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9)没门!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3

莉娜被她一阵漠视,登时气得脸色煞白,有些受了委屈,“厉少……”“你是来说这个的?”厉皓承回眸,他怎么觉得她昨天有点儿不对劲儿呢?白晓淡淡瞥了眼,柏然的脸庞是冰冰凉的笑意白晓像只慵懒又高贵的猫将自己埋进柔软的沙发里,挑了挑眉,不可置否,轻笑着,“你要是不让她走,我不介意亲自动手。”。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9)没门!》精选:

莉娜被她一阵无视,顿时气得脸色煞白,有些委屈,“厉少……”

“你就是来说这个的?”厉皓承凝眸,他怎么感觉她今天有点不对劲呢?

白晓淡淡瞥了眼,温静的脸庞是凉凉的笑意,“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跟说,还要当着她的面?”

厉皓承将烟掐灭,冷冷薄情的语气,“竟然你有事,那就等我把事忙完了再说,厉太太。”

白晓像只慵懒又高贵的猫将自己埋进柔软的沙发里,挑了挑眉,不可置否,轻笑着,“你要是不让她走,我不介意亲自动手。”

意思已然很明显,要么你叫她滚,要么我动手撵她滚。

男人漆黑的眸牢牢锁住她的脸,“你到底发什么疯?”

疯?白晓扯唇冷笑,很好,他当她是在发疯,好啊竟然要疯,那就疯到底!

本想不插手他的事,可是没想都他除了白梓娜以外,用别的女人来羞辱她,这TM想想都觉得憋屈!

“嗯哼。”她从鼻息里哼了一声,唇边的笑容愈发浓烈,就在厉皓承眨眼瞬间,她已经端起桌上的水泼直接泼了莉娜一脸。

不等莉娜反应过来,一记耳光狠狠掴到了她的脸上,手抓住她的衬衫领,一使劲将她的衣服上的纽扣全都扯崩掉。

“白晓!”

厉皓承扼住她的手腕,头顶仿佛笼罩了一片乌云,眼神阴鸷吓人,声音也是凛冽刺骨。

白晓嘴角带着笑,淡淡的看了一眼花容失色的莉娜,还有她红肿的脸,心里竟有些痛快。

她抬起头看对上厉皓承的脸,“怎么心疼了啊?厉皓承。”

他眼底的怒火他看在眼里,手腕被他死死地捏住,痛得她蹙眉,“你这是在帮他出气吗?”

“你管不好你自己的手,那我来帮你管管!”

“你不就是想看我有这些反应不是吗?”白晓也不客气,睁着大大的眼睛与她对视。

两个人的争执,让空气变得紧张,可怕,也容不下其他人的存在。

莉娜实在受不了那么压抑的气氛,开口:“厉少,我没事……”

这柔柔弱弱的声音在男人听着充满了保护欲,可在女人听了却是火上加油,更何况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白晓。

“你,给我滚!”白晓指着办公室大门,大吼着。

莉娜不服的咬着唇,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怨气却不敢表露。

“莉娜你先回去,我回头找你。”厉皓承的手松了些,目光异常的深沉,他也不看莉娜,满眼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可……”看着他们僵持不下的模样,莉娜只好把挂在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轻轻应了一声就走出了办公室。

当门一关上,厉皓承将她推倒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究竟要说什么?”

白晓慢悠悠的坐好,揉了揉有些晕乎的头,对上他深邃的眸,“你确定要继续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厉皓承靠在桌子上,端着桌上的茶壶喝了一口茶,“你什么意思?”

“你俩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的,再继续被那些记者挖下去,难保厉少已婚的消息不会传出来,到时候对你家梓娜可是伤害不小啊。”白晓说得悠闲,可心里已经痛得开始麻木了。

厉皓承慢悠悠的将杯子放下,眉梢挑动了一下,“你不是应该很高兴,怎么会来阻止?”

白晓目不转睛的注视他,脸上笑颜如花。心底却一片荒芜,“怎么会来阻止?那是因为我不想做这个草包厉太太了。”

“白晓!你再说一次。”厉皓承听见这个话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是那个那么爱他的女人说出口的话。

她笑了笑,站起身来看着厉皓承,“你不是想离婚嘛,我成全你啊,这个厉太太谁愿意做谁去,不管是白梓娜也好还是其他阿猫阿狗都好,我都不在乎了。”

厉皓承是怒到极致,轮廓分明的脸戾气蓬勃,他捏住他的下巴冷声喝道:“想离婚?做梦!”

“厉皓承,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抓住,你的梓娜该怎么办?一直成为小三?”白晓从不是个畏惧威胁的人,面对他,她的倔强和坚强都被逼出来了。

厉皓承看他一脸的无所谓却有些开始惧怕,至于怕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字一句警告着,“告诉你,我还没有玩够你,你想逃没门!”

“呵……”白晓轻笑着,刚想说什么整个人都被他反推这向沙发。

被他紧紧按住趴在沙发上,裙子被他从下卷起,她惊呼:“厉皓承,你要干嘛?放手!”

“哼,说那么多不就是因为我最近没有找你不是吗?如你所愿!”厉皓承用膝盖顶开她的膝盖,拉下自己的拉链。

没有任何前戏,突如其来让白晓皱着眉,双手紧紧的扣住沙发的边缘。

白晓向转过头,却被压得死死,只好压低声音警告,“厉皓承你是猪吗?这是你的办公室!”

“就算是你也该受着!”厉皓承说话的声音虽然冰然如斯,但是他却依旧压不住身体里的那股燥热。

人的身体有一把钥匙,欲望一旦开启,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以控制。

厉皓承舒服的在心里叹。

低头眯眼去看,她的理智溃散,双眼迷离热切的望着自己,像是吃定他一样。

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她的那股迫切。他可以接受无爱的婚姻,虽然很抵触她这个人,却又抵触不了两人的身体。

这种矛盾的心里让他燥火更旺,他俯身靠近她的耳廓,薄唇轻扯,声音低低的哑着,“梓娜……”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