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明宦

第二章 好好过日子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6

感觉。  就在晚上前,自己但是一位工作刚满两年的小职员,基本上每日都像一部机器一样重复着三点一线的单调乏味生活,顺道逐渐消磨着曾的梦想和憧憬。  但是只但是是一觉醒过来,就像是一场梦通常,自己曾陌生的一切都了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改变。  很值得很庆幸眼前这座小院,两侧都种满了海棠。一排绿柱青瓦廊檐从北面的墙下探出,上头爬满了月季花枝。昨日夜里刚下过了雪,花枝都被压在了雪下,却有几片绿叶和粉红的花瓣,顽强的从雪中探出了头来,白中带绿,让小院更显得有几分幽雅恬静。。


推荐指数:★★★★★
>>《明宦》在线阅读>>

《第二章 好好过日子》精选:

  小院里的石凳上,唐旭已经在这里呆坐了足足有一个时辰。茫然的目光,不时的从四周扫过。

  眼前这座小院,两侧都种满了海棠。一排绿柱青瓦廊檐从北面的墙下探出,上头爬满了月季花枝。昨日夜里刚下过了雪,花枝都被压在了雪下,却有几片绿叶和粉红的花瓣,顽强的从雪中探出了头来,白中带绿,让小院更显得有几分幽雅恬静。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唐旭缓缓转过了头,看见的是一道纤弱的身影,一时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就在一天前,自己还是一位工作刚满一年的小职员,几乎每天都像一部机器一样重复着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顺便消磨着曾经的梦想和憧憬。

  可是只不过是一觉醒来,就像是一场梦一般,自己曾经熟悉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改变。

  值得庆幸的是,唐旭惊奇的发现,在自己的脑海里,竟然还留存有一份新的记忆,让自己暂时不至于两眼一摸黑。

  与曾经的记忆中一样,如今的自己仍然是叫做唐旭,甚至就连身材相貌和性格都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如果撇去不同的时代和人生,活脱脱就是另一个自己。

  大明万历四十七年,农历己未年,公元1619年,唐旭小心的比对着脑海里的两份记忆。

  唐旭,男,字近贤,二十岁,父母早亡,袭爵京师兴武卫所镇抚,娶妻洛氏名雪霁。

  镇抚这个名头,听起来似乎不小,可是前面加上了一个“所”字之后,就比一个百户还低了半品。即便实授了官职,至多也只是一个总旗甚至小旗,更何况自己这个“所镇抚”只是袭了爵位,似乎还没有过实授的官职。

  更让唐旭觉得笑皆非的是,自己这段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片段,竟然就是在几个月前的洞房之夜。

  被灌得烂醉如泥的自己,在回房的时候重重的摔倒在门边,这一段记忆也就在这里戛然而止,等再醒来时,就已经是现在了。

  这算个什么事儿,唐旭回忆到这里,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在心里长叹一声。果然是一梦四百年啊。

  恍惚间,唐旭已经有些分不清,这两份记忆里,到底哪个才算是真正的自己。或者也许,这两个都是吧。

  “相公,夜里刚落了雪,天寒,进屋里去歇息吧,眼看着也是到了该用饭的时候了。”唐旭仍还在想得入神,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已然轻轻的扶到了掖下,虽然没有什么温度,却让唐旭感到了一阵阵暖意。

  唐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终于在脸上泛出一丝笑,点了点头,拿过杵在身边的拐杖,用力的支起身来。

  连续几个月的卧床,让这具身体的肌肉一时间有些僵硬,虽然有雪霁在一边搀扶,唐旭仍是费了一番周折之后才重新走回到了屋里。

  “好香。”唐旭刚及坐下,便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

  煲得香气四溢的鸡汤,上面漂着一层厚厚的浮油;几份当季的时鲜小蔬,甚至还有一尾清蒸出锅的鲫鱼。眼前的这桌菜,放在这个年头,算得上是丰盛了。

  “油多盖气,慢些喝。”洛雪霁拿起一只白瓷碗,拿鸡汤盛得几乎溢出,又撕下几片脯肉放在里面,再凑到碗边吹了几下,才递到唐旭的面前。

  唐旭自从醒来以后只喝了一碗稀粥,眼下确实也是饿了。只不过,空乏了几个月的肠胃,变得有些耐不住油腻,只喝了半碗鸡汤便是觉得涨得慌。

  抬起眼来朝对面看去,却见自家娘子只是夹了几筷子炒油菜,就在那里扒着一小碗白饭。

  兴许是感觉到了男人投来的目光,雪霁虽然没有抬起头,脸上却是略微红了一下。

  “做了这么多饭菜,如何自己不吃?”唐旭拿筷子在盘沿上轻轻碰了一下,“我大病初愈,也吃不了多少。”

  “午间你没吃完的粥留在锅里,我盛了吃了,眼下还不饿。”洛雪霁仿佛在故意躲避着唐旭的目光。

  “你若是胃口浅,等晚些时候,我帮你热一下再吃。”洛雪霁把碗里的白饭几口扒完,站起身来卷起衣袖去收拾桌上的碗筷。

  望着正围在桌边忙碌个不停的妻子,隐隐间,唐旭感觉自己从这具身体继承来的,似乎并不仅仅是那简单的一段记忆,也许还有更多东西。

  好吧,也许这真的就是我自己,既然到了这四百年前,那么就努力活得精彩一些吧,唐旭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

