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明宦

第八章 凶宅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7

无事,刘寿索性也在另这头坐定,和唐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搭出来,“而如今看你步伐,倒不算稳中求胜。”  “祖宗积德,只但是是在床上躺了几个月罢了。”对于这件事情,唐旭也好多做作出解释,没办法是哼哼哼哈哈的应对着。  两人坐在门边,闲扯淡了有大半个时辰,眼见得兴武卫作为天子亲卫之一,如今的卫所,就在京郊的寿安山,也就是卧佛寺一带。。


推荐指数:★★★★★
>>《明宦》在线阅读>>

《第八章 凶宅》精选:

  京城,兴武卫。

  兴武卫作为天子亲卫之一,如今的卫所,就在京郊的寿安山,也就是卧佛寺一带。

  如今卫所里的俸饷,是由指挥佥事莫国用管着。唐旭到以后,先在门房点了个卯,让通报了一声,便在门外候着。

  卫所里的门房刘寿,也是兴武卫的老军户,与唐旭算得上熟识,在唐旭亲热的叫了一声“刘叔”之后,立刻就搬来了一条凳子让唐旭坐下歇息。

  “听说你前些日子得了恶疾?”卫所里的门房,向来都没有太多的奉迎,闲来无事,刘寿干脆也在另一头坐下,和唐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搭起来,“如今看你步伐,倒还算稳健。”

  “祖宗积德,只不过是在床上躺了几个月罢了。”对于这件事情,唐旭也不好多做解释,只能是哼哼哈哈的应付着。

  两人坐在门边,闲扯了有大半个时辰,眼见着快到了饷午,仍不见佥事房里出来人传唤。

  “近来卫所里的事务如此繁忙?”唐旭抬起眼来瞅了瞅日头,已经快行到了当中。

  “适才只顾着和你唠叨,竟是忘了说。”听唐旭提起这茬,刘寿才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今日来的真是不巧。”刘寿的脸上突然现出几分异色,“这几日佥事房里,怕都是无心忙碌。”

  “这是为何?”唐旭疑惑的看着刘寿。

  “听说莫佥事家里……”刘寿的把身子略凑些过来,声音也压得极低,“闹鬼!”

  “啥?”唐旭顿时微微一愣。

  “闹鬼……鬼敲门……”刘寿只当是唐旭没听清楚,又附在耳边说了一句。

  “呵呵,怕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虽然时辰正是中午,唐旭的脊背上却突然感到了几分寒意。

  有着两世的记忆,唐旭的脑子里,自然少不了许多关于鬼神的传说,从前也只是似信非信。可自从这一次醒过来之后,却真是有几分信了,否则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床_上睡觉,如何又会突然到了这四百年前?

  平行宇宙?脑电波?灵魂?无论哪一种解释,都是唐旭自己无法理解的,想得越多,只会觉得愈发的神秘。

  “这等事情,我岂是敢胡乱拿来嚼舌根。”见唐旭似乎不相信自己,刘寿顿时就有些急了,“这几日里莫佥事家里的前厢房,只等过了黄昏,便会听见敲门,家里的下人开了门看,却又连半个人影也没,直到过了丑时之后方才会安宁。”

  “前日请了白云观的道士去家中作法,好歹消停了一夜,昨天夜里却又有了动静,就连家里的老夫人也因此受了惊吓,已是卧床不起。”

  “哦。”唐旭脸上似是波澜不惊,心里却并不平静。

  “谁是唐旭?”正想得入神,猛然间听到有人呼喊,连忙抬起头来,见到是佥事房里出来的杂役,于是连忙站起身来。

  “佥事大人传你进去说话。”来人见寻到了事主,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适才的话,等见到了佥事,莫要提起。”刘寿跟在唐旭后面站起了身,叮嘱了一句。

  “我晓得。”唐旭点了点头,朝着佥事房的方向走去。

  等进了公房,迎面便望到了坐在上首案边的莫国用。

  若说起莫国用此人,其实倒也算是有几分本事。与唐旭的袭爵不同,此人出身不过是辽东军中一小卒,据说当年曾经在李成梁李大将军帐下任过职,倒也立过几份军功才谋到了一个佥事的职责。

  只是平日里长相还算威武的莫佥事,如今却果然像是整夜未眠一般,两眼一片通红。看见唐旭走进来,方才是面无表情的抬起了脑袋。

  “右卫所镇抚唐旭?”

  “正是属下。”唐旭恭谨回道。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莫国用瞪着血红的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旭,“当年令尊在时,与我也算得上是袍泽。”

  “可凡事必有其规矩,规矩却不能坏。如今朝廷正在辽东用兵,想来你也是知道,前些时日里,兵部下了堪文,要各卫所里点校兵员,我等既属天子亲卫,尤其怠慢不得。”

  “大人说的极是。”大明朝卫所里的各式门道,扣军饷,吃空额,唐旭其实也是知道的。兵部点校兵员的事儿,年年都有,可其中的各种门道却仍然盛行不衰。依着莫国用的话说,就叫规矩,若依着唐旭来说,这就叫潜规则。

