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4)老同学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4

等白晓再一次睁开眼睛眼,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鼻息里有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身在何处。“醒了?”叶馨脸突然间冒出,遮挡住了她的视线。“我怎么会在“醒了?”叶馨脸忽然冒出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4)老同学》精选:

等白晓再一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鼻息里有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一时间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醒了?”叶馨脸忽然冒出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动了动,头痛得眉头紧蹙成一团。

叶馨冷笑了一下,“白晓你也忒有本事,一个人发高烧躺在家里挺尸,还知道给我打打电话。”

白晓一愣,对于她打过电话这个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倒是记得跟厉皓承吵了一架,然后泡了个澡,觉得很累就睡了一觉而已。

叶馨伸出两个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这是多少?”

“叶馨你是智障吗?”陈白晓有气无力的白了她一眼。

“哟,烧到四十一度都没傻,您还真的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啊!”叶馨又讽刺了一句。

“我要喝水。”声音嘶哑得不行,喉咙干涩得有些疼。

叶馨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床边坐下来,“怎么突然就发高烧了?”

一杯水润了喉咙,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说:“最近太忙了,估计又受凉了一下。”

叶馨高深莫测的睨了她一眼。温凉的眼神带着审视,“是因为那个人渣吧?”

白晓一愣,扯唇轻笑,“偶尔生病很奇怪吗?干嘛就扯到他身上去了。”

“那你脸上的伤呢?谁下的手?”见到她的时候,那脸肿得跟猪头似的,“那么鲜明的巴掌印,你可别跟我说是不小心摔得,要是摔得你现在立马再给我摔一个看看。”

“都过去了,别问了。”她不想说。

见她一副不愿说的模样,叶馨沉了沉脸。拿出手机翻着,丝毫不考虑到她还是带病在身,找到网络上的那条新闻,递给她看,“你差点烧死在家里,他却在外面风流快活,我还以为你是被气病的。”

白晓淡淡的扫了一眼,苍白的脸庞不见一丝情绪波动,漫不经心的将还给了她,“这种新闻又不是第一次了,气不着我。”

叶馨见她不愿多谈,便问:“好吧,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问了,你想吃什么?”

“肚子有些饿,嘴巴里没有味道,给我弄点辣的或者刺激点的来吃。”

叶馨接过杯子的手一顿,一双桃花眼笑得很灿烂,“如果有一天你受不了想死呢,可以选择直接一点少一点痛苦的方式,比如跳楼,或者磕一瓶安眠药,一个见效快砰的一下就死了,另一个嘛死得比较好看安详。”

她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绘声绘色的。

白晓眉头一皱,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一下,你的嘴巴沾点糖是会怎么样?还是高干子弟,教唆人自杀啊?”

“我要是沾了糖甜腻死一堆男人!”

“臭不要脸的!”

“在你面前要脸也没有什么用,再说了你又不是男人!”叶馨挑了挑她漂亮的眉。

“我现在饿得厉害。”现在实在没力气跟她扯有的没的,胃开始饿得有些痛了。

叶馨看着她苍白的脸,“范之晨出去买吃的了,马上就回来,你都睡死了快两天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饿不死!”

正说着,病房的门就被推开,范之晨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范之晨将手里的食物放下,温润的脸上挂着浅笑,“前晚凌晨送你过来的时候,整好碰到值班的司徒医生,他听说你病了,就过来了看了下。”

“司徒医生?”白晓一心盯着吃的,听到这个姓氏不经重复了一下。

“是啊,司徒俊才。”听着范之晨的介绍,白晓不经想起曾经小学有个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胖子,好像也叫司徒俊才。

“好些了吗?”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白晓抬眸,正好对上那男人温漠的眼眸里而他身后还有个熟悉不过的男人穆勋翼。

想起那天早上他说的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尴尬的扯了扯唇。

“白晓,你还记的我吗?我是司徒俊才啊。”

穆勋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拍了一下司徒俊才沉声,“你可是个医生不是色狼,一来就泡妹子。”

“你走开。”

司徒俊才才不理会穆勋翼,站在白晓的身侧,澄澈的目光湛湛盯着她,“你还记得我吗?”

白晓点了点头,柔声说:“你就是那个小胖子司徒俊才?”

“对对对!就是我没想到你还记得。”司徒俊才笑得有些腼腆,像个青涩的大学生一样。

“没看出来啊,你现在长这样小时候是个胖子,说,你在哪家整容医院做的。”叶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家哦司徒俊才的人。

“……”

“呵呵,开玩笑。”叶馨挥了挥手笑着。

注意到这两人神色各异的看着白晓,眯着眼上上下下将他们打量了一个透。

为了缓解尴尬,叶馨忍不住开腔说:“白晓,你不饿了?”

然后病房里有一阵咕噜噜的声响,异常的突兀,白晓抬头,看见8只眼睛?刷刷盯着她,她十分淡定的说:“饿了。”

范之晨浅浅笑了一下,上前把床摇起来一些,让她靠坐着,放下小桌板,把一盒小米粥打开放下。

“吃吧,白粥估计你不会碰。特意给你买了小米粥,还是刚熬出来的。”

白晓看了一眼,食欲不大,她说:“能不能给我买些烤肉啊,麻辣小龙虾啊什么的来?这个看着没食欲。”

叶馨勾唇笑得凉凉的,摸了摸她的长头,用哄孩子的口吻说:“乖,听话啊,等你好了,你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

白晓剜了她一眼,还没开口说话,一旁的司徒俊才倒是出声了,“白晓,你还在生病,不要过于辛辣油腻。”

白晓下意识地抬头瞟了一眼穆勋翼,这人打走进这里开始,统共就说了一句话,还真是够符合他冷冰冰的个性。

其实她有一直故意忽略他的存在。奈何他的气场太大又太冷,想忽略都忽略不了,像一尊冰雕,强行抢眼。

穆勋翼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十分令人捉摸不透,伸手拉着司徒俊才的衣服,“走吧,该回去了。”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