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郭威传奇

“ 第七章京师来人“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4

此等马匹,一经推出检举核查杀无赦。河曲马以极耐粗饲着称,它饲喂范围尤其广,无论草场质量如何就算是各类杂草更有甚者香柴、柳梢都可食之。在不见阳光放牧牛羊的情况下,河曲马夏秋季长膘快,冬春季掉膘慢,有极强的体内沉积物脂肪能力,它的体况随季节变化不显著地,对通常疾病所有人小心翼翼的前行着,胯下‘西凉马’来自西海郡是庄上最值钱的宝贝,中间虽不知倒了多少二道贩子,但‘河曲马’天下谁人不知。。


推荐指数:★★★★★
>>《郭威传奇》在线阅读>>

《“ 第七章京师来人“》精选:

  一路上众人马不停蹄的往回赶,所有参与作战的人员都不是傻子。帝国律法严苛私养武装打造兵器、大规模械斗杀人、暗藏马匹,这一桩桩罪名随便挑出一个便可将郭家庄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有人小心翼翼的前行着,胯下‘西凉马’来自西海郡是庄上最值钱的宝贝,中间虽不知倒了多少二道贩子,但‘河曲马’天下谁人不知。

  ‘河曲马’天下有名的战马,向来只有出现在军中。寻常百姓无论尊卑,不管你贵为王侯还是富可敌国,凡藏匿此等马匹,一经举报核实杀无赦。河曲马以极耐粗饲著称,它采食范围特别广,不论草场质量如何哪怕是各类杂草甚至香柴、柳梢都可食之。在终年放牧的情况下,河曲马夏秋季长膘快,冬春掉膘慢,有极强的体内沉积脂肪能力,它的体况随季节变化不显著,对一般疾病抵抗力也很强。马匹中常见的胃肠和呼吸系统疾病更是很少出现在它身上,这种种优点使它对帝国而言才愈发重要。

  几个时辰过去后,雄鸡报晓,当一行人看到伫立在村口那面绣有‘郭家庄’三字的大旗时,所有人悬在心口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去。庄口早已站满了老少爷们,一幅幅担架就这样安静静静静的躺在那里,远处还有留守人员在默默地警戒着,庄上几位久负盛名的‘赤脚郎中’看到他们后,带着自己的学徒手持救治工具快速的冲了上来。

  “所有郎中赶紧救治受伤较重的兄弟们,其余人将‘西凉马’带进后山隐匿起来,另外郭家庄封庄一月,所有人不得出远门”,小威子一声令下,所有人忙碌起来。

  安排好所有人,小威子直接来到‘陋室居’径直走向夫子书房。此时的夫子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古本善籍‘诗经’还吟唱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小威子见此情况只得站到一旁,过了一会他实在沉不住气了,大声说道:“夫子,我怕是有大难了,昨日庄上有一批货物被劫兄弟亦被杀,我咽不下这口气,一怒之下带人杀光了贼人。以官府的能力,此时此刻怕是已经知晓。纵然一时半会儿查不到我的头上,可方圆百里除却‘郭家庄’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有如此能力的地方了,我该怎么办?”

  夫子大笑几声:“杀人偿命,自古以来天经地义,一群无恶不作的盗贼什么时候也开始值得同情了?他们称得上人么?我可是听说你把痕迹处理的一干二净,纵然官府上门寻人,除却重伤的弟兄安排进入后山躲起来,其余人若无其事的参加农业生产即可。你不必惊慌此事我自有分寸,若是你到了非得跑路的地步,动动你的脑子想想,如此大规模血拼少说也有一个时辰,你真当官府衙门是吃素的。有人不愿出头,你站出来了,纵然有人不满意了,他也得遵从游戏规则。天子脚下,势力斑驳复杂,没有人愿意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彼此的和气。你真当每年郭家庄一半的银子哗哗往外流,就那群雁过拔毛的老东西为什么会那么大方?还不是有钱赚,会有人压下来的,怕什么,天塌下来还有一群人渣挡着呢,吃我的喝我的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他们也该横尸街头了。不然也该被浪花淘尽了”。

  “你退下吧,我要再好好地读‘诗经’了”夫子不耐烦的说道。

  小威子只得告退,他心想:“夫子既然这么有把握,多半是有他的道理的。我终究还是太紧张了,对了如果将‘郭家庄’搞的一副人人自危的样子怕是是个人都能看出异样。看来还得‘外松内紧’啊。”想到这个他快速的来到庄口。

  小威子对着瞭望哨的兄弟说道:“打开木栅栏,明面上所有守卫人员减半,除却庄口的登记造册者,其余人化装成乡亲就近的干农活。每个人尽可能的放松,必要时可以破例饮酒,甚至今日巡逻者可以参与赌钱娱乐,你们就要假戏真做,听明白了么?”