  如今听莫国用三言两语便推了个干净,唐旭虽在心里暗骂了几声“老鬼”,怨不得引来半夜鬼敲门,可面皮上却仍是很认真的连连点头。

  “眼下你既然来了,看在令尊的情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你大病初愈,军中的责罚也不与你计较了。等下个月,带了告身来支俸钱便是。”唐旭的态度,似乎让莫大佥事极为满意,可说出来的话,唐旭却并不十分满意。

  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家里如今虽然还没急到等米下锅的地步,可是日子也并不好过。三四两银子的欠俸虽然不多,可蚊子肉也是肉,更何况已经算得上是鸡腿了。

  还在思量着能不能想出套说辞来,忽然就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从公房门外传来。紧接着门边一阵人影闪动,一道身形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唐旭正站在门边,险些便和来人撞到了一起。

  “老……老爷……老夫人……怕是不行了。”闯进来的人刚一进门,便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出声来。

  “休得胡言。”莫国用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口中虽是镇定,可眼睛里却难以抑止的透出几分焦虑。

  “你且是先回去知会一声,我随后便到。”莫国用毕竟是军戎出身,遇事还算是冷静,先吩咐家仆回去报信,转过身来,正巧又看见了仍站在门边的唐旭。

  “唐镇抚若是方便,可否随我行走一番?”紧急间,莫国用也等不及再慢慢去寻找人手了。

  “属下听从调遣。”虽然心里有不满,可是还不至于翻脸。更何况,大明朝的卫所里,佥事一职上面虽然还有正副指挥使在,可一些琐碎的钱粮杂事尽可做主,唐旭轻易也不想得罪。

  跟随着莫国用,出门时又喊上几个迎头撞上的军卫,一行人朝着城里一路奔回。

  兴武卫一干军将的宅院,几乎都是在崇文门外,莫家也不例外。

  刚迈进那间三进三出的院落,远远的就听见一阵阵“嘤嘤”的啼哭声传来。虽然是几人一同行走的,仍然是免不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是莫国用好歹还算是个孝子,刚及奔回,连口气也来不及喘,便朝着后厢房的方向跑去。

  后厢房向来是安置女眷的地方,莫国用暂且没有吩咐,众人也不好跟进去,只能是呆在前进里候着。

  因为之前曾经听刘寿提起过莫家“闹鬼”的事情,唐旭也格外的关注起来。

  整座宅院里,已经是乱哄哄忙作一团,只有一个老仆过来递了一壶水之后,一时间竟没有人上来过问。唐旭闲来无事,干脆踱出门外,仔细的打量着四周。

  “适才听大夫说了,老夫人这病就是被惊吓出来的。”院前的屋檐下,站着两个碎嘴的丫头,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与莫国用一样,一双眼睛都是红肿,看起来也是整夜未眠一般。

  “可不是,天天夜里这般闹腾,再等上几日,只怕我也是再受不住。”另一个丫头刚接过话来,转头便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唐旭,立刻闭上了嘴,闪到一边去了。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鬼?唐旭皱了下眉头,继续仔细的朝四周打量着。

  中午的阳光正是明媚,洒在四周,让人一阵暖洋洋的舒畅。庭院的布局,想来建造时也曾经请风水行当里的人看过,并没有什么太过突兀之处,除了后宅里隐约传来的哭声,其他竟丝毫没有传说中的那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里会是凶宅?唐旭摇了摇头,不禁有些费解。

  不多时,莫家前厅门外一阵脚步响动,只看见莫国用陪着延年堂的张松鹤自后厢房里走了出来。张松鹤也算是京中名医,其祖父张守仁,当年人称“一帖神医”,这张松鹤据说尽得其祖真传。莫家把他请来,想来是花了不少本钱,可即便如此,莫国用的脸色仍是不好看。

  “太夫人的性命,老朽暂且倒是可以吊住。”张松鹤似乎对这些鬼神的事情,也有些忌讳,仔细思量着口中的话语,“只是老夫人的病根不在身而是在心,若再受到惊吓,难免凶多吉少,到那时老朽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若是我把老母送回辽东老家静养如何?”莫国用阴沉着脸沉思片刻,试着问道。

  “移至他处静养倒是可行。”张松鹤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头,“只是辽东路途遥远,太夫人怕是再受不了这等颠簸。”

  “可……这可如何是好。”一时间,莫国用也陷入了左右为难。目送张松鹤离开之后,愣愣的杵在原地半晌没有挪步。

明宦
明宦
这是一个破败户的发迹史,是一群官宦和宦官之间的故事。  故事,就从嘉靖三十七年就…… 明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大周王朝,是华夏大地第八个统一王朝,前朝大元是北方MGZ建立,入主中原后,实行四等人制度,我汉族受到蛮夷近百年的统治,百姓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我朝周太祖洪武皇帝毅然起兵,仅用了十余年,从一个农民变成雄霸南方的霸主,战胜了所有割据一方的军阀,建立了与大元对峙的政权,定都应天府,年号洪武,登基后的第二年,发兵三十万,北上攻打大元的首都大都。洪武七年,周军攻破元大都,元哀宗自缢,MGZ彻底被赶出中原大陆,逃往北方草原,但大周初定,百废待兴,周太祖没有追击元朝余孽,收复外蒙。周太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废除丞相,权分六部,设置内阁机构,地方设三司,分管行政,军事,刑事。大周朝蒸蒸日上,一片繁荣,史称“洪武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