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明宦

第十卷 真相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1:57

然在家里外忙着,见相公耍的套路很新鲜,禁忍不住很好奇的看了几眼。  中途卢老爹又去过一次,张口便问唐旭有没看见了胖子。唐旭从前天就就没看见过,自然而然实情相告。卢老爹站在院子里扫了几眼,看确实也不像藏了人,便央着唐旭若是见了胖子,帮着好好的一劝。唐旭早上起来之后,先在以前的记忆里翻出套广播体操的动作,在院子里耍了一阵。。


推荐指数:★★★★★
>>《明宦》在线阅读>>

《第十卷 真相》精选:

  五月十九,可巧是惯例的五沐假,不过对于尚且还在混吃等死阶段的唐所镇抚来说,放不放假似乎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早上起来之后,先在以前的记忆里翻出套广播体操的动作,在院子里耍了一阵。

  说来也奇怪,这套动作原本还是当年上中学时候学的,唐旭原本早就忘了个精光,可这回突然来了兴致,只是略一回忆就完整的想了出来。

  难道变成了二合一版本之后,还有一加一等于三的加成效果?唐旭想不明白。

  倒是洛雪霁虽然在家里外忙着,见相公耍的套路新鲜,禁不住好奇的看了几眼。

  中途卢老爹又来过一次,开口便问唐旭有没看见胖子。唐旭从昨天开始就没见到过,自然如实相告。卢老爹站在院子里扫了几眼,看确实也不像藏了人,便央着唐旭若是见了胖子,帮着好好劝劝。唐旭一口答应下来,卢老爹这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直等到过了辰时,方才又听到院外有人敲门,喊着:“这里可是唐镇抚的家?”

  唐旭听声音有些耳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谁,开了门之后,方才认出是昨天见过的莫家小厮王建。

  “唐镇抚,我家老爷有请。”不知为何,这王建的神态,竟比昨天见时恭谨了许多。

  “哦。”唐旭听了,自然知道必然和昨天的事儿有关,也不多问,立刻辞了娘子便随王建而去。

  “哈哈,唐贤侄何来之迟。”唐旭刚刚迈进莫家的大门,便听见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莫国用竟是出人意料的站到了前厅的门边,看似正是在等着自己。比起昨天所见,脸上已经是红润了许多,眼里的泛红,也褪了下去。

  “属下唐旭,见过佥事大人。”唐旭几步上前,略施一礼。

  “此乃私宅,贤侄不必客气。”上下打量唐旭一番,莫国用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说刚才那阵笑声带着几分假,这一回倒是实意了。

  相比起昨天只能站着喝白开水,这一回唐旭却被请到了前堂里坐下,旁边又立刻有下人奉上了茶点。

  “贤侄若是没来得及用早膳,不如吃些点心。”莫国用似乎并不急着说正题,“我这厨子,曾经在礼部孙侍郎家里去学过些时日,虽比不上,也差得不多。”

  礼部孙侍郎,难道是孙如游?唐旭又把脑海里的记忆翻了一遍。

  “多谢佥事大人厚意,属下已是用过早膳。”经过四百年后的无数美食考验的唐镇抚,还不至于被这些小小的茶点诱惑。

  见唐旭似乎没兴趣,莫国用也不再劝,话里直接转到了正题,“不知贤侄这一门奇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什么奇术?”唐旭抬起头来,一脸的诧异。

  “贤侄……”莫国用顿时被闹了个糊涂,都听说这唐旭在家昏迷了几个月,如今好不容易醒了,难道还落下了个失忆的毛病?

  “贤侄可记得昨日里曾经来过舍下。”莫大佥事好心的提醒唐旭。

  “哦……呵呵,原来佥事大人说的是此事。”唐旭呵呵笑道,连连摇头,“哪里是什么奇术。”

  “那为何这一夜果真没了动静?”莫国用惊道。

  莫国用把昨天唐旭吩咐做的事情回忆了一遍,其中确实没有半点玄妙的感觉,可越是这样,往往也越让人觉得神奇。所谓道之极则返璞归真,约莫就是这个意思吧。

  “佥事家里,前几日里可吃过鳝鱼?”唐旭不急不慢的开口问道。

  “是了。”莫国用沉思片刻方才回道:“前几日里我一时兴起,吩咐厨子备了地锅,生菜里头就有鳝片一份。”

