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28)事出蹊跷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4

白晓一愣,握着话筒的手指渐渐缩紧。问弄很清楚了请款各类医院的位置,他立刻司机开车去医院。“厉皓承……”白晓踩着高跟跑来病房来,额前的发湿漉漉的,浓眉紧皱,她颤着声音,问弄清楚了请款各类医院的位置,他立马开车去医院。。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28)事出蹊跷》精选:

白晓一愣,握着话筒的手指逐渐收紧。

问弄清楚了请款各类医院的位置,他立马开车去医院。

“厉皓承……”白晓踩着高跟跑来病房来,额前的发湿漉漉的,浓眉紧皱,她颤着声音,“你怎么样了?”

见他满脸苍白不吭声,白晓更担心了,皱着眉头沉声吩咐,“是不是很痛?肇事司机找到了吗?怎么会这样?”

“小腿骨折,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段时间尽量不要用力,好好休息养伤就行。”护士正好走进来换药水,说完就走了。

厉皓承躺在床上,背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床边刚才那个慌张的女人,“你很担心?”

见她像块木头不动,眉峰一蹙,“怎么一个骨折你就下破胆了?”

白晓长睫毛轻颤了下,沉默了一会,移动脚步站到他跟前,敛着眸光光看着用石膏绑着的腿不说话。

他抬眸挑着浓眉,低沉的嗓音辨别不出情绪,“公司出什么事了?”

白晓回过神来,心中那些翻腾的情绪更甚了,声音带着哽咽,“人都出事了,你还管什么公司啊。”

“白晓,我没事。”

她听见这话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她是第一次那么害怕,要是他不在了那她跟白梓娜争个什么鬼。

“我去给你倒水。”

白晓背沿着墙壁侧过身望着病房里的男人,却看见他竟然爬下床,她一惊,砰一下推开门冲进去,“厉皓承!你不要命了?医生不是叫你不要用力吗?”

厉皓承被她突如起来的怒吼惊得差点又跌了回去,他蹙眉看着面前矮他一大截的小女人,“你倒的水呢?”

“我问你干嘛下床!腿不要了?”她仰着脸怒瞪着他。

“我要上厕所,不下来,难道尿床上?”他斜睨着她,双眼通红,还有一些泪渍不能看出来她哭过。

“……”

她伸手扶着他,“我扶你过去。”

“不用了。”

“你身上我有什么不没有看过,难道你还害羞?”

他倏地俯下身,眼里噙着笑意,低沉的嗓音传来:“你觉得我会害羞?”

“我才不要下半辈子伺候一个坐轮椅的人!”白晓知道好好跟他说没用,但没料到他这么下流!

“即使不是,你想逃也不容易!”他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语气有些微冷。

“那你最好健健康康的祸害万年。”

话音刚落,唇瓣上一热,属于男人的浓烈气息顷刻间覆盖下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的唇舌堵住了她的嘴,侵占了她的呼吸。

她的瞳孔骤然一缩,呆若木鸡地看着吮吻着自己唇瓣的男人,喷出来的温热气息仿佛是带着一股电流一般,密密麻麻的麻痹她了神经末梢。

他像是在品尝,又像是在发泄,吻得她的唇瓣有些麻,有些疼。

片刻后,他松开她的唇,额头抵着她,幽暗的眼眸锁住她的眼睛,低笑了下,“女人太要强,男人不喜欢。”

她的脸沾染了些粉色,睫毛轻颤着,淡淡的说着:“我不是人民币,不需要所有人都喜欢。”

白晓纤细的手臂半圈着他结实的腰,扶着他一步一步的超洗手间走去。

他低头垂眸,露出得逞的笑,将身体的重点压在她瘦小的肩上,又不至于让她承受不住。

她站的位置刚好有阳光照进来,照亮着她小小的脸庞,睫毛眨啊眨的,像一把柔软的小刷子,在他的心头上轻轻地刷啊刷,挠得他的抓心里的痒痒的。

注意到他的目光,白晓微微侧目,迎上他微烫的目光,眉头一拧,“你盯着我干嘛?”

厉皓承转过头不再说话。

白晓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的伤势,独自去找医生了解情况。

重新回到病房,她到了病房外,正要推门进去,听见里面在打电话就没有着急进去。

忽然,一个含着讽刺的声音打破了一切的宁静。

“你杵在门口干什么?”

白晓错愕地看着奶奶极其不耐烦的脸,脸色刷地吓白了。

“奶奶,您来了。”

“听说皓承出事了,就过来看看。”

白晓把门打开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奶奶站在床边里里外外的把厉皓承数落了一顿,他也只是低声应着。

厉皓承虽然是个爱玩,脾气还不怎么好,但不得不说他很孝顺,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当初她才会那么迷恋他。

白晓站在一边也少不了挨骂,只是目光从来没有从他身上离开。

“这件事还是交给警察吧,看你这样子也伤得不轻。”奶奶忽然松口,虽然拉长着脸,但依旧可以看见她的担忧。

“不用了,就是小伤。”厉皓承说的风轻云淡,眼底不经闪过一丝的犹豫。

奶奶一听气得脸上的粉底都掉了好几层,“小伤?要是你也没了,我诺大的一厉氏就完了!”

“奶奶您别生气了。”对于这种老人家的生气,一般都是要劝的,可是还有个真理就是谁劝谁倒霉。

“当初要不是你,厉峰也不会死,你以为你好得了那里去吗?气死我了!”说完奶奶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就摔门离开了。

厉皓承调头看着站在床尾安静垂着脑袋的女人,皱了皱眉,“你没必要帮我解围。”

“哦,你想多了。”白晓回神,轻轻点头也不理他。

白晓眉目平静,不理会他,温温淡淡的说:“住院需要蛮多东西,我回家拿过来。”

她欲推门的手生生顿时愣住,他突然喊道,“让马钊开车送你。”

“不,我开了车来的,不用那么麻烦。”

走出医院那就看见马钊开展开着车门等着白晓,他没半办法就直接上了车。

想到刚才在病房里的画,白晓很疑惑的是为什么,厉皓承为什么会不追究责任,即使他不在乎那些钱,也应该追究责任啊,可是为什么他会去维护肇事者?

“马钊,你说实话,今天你们厉总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白晓突然间问着开车的马钊。

“太太,这个我不知道。”马钊的眼神有些闪烁,没有说实话。

“哦,你确定?”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