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婴灵凶咒

《婴灵凶咒》第九章 槐妖

发表时间:2021-02-23 16:54:34

张国华小说名字叫作《冤亲债主凶咒》,提供更多冤亲债主凶咒,冤亲债主凶咒小说深度阅读。冤亲债主凶咒小说张国华节选:张国华日记里的很多内容,并且用小二号的笔体在下面都做好了备注,将自己的疑问和心得都记号了出。有了这些信息,我再深度阅读起这…


推荐指数:★★★★★
>>《婴灵凶咒》在线阅读>>

《《婴灵凶咒》第九章 槐妖》精选:

张伟民小说名字叫做《婴灵凶咒》,这里提供张伟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婴灵凶咒小说精选:薛晴的心很细,她不仅抄写了张伟民日记里的很多内容,而且用小一号的笔体在下面都做好了备注,将自己的疑问和心得都标记了出来。有了这些信息,我再阅读起这份笔记来,无疑就轻松了好多。根据日记里的信息,朵朵的爸爸在半年前,居然还是一个顾家的好父亲,这一点,从他日记里对于妻子和朵朵的描述就能看出来。不过,或许是由于老夫老妻时间太久的关系,朵朵的爸爸觉得自己和朵朵妈之间的夫妻之事有些缺乏激情。为了解决这种烦恼,在一个朋友的介…

薛晴的心很细,她不仅抄写了张伟民日记里的很多内容,而且用小一号的笔体在下面都做好了备注,将自己的疑问和心得都标记了出来。

有了这些信息,我再阅读起这份笔记来,无疑就轻松了好多。

根据日记里的信息,朵朵的爸爸在半年前,居然还是一个顾家的好父亲,这一点,从他日记里对于妻子和朵朵的描述就能看出来。

不过,或许是由于老夫老妻时间太久的关系,朵朵的爸爸觉得自己和朵朵妈之间的夫妻之事有些缺乏激情。

为了解决这种烦恼,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他去买了一只据说可以增加夫妻间情趣的槐枕。

槐枕,又是槐枕,看来,这个槐枕真的是大有问题!

我继续看下去,心里的疑问却是变得越来越重。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张伟民的日记都还算正常,总是在写自己妻子的温柔和女儿的听话。

但是,到了后来,他的日记里却平白无故的多出来一个叫做槐儿的人。

这个槐儿出现的相当突然,而且行为也是相当的反常。

根据张伟民的描述,她似乎就生活在张伟民的家里,很多的时候,就在朵朵妈妈睡觉以后,她会莫名的出现,与张伟民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张伟民的日记,越到后面越是露骨,温顺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已经完全的被他抛去了一边,有的只是对槐儿的依恋。

最令人感觉到震惊的是,张伟民的这种依恋并不是体现在情感上,他的日记越到后面,越是那种毫无掩饰的床上行为。

到了最后,他甚至于每天至少都要和槐儿做上三次到五次,别说是他作为一个中年人,就算是像我这样的青年,恐怕也都已经完全的超出了身体的负荷。

在这种情况下,张伟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一方面,他在日记里深深的自责,而在另外一方面,他却又完全的沉醉在槐儿的技术里面无法自拔。

为了能够和槐儿经常的见面,他在外面的酒店里专门的订了一个房间,以便他和槐儿随时的去那边幽会。

而就在他死前的一天,朵朵的妈妈发现了他的秘密,和他大吵了一架,而在他们吵架的过程中,我恰好去给朵朵补习功课,目睹了全过程。

令人不敢置信的是,就在我将朵朵母女带出去的时候,他居然还写完了日记的最后一篇。

在日记里面,张伟民感觉到深深的忏悔,但是,这种忏悔却只体现在对于女儿的身上。

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对于妻子,他即便临终的时候也都怀着深深的怨恨。

他在日记里这样的写道:“淑仪并不理解我,我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而她却偏要对我咄咄相逼,甚至于怀疑我出轨,逼我离婚,她根本不知道,她和朵朵是我的一切,而我是真的爱她们的。”

就在这一段的下面,薛晴重点的用双波浪文勾画了出来,句子的后面,更是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很显然,这与前面的内容实在是有些太自相矛盾了。

一方面,他沉醉在和槐儿的激情中,而在另外的一方面,他却又认为自己并没有出轨,也没有做出对不起家庭的事情。

如果非要给这件事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就只能说明槐儿根本不是人!

不止如此,在这段日记的下面,张伟民还记录下了这样的一些文字。

“我躺在床上,想着家庭随时都可能破灭,槐儿却在这个时候出来找我,我第一次对她发了怒,愤怒她破坏了我的家庭,而她,却想要用往常的方式来安慰我,对我扭着身子撒起了娇.........”

在这里,薛晴省略掉了很多的东西,很显然,这些露骨的细节,连她这种办案多年的老刑警都感觉到脸红。

“我正在气头上,原本好好和她发泄一下,但是,想到朵朵离开时那无助的眼神,我厌恶的推开了槐儿,并且告诉槐儿,我要和她完全的断绝关系,那个东西,我会直接扔掉.......”