  莫国用所说的地锅,其实也就是后世的火锅。

  “可这两件事又如何会扯到了一起?”莫国用越想越糊涂。

  “江湖上的术士,常会用到此法。”唐旭慢慢分说给莫国用听,“把鳝鱼血抹在人家门上,等日落之后自然会听到敲门的声音。”

  “只不过这个法子,也只在夏日里有用,敲门的虽不是恶鬼,却也不是人。”

  “那是何物?”莫国用听到唐旭说敲门的不是恶鬼,心里刚松了些,却又听说也不是人,立刻又面上一紧。

  唐旭端详四周,见堂上正巧挂了一幅“福寿图”,于是笑吟吟的伸手指了一下老寿星的身边。

  “蝠鼠?”莫国用愕然的喊出声来。

  “不错。”唐旭点头回道,“昨天在下可巧是见着几只蝇虫附在门上,才发现其中机巧。”

  “蝠鼠这东西虽不食鳝鱼,却对鳝鱼血气极为敏感。如今已经过了立夏,蝠鼠出入频繁。若是在门上沾了鳝鱼血,少不得便会蜂拥而至,扑在门上,听起来便像是有人在敲门一般。”

  “原来是蝠鼠?”莫国用惊讶的张了张嘴。

  如果所谓的“半夜鬼敲门”只是这东西在作怪,那么等人过去开门时,向来机敏的蝠鼠动作自然是要比人快许多,等开了门便早就没了影,仔细想来倒也解释得通。

  “那为何前日请了道士作法,倒是换了一夜平安。”莫国用一时间还有些想不明白。

  “佥事大人可是忘了当日的天色?”这一回,换成了唐旭提醒莫国用。

  “原来如此。”莫国用恍然大悟,“前日夜里落了雪,蝠鼠畏寒不肯出窝了。”

  于是立刻唤来厨子问了一回,原来当日上菜果然在过门时被绊了个踉跄,把刚切好的生鳝片倾在了门上。只不过想着并不是什么大事,拿回去洗了一下又端了回来,更没想到会因此生出这般大事出来。

  弄清了事情的起由,想到居然因为这等小事闹得家里几日鸡犬不宁,莫国用自然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通。

  “此事皆因莫某贪一时口腹之欲,若不是贤侄……唉……”莫国用虽是武官,多少竟也学到了些自省其身。

  “其实只要再等上几日,等门上血气散尽,自然也就好了。”唐旭倒也并不贪功。

  “哪里还能再等上几日。”莫国用两眼瞪得和铜铃一般,“若是再等几日,只怕连我也再受不住,更何况年迈老母。”

  “贤侄前几月里病重,按照军中的规矩,虽不能发俸钱,却另有一份恤金,贤侄可是领过?”莫国用脸上堆着笑,仿佛不知道这兴武卫里管着俸钱的,正是他莫佥事自己。

  “属下无功岂敢受禄。”唐旭故做惊讶的抬起头来。

  “凡事必有规矩,这规矩是当年太祖皇帝立下的,是你祖上的恩荫,岂能由你自身做主。”莫国用面上顿时一虎,“日后得了时机,多多报效朝廷便是。”

  “属下谨记教诲。”唐旭汗颜,感慨自己虽然活了两世,脸皮的厚度却远不及莫大佥事,只能是点头回道。

  虽然前几个月的欠俸没了指望,可这份恤金多少也算是补回来了,唐旭并不贪心,当即寻了个借口就要告辞。莫国用却是不肯,定是要唐旭再留下吃一顿酒作谢。唐旭推脱不得,只能是耐下性子坐回。

  不多时,却见后房里转出一个丫头来,朝着莫国用和唐旭说道:“老爷,老夫人适才睡醒了传过话来,想要见见恩人。”

