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7)他出事了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4

呵,眼光十分相似?忍痛割爱?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反讽呢?白晓唇上勾画出出深深地浅浅的笑,艳丽又带着些娇懒的笑靥,“姐姐你也说了,那就是爱,又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就无法割舍了对不对?”“哼,”白晓歪了歪脸蛋,笑容里没有任何的瑕疵,嗓音低低缓缓地说:“在我眼里,属于我的,哪怕是一件衣服,我也是寸步不让。”。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7)他出事了》精选:

呵,眼光相似?割爱?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讽刺呢?

白晓唇上勾勒出深深浅浅的笑,明艳又带着些娇懒的笑靥,“姐姐你也说了,既然是爱,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割舍了对不对?”

“妹妹,这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

“哼,”白晓歪了歪脸蛋,笑容里没有任何的瑕疵,嗓音低低缓缓地说:“在我眼里,属于我的,哪怕是一件衣服,我也是寸步不让。”

白晓站在明亮的灯光里,温凉的脸庞神情坦荡,傲慢到理所当然。

明着是为着一件衣服,暗藏在话里的意思,两人彼此都心知肚明。

她白晓是谁?她女王的称号岂是白喊的,这些年追厉皓承的女人多的是,都是铩羽而归,哪怕是白梓娜和厉皓承有更深的关系,她也无需胆怯。

相反白梓娜就不同,不仅是她的姐姐,还是厉皓承的初恋。

白梓娜的笑容蓦地一僵,指甲掐进了掌心。

她清凉的嗓音柔柔的,“人人都说妹妹知书达理,胸襟广阔。怎么一件衣服还要跟姐姐抢啊?”

白晓唇角勾起抹笑容,话到唇边,就被身后一道清亮傲慢的嗓音给打断了。

“胸襟广阔活该任人搓圆捏扁吗?难道说白小姐是一直都有强抢别人东西的习惯?”叶馨身上穿着一条鹅黄色的小礼服,款款而来。

站在白晓的身边,一手托腮,眯着漂亮迷人的桃花眼,懒洋洋的说道:“不属于自己的,还是少些痴心妄想比较好,不然跟自己的气质一点你都不搭不伦不类。”

叶馨修长漂亮的手指卷了一圈那保养得极好的栗色卷发,白皙的肌肤配上她朱红色的唇,显得她浑身散发着一种阳光青春,又时尚的气息,笑起来的时候,妩媚又单纯,白晓容貌虽然略逊一筹,但清冷的气质却自成一派。

两人站在一起,也不会令人觉得突兀,反而觉得风景各异,尤为迷人。

白梓娜看着眼前的两人,心头慢慢覆盖上一层阴霾,但脸上的表情未变。

白晓不得不感叹,像白梓娜这样的人,装得多了渐渐的也该忘了什么是自我了吧。

“怎么了?”男人低沉的嗓音突兀的响起,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厉皓承西装革履的站在不远处,一副精英的模样,看见白晓的时候,眼神明显一怔。

“你回来了?”白梓娜笑着迎上去,站在他面前,一副小鸟依人似的挽住他的胳膊。

那画面刺得白晓眼睛微微一眯,不动声色的瞥了一下厉皓承。

厉皓承低头看了一眼白梓娜,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衣服选好了?”

白梓娜轻咬了咬唇,眼角朝着白晓身边看了过去,“看中了一件。不过被妹妹买去了,看来只有去别家买了。”

厉皓承抬头,然后越过白梓娜,径直朝白晓走来,颀长的身躯定在她面前,低头垂眸看着她温凉的脸。

白晓就这么仰着头与他对视,唇角笑得灿烂,笑意却不抵温凉的眸底,“厉总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厉皓承他高大的身躯,正如冷傲青松,直挺挺的杵在她的面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凝着她,“尊老爱幼你不懂?”

“你是来质问我的吗?厉总。”白晓的声音平静得毫无起伏,仿佛只是例行公事。

他本就气场极冷,此时正用他狭长的暗眸定定注视着白晓,让白晓心中生出几分寒意。

他清冽的声音说:“白晓,注意自己的身份。”

叶馨站在一旁,自然是将厉皓承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双手抱胸前笑眯眯地看着白梓娜洋洋得意的模样,说:“厉总,说起身份的话,你的信用卡,还是给自己的太太刷好了,平时多抽点时间陪陪你老婆,别只惦记着你的工作。”

厉皓承淡淡的看了一眼叶馨,“好,很好!”

“皓承哥,时间快要来不及了。”那边的白梓娜有些看不下去,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白晓依然不动望着他。

“等等。”白梓娜在商业界也上了那么久的班,也知道如何能将一个女人的愤怒和理智推到崩溃的最高点,她伸手,体贴而暧昧的替厉皓承整理了一下领带,笑得温婉,“好了,我们走吧。”

眼角余光瞥见白晓眼底明显的情绪,勾唇笑得明艳。

“好。”他笑了笑,转身和白梓娜一起离开。

白晓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彻底的消失在门口。

叶馨收回目光,望向微微垂首的她,“就你这样?”

白晓的脸色很淡,语调也是淡淡的,“不然呢?撕破脸皮禁止他们来往?你知道,这种事情不现实。”

“你就不担心他们会出点什么事?”叶馨继续补刀,“尤其是一男一女,还有就是你本来就知道那个白梓娜没安好心的!”

白晓睨了一眼秦桑,“好了叶馨,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别想那么复杂?”

“呵!我总比某人装看不见,听不见真来得清醒!”

白晓也不恼,拎着售货员装好的衣服,说:“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我也拦不住,既然这样,我何苦要将我自己整成一个怨妇?互不相干多好。”

“哼,我就不信你白晓还成圣母了不成。”叶馨拎着东西赶紧跟了上来。

……

画室里。

白晓接到了一通电话。

“太太,我给厉总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联系上,现在公司现场那边材料出现了问题,现在问是不是要通知现场那边,暂时停工?”

电话里的马钊有些着急,找了白梓娜和莉娜那些和厉皓承打得火热的女人,都没有消息,只好恭恭敬敬的来找她了。

白晓听着,眉头紧紧的皱着。

厉皓承公司的事,她一向不插手。现再材料供应那边出了点问题,现在却联系不上他的人,施工地那边正等着领导指示。

拿这手机不需要查找号码,她就快速的按下了11个数字,打通后是一阵很有节奏的等待声。就在她准备放下话筒时,那边提示被人接通。

“你在哪?马钊一直联系不到你。”白晓直接开口,将问题交代清楚。

而那边却一直静默,几秒后,有道男音缓缓响起,“抱歉,厉先生现在在接受治疗不方便接电话。”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