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1)醉酒街头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3

“昨天我生日。”白晓有些期待……,当然前段时间他准时回去接着睡在她的身边,让她忽然间有了些期待……。“哦。”白晓一大清早就发来一堆的祝福短信,惟独也没他的,她等了快晚上都没消“哦。”。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1)醉酒街头》精选:

“今天我生日。”白晓有些期待,毕竟最近他准时回来然后睡在她的身边,让她突然间有了些期待。

“哦。”

白晓一大早就收到一堆的祝福短信,唯独没有他的,她等了快一天都没消息,“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厉皓承停下了手上的笔,皱了皱眉:“怎么?厉太太在等我表现?”

“我很期待你有什么表现。”白晓唇角勾着浅笑。

“你还在睡觉?”

“呵,你怕了?”她轻哼一声,就把挂了电话,心情愉悦,她就是在赌。

下班后。白晓回家去忙自己的事。

做好一大桌的菜肴,她坐在位置上,绯色的唇不自觉的上扬。

厉皓承刚走出办公室,马钊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脸色一分一分沉下去。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马钊应了几声,然后挂掉电话。

“厉总。”

“什么事?”

“香港那边的项目出事了,说是工地上出现了材料坠落,导致四人受伤,两人重伤。”马钊顿了一下,继续说,“事出突然,工地那边的消息已经传开,没法压下来,如果处理不恰当,后果不堪设想。”

“电话订最早的班机去香港,现在去机场。”他的脸色不再是公子痞气,而是肃穆。

“是。”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白晓看了眼时间,以为下班高峰期堵车,便耐心的等待着。

不知不觉的过了两个小时,白晓走向落地窗看着黑漆漆的院子,依旧是没有他的身影。

她看了眼,屏幕是黑的,没有来电,也没有信息,她终于按捺不住,拨了他的号码。

很遗憾,她听到的是电话那端传来温柔而机械的声音,对方已关机,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从五点半等到十点,四个小时过去,即使北京的东边到西边都应该到了啊,更何况他们公司到家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呵呵,妹妹生日快乐啊。”电话里传来了白梓娜的声音。

瞬间还有些欣喜的白晓瞬间就冷了下来,“你不是来祝我生日快乐的吧,有事就说!”

“是这样的,皓承啊他今天就不回来了,所以我来通知你一声。”

一听到这里,白晓瞬间把电话挂了,她不经笑着,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啊,还以为……

她开了车就往酒街去。

白晓点了一瓶红酒,独自一人慢悠悠的细吞慢嚼,美味佳肴,在她口中如同嚼蜡。

她神色平静,给自己倒了酒,举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着那红色的液体,勾唇轻轻笑了。

她对着空气说:“白晓,生日快乐。”

然后仰头一口气喝了下去,酒的酣甜在舌尖打转,带着微微的涩,从口腔一路滑进她的胃部,她整颗心脏都涩然起来。

一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美食,一个人的酒,全部都是她一个人的故事。

酒一杯杯下喉,直到整支都喝完,她已经醉得熏熏然,头晕晕沉沉的,眼前有些模糊,脚步有些飘飘然的。

夜里十点,夜风徐徐吹来。

白晓脚步踉跄地走着,酒劲开始上来,她愈发晕沉,抬头,忽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她茫然地往前走,刚好看见一辆车停下来,不加多想,拉开车门就爬上了后座倒头躺下,口齿不清说了一个地址,然后阖上眼睛睡了过去。

飞机上,厉皓承刚坐下,脑海中忽然闪过白晓那张温凉的脸庞,动作不由得一顿。

马钊问道:“厉总忘记带什么了?”

厉皓承伸手捏了捏眉心,摆了摆手。“没。”

他忘记的不是东西,而是某个女人被他抛诸于脑后。

沉默了几秒,厉皓承又开口,“到香港大概需要多久?”

马钊说:“四个多小时。”

“嗯。”

四个多小时后,都已经到十一点了,她应该不会一直等着。

“回头我打给你。”穆勋翼刚接起来的电话又掐断,抬眸看了眼后视镜,就看见后座上躺成尸体的女人,脸色不能再冷,沉沉的开口:“女人,下车!”

不知道为什么那女人躺着一动不动的。

他打开车内的阅读灯,昏黄的光线柔柔的照下来。他往后座探身,一眼就瞧清了女人的脸。

白皙的脸庞红扑扑的,双眼紧阖着,秀眉紧蹙,呼吸绵长,她的睡相并不好看,短裙滑到了大腿上,露出俏生生的白皙修长的腿。

逼仄的车厢内弥漫了一股酒香,他的眉梢一挑,目光黑沉沉的,忽然就转身坐了回去,解开安全扣推开车门下车。

关上车门,随意地靠在门边上,抽出一根烟点上,站在夜色里缓缓吞云吐雾。

半个多小时过去,他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转身,打开后座的车门,正好一道铃声打破了沉静。

他弯腰看着女人动了动身体,丝毫没有醒过来的痕迹,他伸手拿过她的手提包,翻到。

上面的来电显示备注——老公。

遂抬眸瞥了眼那个在他车里睡得不省人事的女人,手指一动,刚要接起来谁知屏幕已经黑了。

穆勋翼拿着,转身挑眉盯着白晓,眸色极深极沉。

想到前几次见到她的样子,犹豫了半响,将她的丢回包里,然后坐回车里,一脚踩下了油门。

穆勋翼抱着白晓回到家里,几乎是毫不客气的将她扔在了沙发上,本以为这下她该醒了,谁知道她嘤咛了一声,翻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这个女人!属猪的吗?

穆勋翼站在沙发边上,居高临下睨着她半响,俯身下去抓着她的手臂试图摇醒她。

白晓睡得不舒服,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让她的胃一阵翻滚,然后难受得一下子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她终于觉得舒服了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隐隐约约的看见穆勋翼的脸黑沉沉的,她蹙眉,嘟嚷了一句:“瘟神……”

然后再度阖上眼睛。

穆勋翼低头看着裤腿上的呕吐物,酒味带着酸气,味道十分难闻,再看一眼那个始佣者,她浑然自在的睡着,他的太阳穴隐隐的跳着,觉得自己是疯了才莫名其妙地同情这个女人将她带回来!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