“槐儿哭着骂我负心,而我,也觉得自己足够荒唐,所以就直接将那个东西隔着窗户扔了出去,槐儿愤愤的离开,走前却是愤愤的告诉我,说我开罪了太岁爷,太岁爷一定会给我好看......”

日记到了这里,就已经完全的结束了,而日记里记录的槐儿和什么太岁爷,也都完全的成了谜一样的存在。

看完了张伟民的日记,我一方面觉得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但是另外一方面,却又觉着头绪太多,完全让人把握不住。

无奈之下,我只好走到卧室的窗前,想要将窗户打开透透气,也让头脑放松一下。

走到完全关闭的窗前,手还没有捧到窗户,我的脑袋里突然间一阵的豁然开朗。

根据张伟民日记中的记载,这里的窗户原本是大敞开,并且他还透过窗户把什么和槐儿有关的东西扔了下去。

但是,眼看着现在的窗户紧闭,我的心忍不住快要提到了嗓子眼。

这位槐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张伟民家里的,这似乎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或许,她就和古代的那些神鬼故事里讲的女鬼一样,就藏在张伟民说的那件东西的里面。

所以,如果想要把大案揭开的话,就必须先要把张伟民说的那件东西给找出来。

心头打定了主意,我连忙从卧室的床上拿起一块毛毯,轻轻的替薛晴披在了身上,这才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替她带上了房门。

按照时间来推断的话,张伟民从和槐儿发生冲突,到他将那件东西隔着窗户扔出去,前前后后也不过四个多小时而已。

这里是封闭的小区,由于没有隔夜的关系,收垃圾的人应该也还没有来,如果有东西被人扔下去,应该还能够找的到。

此时已经是午夜两点左右,而张伟民家卧室的窗户,却偏偏又面对着一座幽深的胡同,里面连一盏路灯也都没有。

不过为了尽快的帮助薛晴查清案情,我也只得强压着心头的恐惧与不快,拿着从张伟民家找到的快充能源灯,一个人来到了胡同里面。

“小帅哥,来这里干什么?”

我刚绕到那小胡同的跟前,立刻被人拉住了胳膊,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几乎轻佻到了无法再轻佻的声音。

“这么大晚上不睡觉,是不是也和人家一样寂寞,要不要人家好好的陪你玩玩?”

我转过脸,只见一名身穿橘黄色小可爱,一身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的女人,正拉着我的胳膊,抹得发白的脸上满是**的笑意。

令我感觉到无比诧异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我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不了,我没空!”

我拼命的将她的手甩脱,在她怨恨的眼神里走进了窄小的胡同里。

“小帅哥,你不就是来找姐姐我的吗,既然这样,姐姐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女人怒吼一声,身上突然发出了阵阵好似木材破裂的声音,而她的身体,也随之完全的爆裂了开来,无数好似蟒蛇一样的藤条,从她的身上猛然的飞射而出。

那些藤条的速度相当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已经被缠住,手里的能源手电,也随之掉在了地上。

不过眨眼之间,铺天盖地的藤条已经把我缠的像是一个大粽子,一只好似粗糙树皮般的巨头,随着藤条移动到了我的面前,猛然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仅福源够广,而且还是童男之身,多少年没有享受这样的猎物了,老娘今天真的是好福气!”

一个女声随着巨头凑到我的面前,在我耳边不断的响起。

这女声中分明的充满了幽怨和狠戾,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索命厉鬼一样。

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一阵收紧,完全的被扼的透不过气来,脑海里的意识,也似乎在逐渐逃离我的身体。

就在这一瞬间,一直被我放在身上背包里的古曼童中众小鬼似乎察觉到我遇到了危险,纷纷的从里面跳了出来,不要命的朝着那缠绕在我身上的枝叶冲了上去,拼了命的啃咬着。

在这些小鬼的啃咬下,我只感觉到自己脖子上明显一松,视觉和意识也都恢复了过来。

“一群小鬼而已,哼!”

藤蔓不屑的冷哼一声,身体剧烈的一抖,直接将他们抖落在了地上。

虽然只是灵体,但是,这些小鬼却似乎也有感官,疼的吱呀惨叫。

即便如此,他们依旧忍着疼痛,疯狂的再度朝着那藤蔓冲了上去,看得我一阵泪眼模糊。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将这些小鬼当成了自己的家人,眼看着他们为了保护我,居然奋不顾身的和那藤蔓疯狂纠缠在了一起,泪水霎时间模糊了我的双眼。

虽然他们本身都已经经过佛陀之力的加持,但是,毕竟时日太浅,那藤蔓只是轻轻的抖动,就已经将他们打得溃不成军。

“哼,不开眼的小鬼,要是再敢阻碍我的好事,别怪我让你们灰飞烟灭!”

藤蔓中的女人显然是被这些小鬼搞得有些不耐烦,厉声的朝着他们威胁道。

婴灵凶咒
婴灵凶咒
《冤亲债主凶咒》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廖大爷,薛晴,廖老,张伟民,藤蔓之间的故事。冤亲债主凶咒约2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