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婴灵凶咒

《婴灵凶咒》第三章 狗屠

发表时间:2021-02-23 16:54:34

薛晴小说名字叫作《冤亲债主凶咒》,提供更多薛晴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薛晴小说在线阅读。冤亲债主凶咒小说薛晴摘选:薛晴为人却是出乎意料的善良真诚,眼见得我找了许久还也没头绪,急忙从警车里面探出头,一脸正色的对我地说。“不需要了,找将近他的尸体,无…


推荐指数:★★★★★
>>《婴灵凶咒》在线阅读>>

《《婴灵凶咒》第三章 狗屠》精选:

薛晴小说名字叫做《婴灵凶咒》,这里提供薛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婴灵凶咒小说精选:城东的垃圾处理站,已经处在了城市的边缘地带,当我们开车来到那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现在正是秋天,时间已经短了很多,天上已经布满了星斗。这里是城市垃圾集中处理的地带,由于缺乏管理的关系,只是在平常的土地上挖了几个大坑,由于积累垃圾过多的关系,大坑已经完全的被填满,入眼的几乎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山。如果是以前,让我进入这充满了熏天臭气的垃圾山中,去里面找东西,那是打死我也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但是,一旦生命受到威胁,我…

城东的垃圾处理站,已经处在了城市的边缘地带,当我们开车来到那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现在正是秋天,时间已经短了很多,天上已经布满了星斗。

这里是城市垃圾集中处理的地带,由于缺乏管理的关系,只是在平常的土地上挖了几个大坑,由于积累垃圾过多的关系,大坑已经完全的被填满,入眼的几乎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山。

如果是以前,让我进入这充满了熏天臭气的垃圾山中,去里面找东西,那是打死我也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但是,一旦生命受到威胁,我却真的顾不上这里的脏臭,连外套都顾不得脱,就一头的扎进了垃圾山,按照医院管理人员的描述,拼了命的在里面搜寻了起来。

根据那些管理人员所说,他们取出来的这些还没有成型的胎儿,通常都会用黑色的垃圾袋进行包裹,并且在会在上面打上红色的戳子作为标记。

根据时间来推算,这批垃圾送到这里的时间应该是在周二,也就是在前天,与他的尸体在一起的,也应该还有着至少十几个同样被取出的胎儿。

话虽然如此,但是,这里的垃圾却实在是太多,我足足的找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没有找到那位管理人员说的黑色垃圾袋。

“歇一会,喝点水再接着找吧。”

虽然为人冷艳,但是,薛晴为人却是出奇的善良,眼见我找了许久还没有头绪,连忙从警车里面探出头,一脸正色的对我说道。

“不用了,找不到他的尸体,无论如何我也都不会安心!”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现在简直就是分秒必争,我哪里有心情停下来,只是感激的答应了一声,就接着埋下头去,继续的埋头寻找了起来。

“喂,你看那边!”

薛晴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我高声的喊了起来。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巨大的垃圾山中间,居然隐隐的开始剧烈晃动了起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

经过了之前婴灵的震慑,我已经吓得有些草木皆兵,忍不住骇然的嚷道。

垃圾山疯狂的摇晃着,不过眨眼间的功夫,里面就露出了一只肮脏的巨大狗头。

这狗头的眼中分明闪耀着嗜血的恐怖红光,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是,在他的头顶上,居然有着一颗好像西红柿一样大小的血红肉瘤。

我听家里的老人说过,这种生长在狗头上血红的肉瘤,也叫做棺材锤,是用来专门用来碰开薄皮棺材用的。

这种事情,要追溯到旧社会的饥馑大荒之年,人们没有粮食,只能外出逃荒,一路之上,往往到处都是闷头倒(饿死的尸体)。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家里养的狗没有人管,往往就会以路上的尸体为食。

再到了后来,如果路上的尸体也被吃光,这些野狗甚至于会去刨开那些新坟,肆无忌惮的啃食棺材里面的尸骨。

而它们的头顶,也就会长出这种棺材锤,简直比铁锤都硬,只要三五下,便可以轻松的将薄皮棺材顶开。

这且不算,吃了人肉的这些狗,性情也会变得愈加凶残,如果三五个成群的话,甚至于会毫不犹豫的对活人发起进攻,直接将人咬死分食。

但是现在是和平年代,怎么还会有这种专门以吃人肉为生的野狗呢?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里是医疗垃圾的中转站,不仅是红色丽人,恐怕其他的医院,也都会将那些被堕掉的胎儿,当做医疗垃圾直接丢弃。

如此一来,这些小婴儿的血肉,反而就成为了这些野狗的食量,长此以往,这些狗的头上,自然不可避免的生出了棺材锤。

野狗疯狂的翻弄着垃圾,两只巨大的前爪,已经从里面伸了出来,疯狂的拨弄着身边的垃圾。

通过天上的月光,我敏锐的发现这家伙似乎找到了一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

野狗张开血盆大口,举起尖利的爪子,几下就将那黑色的塑料袋撕开,鲜红的血肉,立刻从塑料袋的里面露了出来。

“就是这个袋子!”