  “既然如此,还望贤侄不要推辞。”莫国用闻言,点了点头,向着唐旭说道。

  “荣幸之极。”这么点小小的面子,唐旭自然不会不给。

  看得出,莫国用平日虽然也没少做了些勾当,可在这孝道上却不亏。莫老夫人居住的屋子,竟是后厢里最大的一间,即便是莫国用自己的卧室,也被挤到了一边。

  一脚迈进屋内,一股浓烈的药味立刻涌入鼻间,西首卷起的帘门后面,一张大床横卧,一个服侍的丫头正站在床边,扶着一道身形半坐起身来。

  “唐旭见过老太君。”唐旭站在帘门边,向里面施礼。

  “这位便是卫所里的唐镇抚?”莫老夫人躺在床上微微点头,算是致意。

  莫国用长相颇有些威武,可莫老夫人看起来却是慈眉善目,只是看脸庞间隐约仍有着几分相似。

  “正是在下。”唐旭点头。

  “老身不适,不能起身答谢了,还请恩人体谅。”莫老夫人笑道。

  “老夫人此言折杀晚生了。”即便是只看在年纪上,唐旭也不想在此间托大。

  “娘肚中可是饥饿?儿子这便命人做些清淡的汤食来。”看见老母精神渐复,莫国用也是欣喜。

  “适才这丫头喂我喝了半碗银耳粥。”莫老夫人摇了摇头,“赖得这一夜安宁,睡了个好觉,上午又歇息了阵,有些胃口了。”

  “这就好,这就好。”莫国用憨笑着连连点头,停了片刻,莫国用又接着开口说道:“这一回去了心病,母亲的身子想是很快便能好起来。”

  “这丫头刚才也和我说过了。”莫老夫人仍是点头,“这回亏得唐镇抚,才帮老身捡回条命来。”

  “累得母亲受惊,适才唐镇抚已是说过,作祟的并非鬼怪,只是蝠鼠罢了。”莫国用连忙解释:“都怪儿子贪嘴,连累母亲大人。”

  “当真不是鬼怪?”莫老夫人看着儿子的眼神,有几分怪异。

  “当真不是。”莫国用朝唐旭丢着眼神,想要他再帮着分说一回。

  “唉……”莫老夫人看起来却并不想多听,只是长长的叹出口气来。

  “我儿可知道。”莫老夫人毕竟刚刚清醒过来,又兼年事已高,坐了一阵,已是有些体力不支,让身边的丫头扶着躺了回去,又侧过半个身子看着面前,“这世间的事,向来是有因方才有果。”

  莫国用不解的看着老娘,虽然知道老娘平日里喜读佛经,却不知道为何会突然说出这一番话来。

  “你说是蝠鼠不是鬼怪,又怎知道兴许此事冥冥中也有因果在。”莫老夫人的声音虽然不大,听起来却很清晰。

  “如今你虽然只不过是个四品的佥事,平日里却少不得争斗算计,即便没有这一回的事,为娘又有哪一日不为你担心受怕。”

  “娘……”莫国用心头猛得一颤,脸上涨得通红。唐旭立在一旁,心中仿佛也是若有所思。

  “这么些年来,为娘也算是享过了富贵,如今只望能有个善终。”过了许久,莫老夫人才幽幽的叹出口气来。

  “儿子知道了。”莫国用沉声回道。

  “替为娘好好盛待唐镇抚,我莫家没有忘恩负义之人。”莫老夫人再次向点头唐旭致意之后,便微微闭上了眼睛。

  “儿子告退。”莫国用应了一声,拉着唐旭一起退出门外。

  莫家的酒菜是早就备下了的,适才又得了老娘的吩咐,莫国用自然格外殷勤,额外拍开了一坛“莲花白”。

明宦
明宦
这是一个破败户的发迹史,是一群官宦和宦官之间的故事。  故事,就从嘉靖三十七年就…… 明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大周王朝,是华夏大地第八个统一王朝,前朝大元是北方MGZ建立,入主中原后,实行四等人制度,我汉族受到蛮夷近百年的统治,百姓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我朝周太祖洪武皇帝毅然起兵,仅用了十余年,从一个农民变成雄霸南方的霸主,战胜了所有割据一方的军阀,建立了与大元对峙的政权,定都应天府,年号洪武,登基后的第二年,发兵三十万,北上攻打大元的首都大都。洪武七年,周军攻破元大都,元哀宗自缢,MGZ彻底被赶出中原大陆,逃往北方草原,但大周初定,百废待兴,周太祖没有追击元朝余孽,收复外蒙。周太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废除丞相,权分六部,设置内阁机构,地方设三司,分管行政,军事,刑事。大周朝蒸蒸日上,一片繁荣,史称“洪武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