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郭威传奇

“ 第八章初见安康“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5

来。  “说到底但是我们老张家,底子好啊。一代比一代俊。”那大人一脸的得意洋洋。  “祖父大人痴情无比,一生就娶了祖母一人,再看一看您那,我这大太太那大太太多的怕是您都数不回来了吧”那位叫阿玲的少女一脸讥笑道。  “宝贝女儿,我明白你这是为你娘“傻丫头,谁家没有点见不得光的事。老爷子私生活严谨,‘夫子’的名号又岂是白叫的。庙堂之上,江湖之间,所谓的野史,不过是用来丑化打压异己的工具罢了。谁人不知你祖父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男子,迷倒了不知多少待嫁闺中的名门淑媛,前往府上说亲的媒婆一度将门槛踏破,那等胜景怕是不次于王都中追求我家小公主的人吧。”说着说着竟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起来。。


推荐指数:★★★★★
>>《郭威传奇》在线阅读>>

《“ 第八章初见安康“》精选:

  “您的意思,祖父大人抛官弃禄另有隐情?不是市井传言那般不堪”。

  “傻丫头,谁家没有点见不得光的事。老爷子私生活严谨,‘夫子’的名号又岂是白叫的。庙堂之上,江湖之间,所谓的野史,不过是用来丑化打压异己的工具罢了。谁人不知你祖父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男子,迷倒了不知多少待嫁闺中的名门淑媛,前往府上说亲的媒婆一度将门槛踏破,那等胜景怕是不次于王都中追求我家小公主的人吧。”说着说着竟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起来。

  “说到底还是我们老赵家,底子好啊。一代比一代俊。”那大人一脸的得意洋洋。

  “祖父大人痴情无比,一生就娶了祖母一人,再看看您那,我这姨娘那姨娘多的怕是您都数不过来了吧”那名叫阿丽的少女一脸讥讽道。

  “宝贝女儿,我知道你这是为你娘亲抱不平。可是阿爹身处高位有些逢场作戏自然避免不了,很多事我也不想啊,很多时候为了家族的利益自然只能‘来者不拒’了。你祖父清高无比,别人碍于他老人家的威势与地位,谁敢与他谈论风花雪月之事,更别说时不时送个美姬了。你也知道,你那两位大伯年轻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初为了争夺家主我们三人可是各凭手段,为了获取更多的支持,自然也就有了不少孽缘啊。有时候想想自己也确实对不起你那些姨娘的。但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更别说我们这些权贵之家了。大人一脸的无奈。

  “好了,你说我们父女俩好不容易能从京师出来散散心、透透气,你再说这样的话题是又何苦呢?聊点开心的。”

  “我记得你和你祖父可是最亲的,小时候你调皮起来那可是无法无天啊。记得有一次,你祖父在书房看书不知是累了还是怎样睡着了,你拿起砚台上的毛笔在老人家的脸上竟开始涂鸦起来。他老人家醒后,拿起铜镜一看当真怒气冲天叫来管家就是大骂一通,你那两个哥哥被叫来险些为你背了黑锅。后来发现你满手蘸满墨汁,脸上也到处都是,活脱脱一个小花猫,跟个没事人似的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就这样,老爷子也是哭笑不得,拿你也没什么办法,

  谁让你是咱们家唯一的一位小公主呢。相反,觉得你天不怕地不怕,身上有股我们老赵家的劲,对你更是宠爱起来。”

  “父亲,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您还记得,您再说下去女儿可真是无地自容了。还不是祖父大人常年旅居在外,唯有过年几天才回府,我这不是跟他老人家太亲了么。”阿丽只得讪讪的说道。

  “王侯将相看似尊贵无比,可是其中的悲欢离合又是几人能懂得的?我们家算是不错的了,你一个女儿身今后找一个好夫家,能相夫教子快快乐乐度过一生便是我对你最大的期望了。安康安康,平安幸福安康足矣。你两位哥哥离开王都这个是非之地、效力军中,虽说边境苦了点又有人不免在朝堂上说我们家权柄太大,但是至少将来无论谁登基大宝,对我们来说都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父亲,祖父大人这次是真的要彻彻底底的回去么?”阿丽问道。

  “傻孩子,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懂么。每一次权利的交替都不免少不了一次血雨腥风,这一次虽说我们不用太明显的站队,但是你以为我们有机会当墙头草么?虽说我们一向中立,但是那是你祖父一向清静无为,如今我们家三位朝廷重臣你觉得我们还能当哑巴么?”

  “老爷子回不回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些人希望老爷子扮演什么角色。不要忘了,当今的老牌势力,当年可大都是老爷子的班底啊。如果不是那位不停地施压,用了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你觉得以老爷子强势无比的性格,当年会默默地来到这荒无人烟之地。”

  “父亲,那位究竟是谁?”

