的维修费我会全部承担。”

他瞥她一眼,看见她被吓得微微苍白的脸,皱眉懊恼的模样,冷嗤,“你觉得我有什么事?”

“我看着像缺那么一点维修费的人?还是说我像你一样就为了让你多付那一点钱?”

白晓错愕的看着他连珠炮似的发问,又夹带着一棒槌的讽刺,气得憋红了脸,开口:“那您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造成交通堵塞就是为了教育我?还是为了出口气?”

看他的这副样子绝不会是为了钱,难道就是为了出气?这个男人也忒小气了吧。

白晓耸耸肩摊着手,惊吓从眼里褪去,澄澈的瞳眸是十分无奈,有些漫不经心的说:“您老一没受伤,二不是为了钱,这么生气的叫我下车,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在这太阳最毒辣的下午多吸收一些钙离子,帮助我再长高十公分?”

她说话就像是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而穆勋翼经奇迹般的静了下来。

意识到说呼的态度太过强硬,白晓讪讪然收回双手,清了清喉咙,“要不这样,你去修车然后修车费用找我报销,不然我们堵在这里也不是件事儿啊,后面还有那么多车呢。”

可他没搭理她,直接拿拨了个号码,“喂,警察局吗?这里有人蓄意谋杀……”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