看着从口袋里露出的血肉,我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朝着薛晴嚷了起来。

“知道了!”

薛晴答应着,飞快的从警车上跳了下来,手中还提着一只有高压电的警棍,连车门都顾不得锁上,就一路的朝着野狗的方向冲了上去。

野狗听到薛晴的声音,朝着她露出了满口尖利的犬齿,由于刚刚正在啃食血肉的关系,森白的獠牙上布满了鲜血。

野狗低吼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阴沉的杀意,我丝毫不怀疑,它绝对有足够的胆量冲上去,径直的将我和薛晴全部扑杀。

“畜生!”

面对着野狗的嘶吼,薛晴却是半点也不畏惧,直接大步的冲了上去。

“嗷呜!”

受到威胁的野狗终于抛开了嘴边的血肉,疯狂的朝着薛晴扑了上去。

眼看着野狗扑向自己,薛晴却是不躲不闪,只是将手中的警棍横在胸前,看准野狗前扑的时机,手中的电棍狠狠的刺了过去。

野狗直接被警棍打中,数千幅的高压,电的它浑身都痉挛了起来,只得怨毒的瞪了我和薛晴一眼,丢下被它撕碎的塑料袋,灰溜溜的逃了开去。

眼看着野狗逃走,我连忙三步两步的跑到了那黑色的塑料袋的跟前,仔细的在里面翻腾了起来。

在那巨大的塑料袋里面,至少有着十几具还未成型的孩童尸体,这些孩童,有的还不过只有巴掌大小,骨骼还都是软的,就已经被堕胎钳分成了好几块。

有的已经有了和普通人一样的五官,上身也都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下肢还没有长全,就被狠心的父母直接堕掉了。

看着这十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我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些小孩子还没有发育完全,想要通过他们的外貌辨别出花少的孩子,实在是太困难了。

“呜,呜!”

就在我愁眉不展的时候,一阵阵低沉的吼声,却陡然在我和薛晴的身边响起。

我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开过去,立刻就愣在了当场。

足有十几条野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垃圾山的各处涌出,疯狂的朝着我和薛晴缓缓地围了上来。

在这些被堕胎后孩童血肉的滋养下,这些狗的身体比普通的大型犬还要大上一号,头顶无一例外的都长着恐怖的棺材锤。

“怎.....怎么办?”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腿肚子都快转了筋,连忙躲在薛晴的身后,一脸惊慌的嚷道。

“跟在我的身后,护好你自己手里的东西!”

薛晴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野狗,沉声的对我命令道。

“好!”

我答应了一声,紧紧的将黑色塑料袋抱在了怀里。

这些野狗的智商颇高,似乎也看出了自己在场面和数量上有着绝对的优势,肆无忌惮的朝着我和薛晴逼近了过来,不过转眼之间,已经将包围圈的直径缩小到了五米以内。

“一会听我的命令,我让你跑,你就朝着警车的方向冲!”

薛晴瞪圆了一双丹凤眼,沉声的对我命令道。

野狗的包围圈越缩越小,不过眨眼之间,已经将包围圈的直径缩小到了三米。

说时迟,那时快,薛晴飞快的将自己的手探到了腰间,飞快的打开腰间的一只皮套,从里面取出了一柄九二式警枪。

薛晴的动作凌厉,就在掏出枪后,转眼间已经打开了保险,对着她正面的两条野狗扣动了扳机。

她的枪法很准,两条野狗应声而倒,身体向外汩汩的涌出了鲜血。

“跑!”

眼看着包围圈被她硬生生的撕开了一个缺口,薛晴拉起我的胳膊,朝着我厉声的怒吼了起来。

虽然此时我已经吓得有些腿软,但还是咬紧牙关,跟随着薛晴的身后,拼了命似的朝着警车的方向跑了开去。

“嗷呜......”

或许是长期吃人肉的关系,这些野狗的嘶吼声都已经变了调,听起来更像是某些野兽的吼叫。

这些野狗追击的速度更快,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追到了我们的身后。

千钧一发之际,薛晴转过身,手中的九二式警枪,相当轻巧的朝着后面就是两记点射。

她的枪法简直都神了,两枪过后,又是两头野狗应声而倒,而剩下野狗的动作,也因为这两枪的关系明显的慢了许多。

我们就是趁着它们愣神的功夫,一路的跑到警车的跟前,直接的跑上了警车,紧紧的关上了车门。

我的衣服紧紧的黏在身上,望着眼前的已经回过神,疯狂朝着警车奔来的野狗,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坐稳了,咱们走!”

薛晴厉吼一声,飞快的发动了汽车,径自的朝着大路的方向疾驰而去。

即便如此,那群野狗似乎咬定了我们,足足的追着我们跑了将近五分钟,才被全速前行的警车拉的没了影。

我们还来不及长出一口气,一阵凄厉幽怨的婴儿啼哭声,已经在我们的耳边清晰的响了起来。

婴灵凶咒
婴灵凶咒
《冤亲债主凶咒》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廖大爷,薛晴,廖老,张伟民,藤蔓之间的故事。冤亲债主凶咒约2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