  “那位,当年可是老爷子的知己好友,与我们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说到底,你还要叫一声‘太爷爷’呢?”说完冷笑一声。

  “爷爷,莫非是那位南面之人”阿丽疑惑的说道。

  “好了,小心隔墙有耳。纵然护军是我们的亲信,那位的手段帝国上层都是知道的,说不定那里有潜伏者‘金丝雀’呢关于他不要多提。这些年我将你禁足家中为的就是不让你到处乱窜,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交的是什么朋友。身处高位很多人怕你、敬你,对你唯唯诺诺甚至谄媚之态也是有的,唯独你不知道谁会真心对你。这也是世家子弟的悲哀,一个从小就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长大的人,如何懂得‘善’如何懂得‘人性之美’。我皇室统治者从不缺心思城府细腻手段通天之辈,但是有又几人懂得众生艰苦?纵然你才智谋略天下第一,但是没有一颗‘仁爱之心’,强权建立的统治又能让多少代子孙去守护呢?”

  “对了,这次去郭家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你祖父收了一位关门弟子,名叫郭威。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老爷子对他的评价很高‘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令人遗憾的唯独一点,就是出身低了一点。老爷子说,他是我们自己人。对于他你要做的很简单,‘真心’便可。你不需要刻意拉拢收买他人心,你也不用担心他会利用你,准确说他和你的两位哥哥一样都是我们最亲的人。老爷子说他,虽说圆滑世故了一点,但品性很好,是一个值得我们交心的人。”

  “父亲,照年龄来说他好像和我差不多般大。这个人,我也曾听小新说过,祖父大人很重视他,好像两个哥哥都不曾受到那般亲自教育。据说此人长得很是英俊潇洒,能文能武,小新曾说‘那个叫郭威的‘文能安邦定国,武能沙场建业’对儒学、法家很是精通,十八般武器不能说都了如精通但也大差不离,特别对于骑兵作战最是熟悉,怕是兵部那些年轻将领都不是他的对手。”

  “哎呦,我们家小公主什么时候对一个男孩子这么感兴趣了,说起来还头头是道,好像你多了解似的?”

  “父亲,莫要取笑我,再说女儿可是不理你了。”

  “你说的没错,那个孩子确实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将领,特别是他对于兵法谋略的领悟,以及对于骑兵作战的理解,同龄人大概没有人能超过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实战经验太少。虽说那天晚上那小子表现得还不错,但是还是我手下给他擦的屁股,不然王都中那群疯狗早就闻味出来觅食了。”

  “父亲,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您给女儿讲一讲?”阿丽撒娇说道。

  “嗯,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大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说就不说,大不了我去问祖父大人。吊起了人家的胃口,还故意卖关子。不理你了。”

  车队依旧沿着固定的路线前行着,路边的尘土不时地扬起,几百人的队伍走在荒无人烟的官道上,明亮的铠甲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那么的刺眼,马蹄的砰砰声有节奏响起除此之外别无它声。

  ‘报,前方三十里有一处自称‘黑风寨’的十几名匪徒据险拦路设卡”一名侦骑说道。

  “黑风寨,好匪气的名字。真当自己都是那‘杀富济贫’的梁山好汉了。怎么不替自己再树立‘替天行道’的一面大旗啊”。大人听后说道。

  “王爷,您真是神机妙算,小的还未曾与您说,您都知道了”。

  “哼,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贼子,殊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竟然敢据险设寨。就凭这一点让这群人脑袋落地都不为过。告诉骑兵统领前去扫路,我不想看见这群渣滓。笑话,这才出离王都不过二百余里竟然有匪徒劫道”。

  “父亲,前方有人作乱,女儿想看一看骑兵们如何平定可好?”

  “有什么可看的,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废物,自取其辱罢了。骑兵营的士兵们,无一不是百战之辈,杀鸡我觉得用他们这把牛刀都有点浪费了。再说了,女孩子不读一读‘列女传’不学习一下‘女红’,男人们打打杀杀是你看的么?”

  果不其然,没多长时间侦骑便回来复命。

  “这是怎么回事,帝国内怎么可能出现小股匪徒呢?本朝一向法律严苛,少有人敢如此不顾性命的聚众劫掠?前段时间,看邸报时各州府衙都曾向上报告,出现流民聚集的情况。按说这等年景,出现这种情况大不应该啊?”

  “父亲,这您就不知道了。没有官府的引碟,理论上就没有人有能耐离开出生地,但是前些年我在帝都施粥时,好像就听过很多外地口音的人。”

  “阿丽,你怎么不早告诉为父呢?”

  “父亲,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流民,流民,民都开始流窜起来,还有好日子过么?”大人一人嘟囔的说道。

  “希望这是个个例啊。”大人又开始一言不发起来。

  车队依旧前行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报,报王爷前方距离郭家庄不过十余里地”侦骑说道。

郭威传奇
郭威传奇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自古以来乱世出英雄,在王朝无力挽回的岁月里,一位普普通通的少年因一位老者的出现而不得已卷进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变革中。请诸位各位看官跟着主人公郭威一同步入那段令人难以忘怀的热血岁月。  牧童初出茅庐——一门心思想做一番事业誓死效忠帝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