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明宦

第三章 债主上门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6

来。  “咚咚咚……”唐旭刚想转回里屋去再躺上一会,房门却适时地的响了出来。  虽然不明白敲敲门的是谁,虽然那就自己听到了,自己平时里倒是也没欠过谁的钱不还,自然而然也没不开门的道理。  “吓……”会出现在门外的,是一张裹着鸦青色棉布袄子的半老徐娘身边的半面被窝空荡荡的,床上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凹痕,看来已经起身多时了。。


推荐指数:★★★★★
>>《明宦》在线阅读>>

《第三章 债主上门》精选:

  等唐旭再次醒来的时候,屋外的天光已是大亮,看起来起码已是巳时光景。

  身边的半面被窝空荡荡的,床上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凹痕,看来已经起身多时了。

  这一觉睡得不错,唐旭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最起码不用杵着拐杖,也可以行动自如了。

  衣裳就放在床边,唐旭一伸手就能够到。

  略有些笨手笨脚的把衣裳穿好,唐旭慢慢的踱到了堂中。

  前堂和厨房里都是空的,没有半个人影,看来娘子是出门去了还没有回来。

  “咚咚咚……”唐旭刚想转回里屋去再躺上一会,房门却适时的响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敲门的是谁,但是既然自己听见了,自己平日里貌似也没欠过谁的钱不还,自然没有不开门的道理。

  “吓……”出现在门外的,是一张裹着鸦青色棉布袄子的半老徐娘的脸。陡然看见开门的竟然是唐旭,顿时忍不住一下喊出声来。

  “唐……唐哥儿竟是醒了……”门外的妇人,嗓门极高,听起来甚至有些聒噪。一双已经松弛的眼帘翻得老高,像是见了鬼似的看着唐旭。

  “原来是董家嫂子。”唐旭略皱了下眉头,随即又努力在脸上泛起笑来。

  “奴家前些日子才在街坊里说过,唐家哥儿福气大,祖上又有阴德,这一回也断不会有碍。”董家嫂子呵呵笑着,可不知道为什么,唐旭总觉得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董家嫂子这回过来,可是有事?”在唐旭的记忆里,这董家嫂子虽然是附近熟识的街坊,可平日里却极少往来。

  再加上这妇人平日里最喜欢在附近的大户家里窜掇,风闻一向不佳,就连她家汉子也管不得她,所以自己更不可能主动去招惹。这一回却不知道为什么,竟寻到自己家里来了。

  “唐哥儿说笑了,若是无事,奴家怎敢上门来讨扰。”妇人扭动了几下粗笨的腰肢,也不进门,只站在门外“咯咯”笑着。

  “董家嫂子若是有事,直说好了。”虽然有着两段记忆,但是很明显,就算有两个唐旭,也都并不喜欢眼前的妇人。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妇人呲了呲牙,看起来像是颇有些为难一般。

  “只是前些时日,你家娘子找门东的孙秀才家里借过十两白银,说好了是三个月的期限。”

  呃……还真是来讨债的,唐旭愕然的抬起了头,“十两白银?”

  “此事是奴家做的中人,唐哥儿家里有皇粮吃,自然不需多计较,可若是不还,奴家如何赔得起……”董家嫂子又开始聒噪了起来。

  “我家娘子为何要去问孙秀才家里借银子?”唐旭这几个月里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

  “唐哥儿又说笑了。”见唐旭像是不信,妇人连忙说道,“你躺在床上这几个月,抓药请大夫的,哪一样不需要银钱。”

  “这倒也是。”唐旭轻轻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虽然对这妇人不喜,但是她说的应该是实情,这婆娘胆子再大,想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过来讹诈。

  而自己在躺在床上几个月人事不省,按照四百年后的说法,就是植物人状态。如果送医院治疗,只怕百来万的花消都打不住。

  虽然这年头没有住院的说法,但是可以想象得到,花费也绝对不会小。

  看来,这几个月里,自家娘子所吃的苦,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多些。

  “唐哥儿若是手上周转不济,奴家去和孙秀才说,让延些时日,不过说好了月利一成,这利钱却是要给的。”那董家嫂子见唐旭沉默不语,连忙追了一句。

  “若是借了,那自然是要给。”唐旭倒也不想耍赖,“不过,此事还得等我家娘子回来之后,问过了才行。”