  万历四十七年的北京,虽然也是繁华所在,但是毕竟不可能和四百年后去比。

  等过了酉时,便听见外面的喧嚣渐少,渐渐的归于沉寂。

  相对于屋外的漆黑一片,唐家小院的内屋里,倒是显得颇为亮堂。

  不知是想补上那一天的遗憾,还是想讨个好彩头,屋里两支没烧完的红烛都被已经点亮。

  摇曳的烛光下,更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羞涩,女孩儿原本白皙的小脸上,两朵红云更盛。

  “娘子,忙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唐旭望着仍坐在床边绣着花色的妻子,小声的说道。

  “眼看着天气就要转热,冬日的衣裳你怕是穿不成了,不先预备着怎成。”雪霁回过身来,朝着相公款款一笑,手上却没有停下,“我原本想绣几朵海棠在上面,可又想着男人家穿身上的,绣这个不体面,便改成了牡丹。”

  一边说着,一边又把绣出的花色递给唐旭去看。

  “只要是娘子亲手做出来的,无论绣的什么都有体面。”唐旭略看了一眼,呵呵笑道。

  “你病了这一场,倒变得有些贫嘴。”雪霁撇了撇小嘴,口中嗔怪了一句,眉目间更多的却是欣喜。

  “晚间的鸡汤,你只吃了一碗,怕是饿了,我再去热些,拿来给你吃。”放下手里的活计,洛雪霁就要站起身来。

  “不用。”唐旭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做的不好吃?”洛雪霁见唐旭摇头,突然竟有些失落的感觉。

  “味道倒是极好。”唐旭也怕娘子误会,连忙解释道:“只是我肚里空乏了这许久,吃多了荤腥油腻,反倒是不好。这几天里刚下过雪,饭菜耐得住存,等明日再做了吃也是一样。”

  “这……”洛雪霁犹豫了一下,又觉得相公说的有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早些歇息吧,这些针线活计,等明日起来再做也是一样。”唐旭在床上移了几下,空出半面床来。

  “嗯……”洛雪霁虽是应着声,可是却没有动弹。

  “娘子。”唐旭又喊,却见雪霁的两手只放在裙带上不肯再挪动半分,又看到自家相公正在看着自己,更是忍不住垂下了眼帘。

  “娘子……要不……先把蜡烛灭了吧。”

  只看着娘子的这幅表情,唐旭顿时也是心下明了。虽说两人早就成了亲,可是实际上自己却还没来得及进洞房就倒在了门外。

  “嗯。”这一回,雪霁动的倒是快,站起身来,几步走到案前,吹灭蜡烛,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唐旭躺在床上,只听见身边一阵簌簌的动静,紧接着,一具散发着馨香的娇躯,像一只小猫一样摸索着钻进了被衾。

  略有些冰凉的小脚丫,陡然间触碰到唐旭身上,像是受了惊一样的缩了回去,又过了半晌才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一阵阵仍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这几个月里,你怕是吃了不少苦吧。”唐旭在被窝里摸索了几下,抓住了一只凝脂般光滑的手掌。

  “嗯……只要相公能好起来,雪霁吃些苦不算什么。”唐旭掌中的柔荑,轻微的挣扎了几下,很快也安静了下来。

  “我这不已经好了。”唐旭小声的安慰着身边的人儿。

  “相公……”身边的娇躯剧烈的颤动了几下,突然紧紧的贴了过来,“这些日子里,我好怕。”

  小巧的脑袋靠在唐旭的肩膀上,唐旭只感觉肩头一阵湿润,心里顿时忍不住一热,略微侧过身体,将身边的小脑袋紧紧的拥在怀里。

  一梦四百年,远离了曾经的家人,眼前这个既熟悉却又陌生女人,竟然成了自己身边仅剩的唯一。

  “等再休养两天,我便和从前一样了。”唐旭轻轻的拍抚着,像是抱着新生的婴儿,“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嗯。”小巧的脑袋,用力的点着。

  “生一堆孩子。”

  “小猫儿羞涩的朝着被窝里钻去,引来身边的男人几声坏笑。

  “相公……我只想着你病了许久,做些吃食让你补补身子,却不知道你眼下吃不得油腻。”只过了一会,小脑袋又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你又不是大夫,如何想得到这许多。”唐旭仍是轻声的安慰着。

  作为一个妻子,她已经做的够好。只不过这如今的人,见识上如何比得过堪称信息爆炸的四百年后。

  “别多想了,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拍抚着身边的人儿,听着渐起的酣声,像是小兽的呜咽,唐旭眼前也是一阵倦意袭来,陷入了梦乡。

明宦
明宦
这是一个破败户的发迹史,是一群官宦和宦官之间的故事。  故事,就从嘉靖三十七年就…… 明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大周王朝,是华夏大地第八个统一王朝,前朝大元是北方MGZ建立,入主中原后,实行四等人制度,我汉族受到蛮夷近百年的统治,百姓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我朝周太祖洪武皇帝毅然起兵,仅用了十余年,从一个农民变成雄霸南方的霸主,战胜了所有割据一方的军阀,建立了与大元对峙的政权,定都应天府,年号洪武,登基后的第二年,发兵三十万,北上攻打大元的首都大都。洪武七年,周军攻破元大都,元哀宗自缢,MGZ彻底被赶出中原大陆,逃往北方草原,但大周初定,百废待兴,周太祖没有追击元朝余孽,收复外蒙。周太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废除丞相,权分六部,设置内阁机构,地方设三司,分管行政,军事,刑事。大周朝蒸蒸日上,一片繁荣,史称“洪武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