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30)你爱我吗?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5

“白晓你……”白梓娜被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敢在厉皓承面前发作时,只得忍着。空气就恬淡下去,不管怎么说白梓娜也在打滚儿了那么多年,最会察言观色,忽然发现气氛不对,柔声说:“皓承空气开始沉静下来,好歹白梓娜也在打滚了那么多年,最会察言观色,发觉气氛不对,柔声说:“皓承,要不我扶你下来。”。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30)你爱我吗?》精选:

“白晓你……”白梓娜被气得七窍生烟却又不敢在厉皓承面前发作,只好忍着。

空气开始沉静下来,好歹白梓娜也在打滚了那么多年,最会察言观色,发觉气氛不对,柔声说:“皓承,要不我扶你下来。”

“梓娜你先回去吧,我这里有她就够了。”厉皓承冷冷的语气。

“可……”白梓娜也不是愚蠢的女人,遂从椅子上站起来拎着包。

“皓承,那我先走了”

厉皓承嗯了一声。

等病房的门合上,白晓转身对名字说,“既然厉总有洁癖,那就麻烦马助理将他搬到沙发上吧,免得影响他的食欲。”

名字视线投向一言不发的男人,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

厉皓承早就黑着一张脸,阴沉沉的,语气有些冲,说:“不用了,马钊你回去吧!”

白晓眉梢一扬,唇角一勾,凉凉的说:“不要勉强自己,免得吃了不消化。”

“你放心,死不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了蹦了这么一句。

等他吃完,白晓收拾了东西进了一旁的浴室,厉皓承翻着文件处理着公司的事物。

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厉皓承真的很佩服她,这么能忍的女人很少见,还冷静而沉默的陪伴一个男人,需要就出现,不要就消失。

仿佛她的感情,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与别人无关。

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白晓会是她的老婆。还记得他们认识是在大一,偶然的帮助两人就认识了,要不是奶奶逼迫他娶白晓,他现在估计就和白梓娜在一起了吧。

他们一直成白晓是女王,那是因为她在工作上冷静自持,优雅淡然,在商场上她游刃有余,保持着一贯的姿态。

可是遇上了厉皓承,她开始慌张,不自然了,但是凭她跟他做了八年的朋友来说也能看的出,白晓的厉害之处。

她平常太冷静,太独立,宛如一个女战士,自强不息,其实白晓细心柔软,理智而富有教养,骨子里住着一个小女人。

她说晚餐是随便买的,可厉皓承看得出来,她打包的每一道菜,都是他爱吃的,甚至细心得吩咐餐厅菜里不要下葱和蒜,那是因为他十分反感这些味道。

一个女人如果不是真的爱这个男人,谁会记得那么详细?

甚至厉皓承也在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有时候竟然挺喜欢看见她为自己担心着急的模样。

……

终于忙完了,白晓搬了张椅子,抱着一本书跑到了病房阳台外面看得聚精会神。

病房里很安静,厉皓承拿着钢笔坐在床上接过马钊递过来的文件,签了一份又一份,只听得见刷刷的声响。

签完一份,他抬头递给马钊,眼角余光不经意就瞥见了阳台外面安静的看书的她。

傍晚的夕阳渐渐沉下去,天边青灰色逐渐扩散,她微低着头,长发拨到一边,露出半张脸蛋,铺了一层金色的余晖,修长的脖颈形成了一道柔和的弧。

厉皓承一时间看傻了眼。

马钊发现他走神,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斟酌了半响,说:“厉总,剩下的也不是很急,要不今天就到这儿,我明天一早再过来?”

厉皓承这才收回视线,让他离开。

他在床上躺下,重新看向阳台,长时间的注视,环境静谧,不知不觉中他就睡着了。

白晓收拾了东西回到病房时,就看见他阖着眼帘睡得很沉,唇角还挂着浅笑。

她走过去,帮他盖上被子,不料这轻微的动静,却把他给弄醒了。

一双湛黑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她,让她莫名的心慌。

她双手撑着床边要站直,哪知他忽然伸手一把扼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

他低沉的嗓音,沙哑的厉害,锁住她看似平静的眸子,“白晓,你爱我吗?”

两人的呼吸太近,属于男人的浓烈气息源源不断的传来,搅得她的脑子无法保持理智和清醒,她挣脱着他的手,“松手。”

“回答我。”他置若罔闻,固执的要她一个答案。

四目相对,他能清晰的闻到属于她身上的那股女人清香,在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格外的好闻,而那长发垂下,扫在他的手上有些痒。

厉皓承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素净的脸,那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白晓承受不住他灼人的视线,她垂下眸子,抿着红唇,有些生气的说:“你这样抓着我手很痛,你先松开!”

厉皓承放开了她。

白晓马上弹开,远离了他。

“我有那么可怕吗?干嘛躲那么远?”她防备的姿态让他觉得很刺眼。

白晓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然后与他面对面坐下,“这叫安全距离。”

他倒没继续跟她争执这个,敛着眸色,湛湛望着她,“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白晓动了动唇,眼里透出沁凉的温度,“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没有为什么,你回答我就是了。”

白晓的沉默让他很不舒服,“好就一个字,不好就两个字,嘴巴一张一秒钟搞定,你很难回答?”

白晓沉沉缓缓的说:“那厉皓承,你爱白梓娜吗?”

厉皓承脸色微微一沉,垂下眼眸,半响,他说:“如果我说,我对她的感觉就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你信吗?”

“我信。”

她的答案,反倒令他怔楞住,心房莫名的一暖。

“为什么信?”他声音微哑,微沉。

“因为,你没必要欺骗我。”

因为他不爱她,所以没有必要。这就是原因。

她足够理智,足够勇敢,可以明确自己爱他,同时也很清楚他不爱她。

他一张俊脸凑近她,“那你的答案呢?白晓,你爱我吗?”

莫名的,他想听到她的回答。

她盯着他的眼睛,良久的缄默,目光很坦然,“以前是爱,现在,我不知道。”

这份感情消磨太久,她不知道所谓爱,还剩几分,这是实话。

……

白晓一身黑白职业装,踩着高跟迈进画室的大门,就被赵甜儿拦住了。

“老大,穆总在会议室等你。”

“穆总?那个瘟神?”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