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第二章 辨木

发表时间:2021-02-23 16:54:34

靳姐小说名字叫作《神匠秘录》,提供更多靳姐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靳姐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神匠秘录小说靳姐节选:靳姐了带着我横穿过小店前行的店面,径自的回到了后方一间用于经理办公室的小屋前。靳姐从手里的坤包里取出来钥匙再打开房…


推荐指数:★★★★★
>>《神匠秘录》在线阅读>>

《《神匠秘录》第二章 辨木》精选:

靳姐小说名字叫做《神匠秘录》,这里提供靳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匠秘录小说精选:我之所以会得出这种论断,最直接的根据,便是我爷爷卢根生是村子里最厉害的木匠。从我刚刚开始记事的时候,便在老家伙的督促下,开始根据一本足有四五块砖头摞起来那么厚的古籍学起了木匠手艺。木匠,也叫做木工,一个自从有了人类以后,便开始存在于世界的行业。如果说它普通,那么,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不管是家具里的桌椅板凳,还是衣食住行等各行业,几乎四处都可以看到木器的身影。这些木器,便是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匠人的杰作。说它神奇,这些手…

我之所以会得出这种论断,最直接的根据,便是我爷爷卢根生是村子里最厉害的木匠。

从我刚刚开始记事的时候,便在老家伙的督促下,开始根据一本足有四五块砖头摞起来那么厚的古籍学起了木匠手艺。

木匠,也叫做木工,一个自从有了人类以后,便开始存在于世界的行业。

如果说它普通,那么,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不管是家具里的桌椅板凳,还是衣食住行等各行业,几乎四处都可以看到木器的身影。

这些木器,便是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匠人的杰作。

说它神奇,这些手艺精湛的木工匠人,不仅可以将那些形状整齐划一的木材制成形态各异的器物,很多神奇的木匠技艺,更是有着匪夷所思的作用。

那本书的名字叫做《鲁班匠学秘遗》,其部头之大,如果用来打架的话,绝对可以一下将人的脑袋砸成一团乱七八糟。

根据书中的记载,鲁班爷当年,将自己的一生所学,分门别类的总结成了四个字,器,机,兵,神。

“器机兵神在咱木匠的行当里,就相当于是那些穷酸儒士的经史子集,祖师爷的毕生造诣,历代祖师们多年智慧的结晶,都可以用这四个字完全的概括出来。”

这话是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语,每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眼中总是闪耀着发自内心的敬重与赞叹。

所谓的器,指的是一般的木器,包括民用的椽梁,木结构之类的常用物件,作为工匠,这也是他们用来糊口的最基本方式。

所谓的机,指的是一些机巧的物件,既包括木雕,木刻木版画等巧夺天工的工艺品,也包括那些匪夷所思,被某些儒派人物大骂成奇技淫巧的物件。

兵,指的是各式各样有着攻击性的兵器,也可以引申成用各种兵器摆成的阵法。

而这个神,说起来就神秘了,用现代人的话来讲,指的是用来应对某些灵异和超自然现象的手法!

如果再讲的确切一些,这个神,指的是只有某种有着多年传承的木匠世家才会使用的木刻符文,以及某些有着特殊功用的木器。

根据《鲁班匠学秘遗》中的记载,这些木刻用的符文,共有阳文三十六,用以制阳间人事,阴文七十二,用以管阴间鬼神。

在爷爷的严厉监督下,这些纷繁复杂的东西,就像是深刻的烙印一样,深深地记在了我的脑海里,俨然已经被我运用到了如臂使指的地步。

只可惜,由于出身农村的关系,其中很多的知识,都和大学里学的高数和线代一样,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自然也无法带给我相应的经济收益。

“小卢,这边坐!”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靳姐已经带着我穿过小店前进的店面,径直的来到了后方一间用作经理办公室的小屋前。

靳姐从手里的坤包里取出钥匙打开房门,笑着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随在靳姐的身后,缓缓的步入那收拾的相当干净整洁的房间,立刻便闻到了一股清幽的香气。

这种清幽的香气,与靳姐身上的香水是同一味道,一闻便知道是高级货,并没有我同学身上那种劣质香水一样的刺鼻。

靳姐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两条包裹在黑色丝袜中的雪白长腿交叉盘在了一起,一如盘根的老树,柔若无骨般的交缠在一起,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小卢,坦白的说,我这边主营的产品,是中高档的木制骨灰盒,以及某些特制的实木棺材。”

靳姐说着话,从自己的抽屉中取出一瓶没有开盖的营养快线递给我,随即拿出另外一瓶拧开盖,将瓶口放在了自己的唇边。

看着乳白色的**顺着她咖啡色唇线滑入口中,我不自觉的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心里就像是被上百只小手挠动一样,痒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绝对是一头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哪怕只是喝水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能做的庄重却偏又妩媚异常,把我的视线完全的吸引了过去,脑袋更是连进行最基本的思考都做不到。

“我知道,在很多人的眼里,这并不是一个体面的行业,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愿意,愿意,一万个愿意!”