  “那奴家先行告辞好了,等晚些时候再来。”唐旭既不耍赖,董家嫂子也不敢紧逼,行了一个万福,就要转身离开。

  不料刚转过了身,便听见院门一阵响动,一道窈窕的身形,提着一个小包,从门外款款走了进来。

  “哎呀,这不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董家嫂子一拍大腿。

  “相公,外头风大,你如何站出来了。”洛雪霁刚走进院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边的唐旭,连忙几步小跑,奔了过来。

  “有客前来,我如何能不开门。”唐旭牵着雪霁的手,憨笑了一声。

  “见过董家嫂子。”其实之前洛雪霁已经看到了站在唐旭身边的妇人,只是心里只挂念着夫君的身子,也顾不得先打招呼了。

  “相公……”洛雪霁看着站在院里的妇人,一只手被唐旭握在怀里,另一只手不禁牵了牵唐旭的衣角。低垂着脑袋,像是做了错事被发现的小孩。

  “为夫都知道了。”唐旭微微的笑着,拿拥在怀里手更握紧了几分,“真是苦了你了。”

  雪霁的眼眶一阵泛红,却又强忍住了,只是拿身子朝相公身边又靠了靠。

  “我如今大病痊愈,该高兴才是。”唐旭在妻子的耳边柔声说道,“家里可还有余下的银钱?。”

  “若是没有……我再想想法子……”虽然是刚刚清醒过来,可开门就见了个讨债的,想来如今家里的状况并不好。

  “这个月……刚把家里的银镯子当了。”雪霁的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哼,低着头从唐旭怀里抽出手来,在腰间摸索了一阵,摸出几片散碎的银子。

  “还麻烦董家嫂子去说,再宽限些时日,定是想法子还上。”

  “都是积年的街坊,如何说的如此生分。有了这利钱,奴家也好去和孙秀才说了。”董家嫂子看起来也不想在这里久留,收了利钱便就转身告辞。

  “相公……”望着妇人拿着银钱离开,雪霁看着唐旭,眼眶却是更红。

  雪霁手里的小包,被唐旭接了过来,拆开来略看了一眼,是一包红枣。

  “我本想去药铺子里抓只党参……”雪霁贝壳般的皓齿,轻轻的咬着嘴唇。

  “党参虽是补气,可也性猛,这红枣却是最好。”唐旭把手里的红枣重新包好,“再过几日,不是就有俸禄可领了。”

  相比寻常的人家,唐家的日子其实还算是好过一些。

  与大明全国各地的卫所里一样,兴武卫虽在京师,所镇抚仍不过是从六品的爵位。

  有明一代,官员的俸禄虽然向来不算高,可是自从嘉靖年之后,便就有了一些增加。

  从六品的官俸,每月可领禄米一石,再加上二两左右的俸钱。即便是唐旭还没有实授的官职,只能领到一半俸钱,可除去禄米外,也还有一两的银钱。

  所谓居京城大不易,这北京城里的东西,向来要贵许多。不过一石米粮,也值一两银子的价钱,买一只活鸡,也只不过要四分的银子。俸禄虽少,好在眼下家里也只有两口人,若是节约着过,一两年间也能把这十两银子的本息都还上。

  “卫所里的俸钱……已是有三个月未支了。”雪霁的声音,愈发的小。

  “这是为何?”唐旭顿时一阵愕然,“难道他们不认得你,家里不是有袭爵的告身。”

  “所里的佥事,说你几个月未去点卯……”雪霁眼眶里泛起几点晶亮,只怕再说一句,泪珠儿便会落了下来。

  “真是岂有此理。”饶是唐旭脾气再好,心头顿时也禁不住泛起几分怒意。

  自己这个所镇抚的爵位,并没有过实授的官职,点卯向来就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即便是真的要点卯,那么按照百年来的惯例也应该有些恤金贴补才是。

  “相公。”见唐旭脸色铁青,雪霁连忙又拉了拉他的衣角,“如今你已是好了,他们想来也再没有不支俸钱的道理。回头你去卫所里好好说话,莫要顶撞……”

