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明宦

第五章 不做笑柄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6

  卢家和唐家,是多年的街坊,胖子他爹卢海福的火暴脾气,在整条花市街上也是出了名了。看眼下的情形,只怕胖子是没好果子吃了。  “唐……唐家哥儿……你……你好了?”卢海福转


推荐指数:★★★★★
>>《明宦》在线阅读>>

《第五章 不做笑柄》精选:

  卢家和唐家,是多年的街坊,胖子他爹卢海福的火暴脾气,在整条花市街上也是出了名了。看眼下的情形,只怕胖子是没好果子吃了。

  “唐……唐家哥儿……你……你好了?”卢海福转过脸来,看见竟然是唐旭,顿时吃了一惊,面色也紧跟着一缓。

  “昨天就好了,今天便想着出来走走,可巧是出门就遇见了有宝。”唐旭尽量缓和着气氛。

  “醒了便好,醒了便好。这几月里,我尽忙着手上的活计,东家催得紧,只能是向有宝问过你几回。”虽然对唐旭康复的神速极是疑惑,卢海福脸上仍是泛出笑来,连连点头。

  “多谢卢叔挂念。”唐旭看得出,卢海福的话里虽是客气,却并没有太多虚意。

  这几月里,胖子一直朝自家送吃食,卢海福不可能一点不知道,最起码也算得上是默许的。

  “你这是要朝哪里去?”卢海福招呼过了唐旭,又把目光转到了胖子身上。面色虽然缓了一些,可泛出来的眼神,仍是让胖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我……我四处走走瞧瞧。”若不是有唐旭站在一旁,只怕胖子当下小腿肚子就该开始哆嗦了。

  “平日留你在家也是坐不住,今日里却有什么好瞧的。”卢老爹明显不相信胖子的这番鬼话。

  “唐哥儿久病初愈,我陪他走走。”紧急状态下,胖子只好把唐旭拉出来当盾牌了。

  事实证明,作为发小,唐哥儿还是讲义气的。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没什么话好说,但是点几下头还是可以做到的,也算是尽到舍身堵枪眼的义务了。

  “你可是要去找伙房里的那只虫儿?”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卢老爹虽然不通兵法,却也知道说话直奔主题,一语就戳破了胖子的把戏,达到了射人先射马的目的。

  胖子张着嘴巴,一言不发,虽然没有出声,但是态度和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好的手艺不学,尽想着耍逗那些败家的玩意。”卢老爹气不打一处来,“你也不必去找了,适才已经被我丢进了灶火里,烧了。”

  胖子仍然是不敢,也不能出声,但是脸却涨得青红,明显是心疼的肝尖儿痛。心里不住的感慨着,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虽然从小到大,经历了和自家老爹近二十年的斗争过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只想着把蛐蛐藏在伙房的灶边,一来可以给虫儿取暖,二来也可以借机瞒过自家老爹。

  却没去想,蛐蛐总归是个鸣虫,既然是鸣虫,暖和起来它就会叫。只要一叫,就什么都藏不住了。

  “你陪着唐哥儿行走,我倒是放心得下。”虽然怒火未消,但是很明显,卢老爹对于唐旭的义气还是给予肯定的。

  “可是唐哥儿家里毕竟有吃皇粮的底子,你若是不学了我这门手艺,日后哪里去找吃喝?”卢老爹的脸色很不好看。

  唐旭此时虽是有心想要帮胖子敷衍几句,可被牵扯到了日后饭碗问题,唐旭自然也不好多说了。如今这个年代,可不像四百年后,即使再不成事,最后也能送出国去读几年书,没准还能混个海龟博士什么的回来继承家业。

  如今这年头,也正和胖子他爹说的一样,如果胖子学不到他的半点手艺,以后想要继承家业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而自己虽然有着多出来的四百年的见识,但是眼下一时间也找不着能施展的地方,更别提说帮着胖子谋出路了。

  “今日唐哥儿初愈,算是一桩喜事,我便不和你多说。等过了这两日,你须得收起心性,随我去干些活。”卢老爹多少还是给了唐旭几分面子,丢下了句话,自顾着出门忙去了。

  眼看着自家老爹出了大门,胖子才是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一张脸苦瓜样的,朝着唐旭瞅了几眼。

  唐旭见了他的苦脸,知道他不是因为吃了训斥,而是心疼那只宝贝蛐虫儿。

  胖子他爹的火气虽是火暴,可是连唐旭都见怪不怪了,想来胖子本人更是早就习惯了。

  是人总有几分好颜面,之前在酒坊里,话已经是说出了口,没想到如今宝贝虫儿却是被一把火给烧了。

  若是隔日里再有人问起来,自己拿不出虫儿来,少不得又要被拿来取笑一通。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胖子宁可多挨老爹一顿巴掌,也不想被当作笑料。

  “眼下时辰还早,要不,再去虫鸟集上瞧瞧?”唐旭知道胖子的心事,见胖子他爹已经出门去了,再次自觉的担负起开导胖子的重任,“你若是不放心,回头寄养在我家灶边便是。”

  相比卢老爹,唐旭的观念无疑要先进不少。谁说好玩之人就不能干?玩的好又干得好的人,那才叫人才。

  当然,像胖子如今这样,只玩不干也不行,唐旭寻思着找个机会,还是要好好劝导胖子一番才是。

  “才了过了端午,早出的好虫,得一只已经是不容易了。”胖子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

  “不去瞧瞧哪里知道。”胖子颇有些认命了的态度,唐旭却是不甘心。

  不过既然唐旭愿意陪着去,胖子也不会拒绝。两人又转了两条街,到了虫鸟集上寻了一番,虽然也见着几个卖早虫的,可品相却实在不堪,只能拿来赏玩罢了,胖子的神色,也愈发的沮丧起来。

  “上回你那虫儿,卖主可说了是在哪里捉的?”唐旭站下脚下,向胖子问道。

  “据说是在金鱼池那里得的。”胖子被唐旭问得微微一愣,随即不解的抬起头来,“你莫不是想要自己去捉?”

