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6)割爱?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4

“嗯,我现在的是不想看见你,是我说的还不够很清楚,但是你听不懂?”厉皓承深呼吸的节奏了口气,基本上要都忍一把将她掐死,看她敢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的!他眯着眼睨着她,“你凶狠,霸道的掠夺。。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6)割爱?》精选:

“嗯,我现在就是不想看到你,是我说的不够清楚,还是你听不懂?”

厉皓承深呼吸了一口气,几乎要忍不住一把将她掐死,看她敢不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他眯着眼睨着她,“你这是在找死?”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您听不懂中文,Pleasegetoutofmylineofsight!”

厉皓承忽然凉凉一笑,眼里一片猩红,蓦地低头攫住她的双唇,狠狠的吮吻。

凶狠,霸道的掠夺。

白晓死死要紧牙关不让他得逞,双手抵着他的胸膛用力推搡,厉皓承眼底露出凶狠的光,发了狠劲试图撬开她的把守。

两人如同一场困兽之斗,彼此撕扯。

白晓大病初愈,身体本就虚弱,更别论厉皓承是一个身体力壮的高大男人,力量悬殊让她瞬间落了下风。

他一手钳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抵在墙壁上,双腿夹住她,唇上的力道渐渐的加重,白晓挣不开,急了心眼张口含住他的下唇用力咬了下去,一股腥甜蔓延在彼此的口腔之间,他却不为所动,舌头趁机圈住她,攻城略地。

厉皓承腾出一只手,拽着她身上的裙子,用力一扯,单薄的衣料“嘶”一下应声而裂,白晓白皙的肌肤瞬间映入眼帘。

他松开她的唇,沿着她的下巴往下吻。

“厉皓承,你放开我!”白晓扭着身体试图摆脱他的束缚,却徒劳无功。

他仿若未闻,怒火加上身体的欲念,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她!立刻!马上!

他扯掉她最后的遮挡物,就要进去的时候,看家那一滩红色。

白晓逼红了眼眶,失声尖叫:“你敢碰我,信不信我告你婚内强奸!”

一句话,如同冬日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厉皓承的动作一顿,他抬起头,阴鸷冷然的目光狠狠看着她,忽然就松开了她。

白晓得到自由,下一刻抬手就赏了他一巴掌,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着。

厉皓承低着头,闪烁着危险的眸光睨着她,“白晓,这日子你是不想过了是吗?”

望着眼前自己迷恋了十几年的脸,白晓的心隐隐作痛,如同藤蔓,细细缠绕了起来。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她又想了一会,抬眸看向了他,目光中带着浅浅的笑,笑容渗透着深深的凉,“你有过日子的心吗?对于你厉皓承来说我是什么?不就是你用来报复的工具不是吗?”

厉皓承怔住,对着她眼底深处浮动着的凉意,哑口无言。

“你搬回家住我以为你是要好好过日子,结果就是把我丢在一边,然后跟白梓娜鱼水之欢?还是跟哪个嫩模行秦晋之好啊?”想起那一张照片,和白梓娜之前的电话,她的心凉透了。

沉默了半晌,厉皓承经没想到自己在她眼里竟如此卑鄙不堪,动了动唇,“是啊,我就是要一次次给你希望,然后再破碎掉,我就是要你来尝小叔的债,看到你痛不欲生我就很满足,别忘了你只是我娶进门供我发泄的工具!”

她背过身,从衣柜里随手抽了一件衣服套上,淡淡的说:“厉皓承,我说过小叔的死与我无关,还有这个家你不回来我都无所谓,反正人在心不在也是一样。”

迈开步伐从他身边往外走,手腕却被一把扣住,她低头看着他温热的手掌,沉默不言用力挣开。

“对不起。”他或许有过激了,警察当初也没有调查出小叔的幕后的凶手,想到他一摊红色,他竟有些愧疚。

那天他和白梓娜只不过是坐了十几分钟,一杯咖啡都没有喝完,当时没料到会被狗仔拍了去,项目出的岔子够他忙了,哪里有时间分心去注意那些八卦?

直到在昨天凌晨回到京城,满足反馈过来,他才得知。

当时就想着回家跟她解释,可她不在家,一夜未归,关机,他又是生了闷气,刚刚才会那么暴戾。

他极少服软,每次都只会发脾气,白晓听到他的道歉,瞬间就气消了大半,那些委屈,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对着他,她就是这么没出息。

“就这样吧,我累了。”这两天被太多事缠身,白晓已经身心疲惫,但是心里依旧有些小开心。

“事发突然,我但是我有打过电话给你。”

听见他的话,白晓一怔,随即说,“我没接过你电话。”

厉皓承说完这些话转身离开了卧室,“你可以查看通话记录。”

白晓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拿出自己的开机,然后找到那天的通话记录,看了一眼时间,顿时一僵。

她那天晚上喝醉了,所以这些事是自己冤枉他了。

……

万川购物中心归属宏岩集团旗下,是京城最具时尚气质的购物中心,集餐饮、购物、休闲、娱乐多功能于一体,拥有五百余家国际以及国内知名品牌,高品质产品和高品质服务,深受京城人民的喜爱。

叶馨自小在京城长大,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在万川里挑选。有固定的品牌,白晓与她熟悉后,也就跟着一起,并且万川样式多,挑选起来也方便。

叶馨有事没事就会来购物,这次还拉上了白晓。

工作日,人流量不多,叶馨和白晓在一排排光鲜亮丽的服饰里挑选,难得出来购物一次,又恰好遇上是换季新品上市,她们就挑选了不少。

刚从试衣间里出来,就听到那边的工作人员和谁在解释着什么,白晓走过去,“出了什么事吗?”

这家店,白晓和叶馨都是常客,工作人员对她俩自然也是熟悉的。

“白小姐,是这样的,那位白小姐也看中了您要买的这条裙子,这……”工作人员为了这件事也难为不已。

白晓随着工作人员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白梓娜挂着她的招聘微笑,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

白梓娜笑着,指了指那件裙子说:“原来是妹妹你呀,真是巧了,在这儿也能看见你。”

“是挺巧的。”白晓应得漫不经心。

白梓娜伸手将那一头棕色的波浪发拨到脑后,动作叫那一个妩媚,那一种风情,“看来我和妹妹的眼光都蛮相似的,竟然能看上同一款衣服,不知道妹妹是否愿意割爱?”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