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

第29章 自杀

发表时间:2021-02-23 12:22:05

崇燃的别墅在这个夜幕降临时分外宁静。管家安排好好房内的一切,一直到晚上熄灯后,也也没直到少爷回去,他有些怕,但也明白这是少爷自己的事情,他又想出来地下室的顾小艾,总总觉得心管家安排好房内的一切,直到熄灯之后,也没有等到少爷回来,他有些担心,但也知道这是少爷自己的事情,他又想起来地下室的顾小艾,总觉着心中有些不安。。


推荐指数:★★★★★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在线阅读>>

《第29章 自杀》精选:

崇燃的别墅在这个夜晚格外安静。

管家安排好房内的一切,直到熄灯之后,也没有等到少爷回来,他有些担心,但也知道这是少爷自己的事情,他又想起来地下室的顾小艾,总觉着心中有些不安。

他带着一个佣人,检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经过地下室时,突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

管家的神色瞬间变得严肃,他对身后的佣人使了一个眼色,佣人一下就理解了,冲到储物室门口,直接抬腿,用力一踹。

储物室的门瞬间被踹开,而满身血污的顾小艾,也就这么落在了管家的眼里。

鲜血顺着顾小艾的手腕,一滴一滴流在地上,整间屋子里都是浓重的血腥味。

管家的视线从顾小艾满是鲜血的手腕向上看去,停留在她倔强的脸上,挂着一行来不及消失的清泪。

饶是见过多少大风大浪的管家,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由得动容。

“你,快去找少爷,就跟他说顾小姐,哦不,顾仆人失血过多,别的先不要说,还有,这件事情不能声张,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可是少爷……”那仆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少爷今晚根本就不在。

“你不会打电话么!”管家着急地吼道,吓的仆人一溜烟的去找崇燃去了。

管家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也没有想到,顾小艾竟然是个这样刚烈的女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从刚开始,那次拼死来反抗少爷,到这次,这个女孩,到底真的是不怕死的么?

还有她脸上挂着的泪痕,是为了谁而流的?管家现在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心中隐隐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个顾小艾,并不是表面上看来的这么十恶不赦。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证据,因为这么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告诉他,有时候,证据也抵不过人心,有些人,只要凭着手中的权利和财力,就能够轻易地颠倒黑白。

管家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想,可是却真的很怜惜这个小女孩,心中还在思量着事情,那佣人又飞快的回来了。

“管家,管家!少爷的电话打不通,我,我拿了纱布过来!”

管家拧眉,这样的情况,让他心中惴惴不安,也没有说什么,看着气喘吁吁的仆人,接过了他手中的纱布,给顾小艾做了简单的止血。

“你去请徐医生来看,就说家里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让他赶紧来!”

管家也不知道少爷深夜又去哪里了,但想起他是和千小姐一起出门的,心中就有些不愉快,总觉着那个千小姐,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但多年的经验,还是让他把家里的突发事件处理的井井有条,就算是在生死边缘的顾小艾,也被徐医生给拉了回来。

管家让仆人们收拾好了大厅,才给崇燃打电话。

崇燃觉着很失落,他不明白他崇燃究竟哪一点比不上顾凌启。

所以,他并不想回别墅,而是驱车,沿着江边开着,微微的降下了车窗,江边的晚风顺着降下来的车窗,涌进了车里。

清冷的风倒是让崇燃的思绪明朗,索性停在江边,下了车。

崇燃下车之后,才发现忘记带手机,好在走的不远,他也不想折回去,还没有怎么认真感受这晚间江边清冷的风,就听见车内传来了手机铃声。

谁知是哪个不长眼的人,深夜给他打电话,他也不去接,但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不会是小千吧?崇燃飞速地折回去,打开车门,拿起手机的瞬间,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在这静谧的夜里,格外的突出。

崇燃似乎也不喜欢这铃声打扰了静谧的夜,很快,他接起了手机。

那边,是管家慌张的声音。

“少爷!出事了!顾小姐又自杀了!”

“什么?”崇燃眉头一皱,眼中深不见底,紧抿的薄唇似乎在压抑着心中的愠怒。

“顾小姐她,她,她又割腕了!”管家慌张的话语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崇燃的耳中,他现在不像刚听到这个消息时那样震惊,而是带着冷漠和疏离,事不关己地说了一句。

“是么?”

“是啊少爷!”管家这边却是急坏了,口气难掩着焦急,就算是对着崇燃,也忍不住有些发冲,“少爷,您还不快回来看看,顾小姐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危险?”