  “我在床上闷了这几个月,如今正想多活动下手脚。闲来无事,去试试又何妨。”

  这虫鸟集上,不但卖的是这些耍逗的玩意儿,便是常用的小器具也是不少。

  唐旭摸出一颗小银豆,买了两只带把的土签子和一只蛐葫芦,一件不过几文钱,找兑回来的倒是有小半吊。

  胖子所说的金鱼池,就在崇文门南,天坛以北。

  既然叫金鱼池,顾名思义,应该就是个养金鱼的地方,事实上也确是如此。

  自金代以来,就有人家在此地饲养金鱼,以此营生。数百年来,也着实培育出过不少名品。

  只不过这么一个地方,到了四百年后已然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幢幢高楼大厦。而且此地除了金鱼池外,另外还曾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号,叫做龙须沟。

  金鱼池虽然就在北京外城的中间,可也算是偏僻之处,来往的行人并不多,未化尽的积雪,仍然是一片一片的散布在周围的湖堤上。

  池边一排排青色的垂柳,早已发出了绿叶,虽然受了一场雪,却仍然不失生气。

  迎面一阵冷风吹来,虽然带了些寒意,却又撩动几条柳枝,荡开了几波涟漪。在阳光的照耀下,上百亩宽的水面上波光点点,竟像是一条披着金鳞的龙鱼。

  远处一条两三丈宽的河沟,可直通三里河,约莫就是后来的龙须沟了。

  “前日夜里才落了雪,雪还未化尽,蛐虫儿如何轻易肯出窝。”唐旭两世为人,胖子如何能猜到他此时的心思,更没有赏景的兴致,只是缩了缩脖子,嘀咕了几声。

  “不出窝,那咱就把它扎出来。”唐旭手一甩,把一把土签子朝着胖子丢过去。

  胖子本是悻悻,可看着自己这个正主,反倒是显得不如唐旭积极,当下是忍耐不住。

  “我偏是不信了,偌大一个地方,竟是再寻不出一只虫来。”

  拿袍子前后襟上各打了一个结,胖子摆出了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其实带胖子来这里,唐旭倒也不是睁着眼睛抓瞎胡折腾。

  大部分蛐虫儿,起码是要过了小满或者芒种才出头不假,但是凡事却必定有个例外。

  在四百年后的地理书上,有一个经常可以看见的词,叫做“热岛效应”。

  虽然这四百年前的大明朝,并没有后世的那般的城市规模,可这北京城毕竟是大明朝最为繁华所在。崇文门一带,更是京师里的商贾通行之地,周围的住家与商铺鳞次栉比,接檐蔽日,正巧是把天坛和金鱼池这一圈围在了中间,多少能形成点影响,地温要高上少许。

  而且蛐蛐生性喜欢阴湿,所以海子边这样的地方,也是最爱呆的地方之一。

  所以,在唐旭看来,上回那只早虫儿是在这里捉得的,兴许并不是偶然。

  逮蛐蛐的事儿,唐旭以前也曾经干过。如今情形虽有些不同,但是大抵也是类似。

  蛐虫儿怕寒不敢出头,可是窝却是还在。拿着竹片做成的土签子,扎到蛐蛐窝旁的土里,左右轻摇几下,还是能把虫子惊出来。

  寻了几处背风处没落过雪的土坡,唐旭和胖子两个上下乱扎了一气,居然还真的扎出一两只来,可惜都只是还没长成的青壳油葫芦。

  “要不,等过几日转暖再来吧。”扎土签是个体力活,忙了半天,又是一无所获。就连胖子都有些吃不消了,更别说刚刚恢复过来的唐旭了。

  “也罢,那就过些时日来好了。”唐旭虽有些不甘心,可既然蛐虫儿怕寒,连扎签都惊不出来,自己也没那本事变一只出来。

  “叽叽叽叽……叽叽……”

  两人刚收拾了家伙,准备折身返回。突然间,却听见一阵清脆洪亮的虫鸣声从耳边传来,顿时眼里都是一亮。

明宦
明宦
这是一个破败户的发迹史,是一群官宦和宦官之间的故事。  故事,就从嘉靖三十七年就…… 明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大周王朝,是华夏大地第八个统一王朝,前朝大元是北方MGZ建立,入主中原后,实行四等人制度,我汉族受到蛮夷近百年的统治,百姓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我朝周太祖洪武皇帝毅然起兵,仅用了十余年,从一个农民变成雄霸南方的霸主,战胜了所有割据一方的军阀,建立了与大元对峙的政权,定都应天府,年号洪武,登基后的第二年,发兵三十万,北上攻打大元的首都大都。洪武七年,周军攻破元大都,元哀宗自缢,MGZ彻底被赶出中原大陆,逃往北方草原,但大周初定,百废待兴,周太祖没有追击元朝余孽,收复外蒙。周太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废除丞相,权分六部,设置内阁机构,地方设三司,分管行政,军事,刑事。大周朝蒸蒸日上,一片繁荣,史称“洪武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