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5)要不离开他吧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4

穆勋翼顿了顿,抬眸淡淡扫了眼白晓,抿薄的唇拂动着,“生病了就切记跟孩子似的闹脾气,找罪受。”说着,他拽着司徒俊才就往外走,合登门之后,只听到司徒俊才嚷着:“白晓,说完,他拽着司徒俊才就往外走,合上门之前,只听见司徒俊才嚷着:“白晓,我晚点再来看你!”。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5)要不离开他吧》精选:

穆勋翼顿了顿,抬眸淡淡扫了眼白晓,抿薄的唇掀动着,“生病就不要跟孩子似的闹脾气,找罪受。”

说完,他拽着司徒俊才就往外走,合上门之前,只听见司徒俊才嚷着:“白晓,我晚点再来看你!”

白晓看着阖上的门,脑子一下短路了。

叶馨和范之晨目光暧昧地看着她,盯得她一阵毛骨悚然。

“你们看着我干嘛?”

“你跟那个瘟神什么关系?”叶馨挑眉,一副你给我交代清楚的神情。

白晓神色平静,“没有关系。”

“我看他对你不一般啊?”

“呵!你得罪了他看看,他会对你怎么样?”白晓不以为然。

……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让白晓在医院待了三天,这三天司徒俊才几乎每天都往她病房跑,饭也跟她一起吃,就差没住在一间病房里了。

偶尔还会遇上穆勋翼来找司徒俊才,后来才发现他来医院的次数挺多的。

看他身强力壮的,老往医院跑,难道他跟司徒俊才是gay?一想到这脑海里不经浮现了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

后来有次在司徒俊才值夜班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跟瘟神从小就是朋友,但是由于瘟神家里条件特殊,所以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少。

一想到瘟神为了司徒俊才等了那么久,才像这样频繁的接触,不禁觉得他还是挺痴情的,果真男男才是真爱啊。

……

早晨九点。

范之晨去办理了出院手续,亲自送白晓回家。

车到公寓楼下,范之晨问:“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白晓挽唇轻笑,“不用了,公司事情那么多,这几天已经够麻烦你了。”

说着她就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范之晨忽然开口说:“晓晓。”

白晓停住动作,朝他看去,“还有事?”

他抽出一根烟,拿出打火机啪嗒一下低头点上,靠在驾驶座上徐徐缓缓的呼出青烟白雾,沉默了半响,低声说:“现在的生活就是你要想的?”

范之晨转过头,一贯温润的脸上此时笑容很浅,近乎于无,“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清醒了。”

顿了顿,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缓缓道,“离开他吧。”

白晓觉得本就逼仄的车厢里空气愈发稀薄,呼吸微微一滞,自嘲地笑,“我凝望他这么多年,为他付出这么多,看着他坐上天昊集团总裁的位置。”

她轻声笑着,“我好不容易跟他结婚,才刚刚拥抱了梦寐以求的东西,难道就要为了那些流言蜚语,我就要为别人铺路做嫁衣?学长,我什么时候这么懦弱了?”

范之晨看着她倔犟的眼神,眼里有着怜惜,“有些路,走了一半知道是错的,坚持下去也是徒劳,何苦呢?还不如趁早抽身而退。”

白晓看着玻璃外的风景,淡淡的说:“这座坟墓,是我一心跳进去的,想爬出去,谈何容易。”

“晓晓。”范之晨声音微沉,“他对其他那些女人都肯用心思,你看不出来吗?他甚至要用白梓娜来伤害你,你还要忍?”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白梓娜是他在和我结婚之前就已经在他身边了,我知道的。”有些事情,她不想深究,不代表她不明白。

知道她固执,范之晨不再多劝,“好吧,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好好的。”

“谢谢你,之晨。”白晓很欣慰的是有着叶馨和范之晨这个两个朋友。

范之晨看了看窗外,“真的不用我送你上去?”

“嗯。我走了。”

“先把身体养好,不用急着回来上班。”

“好。”

她下了车,站在路边朝他挥手,“我走了。”

范之晨盯着她的背景,良久以后才发动车子离开。

推开门,换了鞋子,她一转身,就看见了客厅里沙发上的人。

空荡荡的客厅,窗帘拉上,遮住了所有的光线,昏暗里隐约可分辨出他的轮廓。

四目相对,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中。

白晓站在玄关处一动不动,胸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沉郁的气氛,反而让她脑子清醒。

脑海中忽然就跳出范之晨的那句话。

离开他吧。

其实她比谁都明白,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很多时候,嘴巴上一句放弃何其简单,但要做到,又谈何容易?

“去哪里了?嗯?”他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睡袍衣领微微敞开,隐约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姿态慵懒,神情散漫。

白晓大病初癒的脸庞挂着冷峭,空洞的眼神仿佛目空一切,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收回目光径直往楼上走去。

“白晓,你给我站住!”厉皓承按捺不住心口的那么火,忍不住低低吼了一声。

她脚步没有任何停顿,毫不迟疑的一步一步踏在木质的地板上,然后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将他的一切隔绝在门外。

她走进了更衣室,找衣服的时候肚子一阵绞痛,蹲在地上,正准备好好洗个澡蓄精养锐。

蓦地,被一只大掌钳住她的臂膀用力强行将她拉了起来,然后狠狠掼到墙上,后背撞得一阵痛,她轻皱眉头,而后抬眸冷冷看着他愠怒的脸。

“你说!你到底在发什么脾气,你那天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

这几天他忙的昏天暗地,难得空闲的时候,心里总是莫名其妙的想起她,一想到她那通电话还有那天说的话,又放不下男人的面子却给她电话,就一直等啊等,直到回来了。

打开家门,夜深人静的房子却空无一人,他简直就是火冒三丈!

白晓温温静静的看着他。扯了扯唇,“你想知道原因?”

她伸手,搭上他的手腕,用力掰开,吐字清晰地说:“只要看见你这张脸,我的心情就会变得不好,所以,可以麻烦你滚出我的视线,滚出我的世界吗?”

她说得风轻云淡,眉眼间甚至带着温浅的笑。

厉皓承脸色一沉,脸上隐隐笼罩着一股阴鸷之气,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线,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半响,他咬着牙,咆哮着:“白晓,你一定要这么倔?你对奶奶不尊重,你要勾搭男人,你还要做什么?你有什么不满的,你一次性说出来,别总用你的脾气来考验我的耐性!”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