崇燃又是吐出了两个字,脸上带着薄凉的讥讽,幽深的双眸之中,蕴含着深深的不耐烦和厌恶。

“晋叔。”崇燃突然一改之前语气中的嘲讽和冷漠,开口带着深深的疲惫。

这一声“晋叔”,也让晋德有些动容。

崇燃在很多的时候,都对管家没有什么好气。

从来都是随意的,不顾尺度的开玩笑,打趣他,或者是不论时间,不论场合的嘲讽他,可是,带着这么认真的口气叫他的时候,也只有那两年之前。

两年之前,正是崇燃破产,家业倒闭,他所有的亲戚都六亲不认的时候,那个时候,崇燃才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人心难测。

那个时候,所有认识的亲人,朋友,甚至是以前八竿子打不着的,还拼命往上凑的亲戚的朋友的亲戚,那个时候全都把崇燃看做丧家之犬。

甚至,是带着传染病的丧家之犬,每个人都避之不及。

只有晋德,一直陪在崇燃的身边。

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都当了崇家大半辈子的管家了,他不是一个乐于改变的人,也相信少爷能有一番作为。

所以,在那个艰难的时候,崇燃都叫管家晋叔。

晋叔,也就是崇燃在失意或者难过的时候,才会对管家开口的称呼。

很长一段时间,管家都没有再听见过崇燃这么叫他了,“少爷……”

“晋叔,当年,我们是不是很艰难啊?”

听到少爷提起了当年的事情,一向敢于开口跟崇然顶嘴的人,现在也缄默不语。

是啊,当初,的确是很困难,少爷那样一个高贵骄傲的人,硬生生被世俗逼得低下了头,就算是打碎了牙,也拼命地往肚子里咽。

听不到管家的回话,可是崇燃却接着开口说道。

“那个时候,那么艰难,我都努力的活了下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用一个刀片就这么轻易地解决自己的生命。”

“……”管家在电话那头,传过来沉重的呼吸声音。

“她顾小艾有什么资格自杀?如果她想要一死百了,那就让她去死,”

“可是,少爷,上次,您……”管家刚想说什么,却又被崇燃堵住了嘴。

“就那样吧,她想死,我们也不能拦着她。”

崇燃的语气清冷,薄凉的表情下,除了对顾小艾这样懦弱行为的不屑,还有一丝不忍心。

可是这不忍很快就从他的心头掠过,快的让崇燃感受不清楚。

“可是……”管家刚想说什么,可是却又被崇燃岔开话头。

“没什么可是的,她要死,你就让她死好了。”

崇燃不管不顾的直接把电话狠狠地摔到地上,一瞬间,手机碎成了好几半。

好像他的心情,七零八落。

死亡很容易。

有时候,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就一了百了了。

即使是那样,事情就会被解决么?

崇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顾小艾,他才不管,顾小艾究竟是想以死来自证清白,还是想以死来替顾凌启赎罪,他知道死亡不会改变什么,死亡只是懦夫的选择。

管家放下手中的电话,叹了一声气。

他最后没说完的那句话是,可是,我已经让医生把救回来了。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管家,谁让他一生都是宽厚待人,根本就不会想到赶尽杀绝,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他一点都不后悔救回了顾小艾的性命。

因为,他总是觉得,顾小艾不像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或者说,是当年的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现在的少爷只不过是让仇恨冲昏了头脑,所以才会轻易地被什么障眼法欺骗。

可是管家是一个老油条了,他不会被轻易地欺骗。

如果顾小艾能够天衣无缝的设计出来这种事情,又怎么会留给少爷这么多的破绽,从而让少爷来找到她,变本加厉地折磨她呢?

单单是从这么一件事来看,当年的案子,就有蹊跷。

更何况,当年心狠手辣能够把崇家弄得家破人亡的人,能够在被囚禁的情况下,毫无还手之力地困在这里让人折磨?

这些事情,每一件想一想,都很可疑。

管家总是想着,这些事情应该跟少爷说一声,可是从少爷今天的态度看来,他对于顾小艾的成见,还是很深很深。

以至于,都可以见死不救。

这让管家的内心微寒,也为自己面前这个小姑娘的处境感到担忧。

毕竟,那是他的少爷,他不能够冒昧的顶撞,或者是,公然违背少爷的想法。

管家心想,如何能够找到一个好的方法,来让少爷稍微的改变一下现在的想法。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
他对她步一步一紧逼,硬生生要逼她否认三年前步入他房间的女人是她。她被设计,被设计陷害,却次次哑口无言。他将她绑在身边,步一为营,步一彻底沦陷。却不想,在这场复仇中,他步一为营顾小艾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面色苍白,找不到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