  “好好,我答应你便是,去了以后好好说。”

  唐旭是真怕自家娘子会再哭了出来,在自己的记忆里,这姑娘从小到大,确实也太爱哭了,可自己偏偏也就吃她这一套,真是只能说是命中注定。

  况且如今的大明,各地的卫所里早就没了开朝时的条理。卫所里的指挥和千户门,把手下的官兵当作家奴使唤的都不在少数。也亏得兴武卫是在京师,是天子亲卫,多少还有些规矩。

  而且,唐旭也看得出,如今这家里,确实需要自己的这份俸禄,甚至可以说,非常需要。

  中午的饭菜,除去昨日那几样外,居然还多了一份鳝鱼。

  “我也吃不了多少,如何又多费钱。”唐旭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生怕娘子再和昨天一样只吃素,便先拿起筷子夹了几片鳝段,递到雪霁碗里。

  “是胖哥儿早间送来的。”夹起相公递过来的鳝片咬了一口,洛雪霁难得的在脸上泛出一丝笑意。

  胖哥儿?只听到这个名字,唐旭的眼前,便立刻浮现出一张肥嘟嘟的圆脸来。

  胖哥儿叫卢有宝,家里做着给京城的大户人家建修宅院的经营,也积下了些资产。在如今这具身躯原本的记忆里,如果说唐旭有什么好友的话,卢有宝当是能排到首位。

  “这几月里,胖哥儿已是来送过几次吃食。”洛雪霁轻声的说道,“每次来了,也不进门,只放在院外就走。”

  “他倒是个有心人,怕给你招来闲话。”唐旭若有所思,微微的点了点头。

  “娘子。”在碗里扒了几口饭,唐旭忽得放下了筷子,引来对面一阵注目。

  “一会儿若是无事,我想出去走走。”

  虽说脑海里存有两份记忆,但是唐旭的心里,仍是禁不住的想要去亲眼看看这大明朝的北京城。

  “可你的身骨……”洛雪霁小声的嘀咕。

  “生命在于运动。”“唐旭把手脚上下抬了几下,示意自己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躺了这么许久,也闷得慌,出去走动走动,想来反倒是好。”

  “生命在于运动?”洛雪霁跟着唐旭把话又念了一遍,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段话听起来倒是新鲜,虽不像是圣贤说的,但也有些道理。”

  “既然如此,我也不拦你。”雪霁又低下头去,在腰间摸索了一阵之后,轻轻的拉过唐旭的手,放上了两颗小小的银豆,约莫八九分重不到一钱的样子。

  唐旭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合上了手心。

  实际上,除了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这大明朝的北京城外,唐旭还有一个念头。

  虽然如今自己顶着个所镇抚的袭爵,却只是个虚衔,连个实职都没,只能归到混吃等死一类中去。

  万历四十七年的大明王朝,虽然也已经有了些乱相,但是总体还算是太平。若是能寻得机会,倒腾些什么,不说家财万贯,起码也可以保证衣食无忧吧。

  自己好歹有些多出整整四百年的见识,如今身边还有这么好的媳妇儿,我唐旭来这里,可不是来过穷日子的,唐镇抚心里如是想。

明宦
明宦
这是一个破败户的发迹史,是一群官宦和宦官之间的故事。  故事,就从嘉靖三十七年就…… 明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大周王朝,是华夏大地第八个统一王朝,前朝大元是北方MGZ建立,入主中原后,实行四等人制度,我汉族受到蛮夷近百年的统治,百姓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我朝周太祖洪武皇帝毅然起兵,仅用了十余年,从一个农民变成雄霸南方的霸主,战胜了所有割据一方的军阀,建立了与大元对峙的政权,定都应天府,年号洪武,登基后的第二年,发兵三十万,北上攻打大元的首都大都。洪武七年,周军攻破元大都,元哀宗自缢,MGZ彻底被赶出中原大陆,逃往北方草原,但大周初定,百废待兴,周太祖没有追击元朝余孽,收复外蒙。周太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废除丞相,权分六部,设置内阁机构,地方设三司,分管行政,军事,刑事。大周朝蒸蒸日上,一片繁荣,史称“洪武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