  只听见众人‘诺’的一声,大家开始忙碌起来。

  于此同时,方圆百里外出现了一支官军。看其组成清一水的百人骑和装备精良的‘赵武卒’。

  究竟是什么人物出行,不仅有骑兵护卫,竟然连‘赵武卒’都屈尊陪随。要知道当年太祖爷可正是凭借战力惊人的‘赵武卒’横扫四方,‘赵武卒’究竟强悍到什么程度呢,据老一辈人说:“赵武卒,首先要过的是体魄关,太祖皇帝命士兵手持一支长矛与一张铁胎硬弓、同时携带三天的军粮总重大约五十余斤,连续疾行到百里外尚能立即投入作战者方可合格。”这支军队到最后满编时不过五万余人,正是由于他们在大决战中破敌五十万,消耗了敌军有生力量为赵王室一统江山立下赫赫战功。

  就是这样的一支精锐之师突然出现在京郊外,由此可见那位坐在轿子中的人地位该有多显赫。

  他们究竟要去哪呢?

  车内不时传来少女的咯咯笑声,两旁的侍卫早已见怪不怪。帝国内部的人都知道当今大人育有两子一女。两个儿子因率军驻扎在边境建功立业,所以备受军方器重,故有人曾作诗赞到‘虎父岂有犬子,一门尽是忠杰”。那么这个车内少女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她便是当今大人最受宠爱的幺女。大人对这个宝贝女儿自然好的没话说,‘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真是凡是少女提的要求,只要不过分、不违背原则、不犯法,大人都会满足。大人曾说:“除却天上的月亮,还有那些虚无缥缈的,我这个做父亲的自当全力满足她”。

  大概帝国上流圈子永远不会忘记一件事,某一日清晨少女醒来突然想吃荔枝了,大人知道了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一日之内,有人便将其送来,期间不知跑死了多少快马,连河驿航道都惊动了。有人曾酸溜溜的唱到:“大兴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少女笑,有人知是荔枝来”。

  就这样一个闻名于帝国上流社会的顶级大家闺秀,除却府上至亲还有皇室要员,竟没有人见过其真容。这自然引起坊间不知多少人的猜测,有人说少女天生鄙陋不愿见人。这人还没说完,就有人痛骂之:“你这个缺心少眼的玩意,大人和两位公子何其英俊神武,夫人年轻时更是帝国出了名的美女,安康公主的容貌又能差到哪里去?”这话说的不知多少人哑口无言。

  又有人说,“安康公主,生性淡漠名利,有好善乐施之心,每月每日会定时于城内贫民窟布施”这下有人可激动了,每逢城内发放救济时,不知多少王公贵族抢着来助阵,心想万一哪一天入了安康的法眼呢。

  不久又有人放出风声来,“安康公主觉得布施本应诚心,一群泥做的满是污浊气息的臭男人让慈善变了味道,再也不来了”,听到这话不知有多少人急的直跺脚,好不容易知道了小姐常去之处,就这样泡汤了。后来虽有各种各样的传闻,但再也没有人将心思放在这上边了。谁不知道安康机灵古怪,常人难以捉摸,小爷我还是老老实实地遛鸟听曲、没事再找个花魁玩玩这便是帝国所谓权贵子弟最真实的想法了。安康再好,大人权势再显赫,两位大舅哥再前途无量,自己也得攀得上人家的高枝儿啊。渐渐地这位大小姐也成了京师最难以逾越的高峰,有人曾打趣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安康难,难于一睹风姿;愿上天再借五百年,只愿安康回眸一笑,了却三生石缘”。

  传奇就是传奇,这不正主,正在轿子上笑哈哈呢。

  ‘父亲,您说祖父大人得有多怪,不在王都好好颐养天年,非得跑到荒郊野外,这偏得不能再偏的郭家庄一住就是十几年,这里有什么好的竟让祖父如此恋恋不舍?帝国内部曾有流言说,他老人家留有子嗣于此地,之所以长期居留是为了共享天伦之乐.....”说到最后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蝇蚊一般。

  只听见那位大人一声冷哼:“阿丽,‘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动’,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教给你么,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知道你在听谣言家法伺候”。

  那位叫阿丽的少女一时间竟呆住了,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父亲第一次用这么严苛的语气跟她说话。眼泪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看见少女伤心的样子,那位大人心中微微一叹,幽幽地说道:“乖女儿,不是父亲凶你,你难道忘记咱们家第一条家规了么?”

  “无论什么时候,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有权代表任何一位成员发表任何关于自身私生活问题”,少女答道。

  大人说道:“你可知这条家规的意义?我们生在王侯家,外人只看见我们如何如何风光,可是又有谁知道我们时时刻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不留神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解每一个家族成员,不是看其隐私而是知其态度,我们家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做出任何有辱门楣的事,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对外口径都是一样的。你真当你祖父心甘情愿的抛家弃小,来到这荒无人烟的郊外自娱自乐,学习古时名士‘不与尔曹同流合污’,京师的人有这么蠢么,还不是坊间好事者的流言蜚语罢了!”

  少女‘啊’的一声。

郭威传奇
郭威传奇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自古以来乱世出英雄,在王朝无力挽回的岁月里,一位普普通通的少年因一位老者的出现而不得已卷进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变革中。请诸位各位看官跟着主人公郭威一同步入那段令人难以忘怀的热血岁月。  牧童初出茅庐——一门心思想做一番事业誓死效忠帝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