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靳姐那隐藏在雪纺衫下的**,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我看过你的简历,知道你是学习植物学的,应该对于木材方面有一定的认知,培训起来的话,应该会容易的多。”

靳姐并没有刻意去看我那已经快要喷出火的双眼,或许,她对这样的眼神早已习以为常,她长得这么妖孽,难保不会让那些看到她的男人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你要记住,在以后鉴定木材的时候,一定要细心,要不然,一旦看走了眼,把劣材当良材收购回来的话,对于公司的损失可是不可估量的,比如,你看这个........”

靳姐越说越是兴奋,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方色泽金黄的骨灰盒,用雪白纤细的小手捧着放在了我的面前。

那骨灰盒的盒体方方正正,却有着一方呈金字塔倒三角形状的盒盖,四角突兀,金黄色的盒体,俨然由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上面有着细细的金线纹路。

我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立刻就看出了这木料的材质。

作为一名木匠的后代,辨别木材,本就是要掌握的基本功之一,经过爷爷从小时候的严格训练,我的这一双眼,俨然已经到了随便看一眼,便可以基本辨明材质的地步。

“这是川楠!”

我笑了笑,一脸自信的说道。

如果连这都能看错,那我卢天宝,真的就得把早已作古的老家伙卢根生从坟墓里气的跳起来,一脚把我从家门中踹出去。

“哦?”

靳姐柳眉轻挑,一双明眸中,分明的闪现出了深深的诧异之色。

“你怎么会认为这是川楠?”

“纹理!”

我满心得意的笑了笑,伸手拧开了营养快线的盖子,咕咚咚的喝下了一大口。

“靳姐,川地所生的楠木,彼此之间的晕圈会比柳楠更重一些,而这些细微的晕圈,是绝对无法说谎的!”

我们之前讨论的,便是关于金丝楠这种名贵木料。

虽然都是金丝楠这同一树种,但是,却由于产地的不同,而在价格上有着近乎一倍左右的差距。

按照地理分布来看,质量最好的金丝楠产自柳州,这一点,光是从“生在扬州和死在柳州”这句俗话中,便可以清晰的看出来。

柳州位于我国广西南部,日照时间长,又有着特有的红色土壤,这一切,都是生长金丝楠的关键因素。

在这种条件下产出的金丝楠,不仅光泽如锦,纹路清晰,而且香气扑鼻,埋入土内经久不烂,最是适合制成棺材。

而川地所产的金丝楠,虽然同属楠科,但是,不管是在质地,纹路,乃至于密度和防腐性上,都与柳楠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体现在价格上天差地别,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眼前的这只用金丝楠制成的骨灰盒,乍看上去与柳楠毫无二致,但是,其中的细微差别,却足以打了很多行家里手的眼。

“你说的没错。”

靳姐转瞬之间已经从之前的失态中回过了神,看向我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

“想不到,你居然是此中的高手。”

“也还好吧。小时候跟随家里的老人学过几年木匠。”

我谦虚的对着靳姐一笑,极力的想要给她留下一个好点的印象,毕竟,我日后不仅要在她这边工作混饭吃,就连她本人,也都是我卢某人碗里的菜。

“你还学过木匠?”

听着我的话,靳姐的表情看上去更加的诧异,一张俏丽性感的小嘴,张得足以塞进去一只大大的鸭蛋。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对眼前这只骨灰盒有何看法?”

“这是个可怜人啊。”

看着那只骨灰盒,我无奈的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说出来的话,完全是答非所问。

听到我如此说,靳姐的眼神中,先是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惊异,只在转眼之间,那丝惊异便却突然间转变成了极大的惊恐。

靳姐毕竟是靳姐,不过转眼之间便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平静。

“这只骨灰盒将要成殓的的确是一个可怜人。”

靳姐沉声的说着,缓缓的抬起自己的臻首,一双美丽的眸子径直的看向了我,其中写满了发自内心的真诚。

“说起来,她也不过才三十岁出头,正是一个女人风华正茂的年纪,可是,因为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却只能含冤躺在这小小的匣子里!”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靳姐,柳眉,李香蕉,包三姨之间的故事。神匠秘录约5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