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第八章 爷爷的遗物(修)

发表时间:2021-02-23 16:54:34

神匠秘录小说名字叫作《神匠秘录》,提供更多神匠秘录神匠秘录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神匠秘录神匠秘录比较完整版。神匠秘录小说神匠秘录摘选:“鬼伯!”望着面前那老者惨白的面容,我不由悲从衷来,颤抖着着从春秋战国椅上站了起来,大踏步的朝着老人迎…


推荐指数:★★★★★
>>《神匠秘录》在线阅读>>

《《神匠秘录》第八章 爷爷的遗物(修)》精选:

神匠秘录小说名字叫做《神匠秘录》,这里提供神匠秘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匠秘录小说精选:“鬼伯!”看着面前那老者苍白的面容,我不由得悲从衷来,颤抖着从春秋椅上站起,大步的朝着老人迎了过去。眼前人面色苍白,手中拄着一根拐杖,握着拐杖的手,不住轻轻的颤抖着,似乎手中那根电镀的四脚拐杖,已经不足以支撑他那病弱的身体。这就是鬼伯,却不再是以前我记忆中那个见谁都是满脸和煦笑意,身体挺得笔直,让人跟在他身后,感觉相当放心的人。此时的他,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一样,哪怕是一阵清风,都可以将他吹灭。“天宝啊!还能见到你,真好!”鬼…

“鬼伯!”

看着面前那老者苍白的面容,我不由得悲从衷来,颤抖着从春秋椅上站起,大步的朝着老人迎了过去。

眼前人面色苍白,手中拄着一根拐杖,握着拐杖的手,不住轻轻的颤抖着,似乎手中那根电镀的四脚拐杖,已经不足以支撑他那病弱的身体。

这就是鬼伯,却不再是以前我记忆中那个见谁都是满脸和煦笑意,身体挺得笔直,让人跟在他身后,感觉相当放心的人。

此时的他,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一样,哪怕是一阵清风,都可以将他吹灭。

“天宝啊!还能见到你,真好!”

鬼伯抬眼看了我好一会,这才认出了我的容貌,一双瘦的可以看出青筋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便再也不肯放开。

这是最疼爱我的鬼伯,也是我生命中的亲人!

可是,老天爷却是如此的无情,居然让他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

看着鬼伯如此,我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

“臭小子,总算是老天爷......老天爷开眼,让我活着又看到了你,根生哥的托付,我总算......总算是完成了........”

才说了没几句话,鬼伯就已经气喘吁吁,喉头里的痰翕动着,让他的喘气声听起来相当的粗重。

“鬼伯,坐下,咱爷俩有话慢慢说!”

我连忙迎上去,与杏儿一左一右的搀扶着鬼伯,小心的扶着他坐在了春秋椅上。

“天宝,鬼伯自己的身子,鬼伯自己知道,天宝,你......你跟我来.........根生哥离开的时候,曾经托付我.......托付我交给你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不.....不交到你手上,我闭不上眼哪!”

鬼伯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紧紧的拉着杏儿的手臂,浑浊的眼中满是急切。

“爹,您歇着,先陪天宝哥说说话,您说的那些东西,我去给您取过来好吗。”

杏儿用手轻轻的拍打着鬼伯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对他说道。

“胡....胡闹,那些都是木匠吃饭的家伙,是你这......你这小丫头可以随便动的吗!”

鬼伯用力的一甩手,厉声的对杏儿呵斥道。

“鬼伯,您身体不好,别动气......”

眼见得鬼伯发怒,我连忙凑上去,一边和杏儿一起替他拍打着后背,一边柔声的安慰道。

“天宝啊,我不是生气,只是,那东西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别人是不能碰的啊。”

鬼伯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道。

“就连我自己,也都从来没碰过一个手指头,只是因为那里面,有一件......一件东西,非要你自己处置.......处置才行.......”

“鬼伯,不急,您先安心休养,等您的病好了,我再回来取也一样的。”

虽然心里对爷爷留给我要我单独处置的东西满心好奇,但是,眼看着鬼伯此时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我也只得强自压下了心头的好奇,耐心的劝慰起来。

“傻小子,你鬼伯,好不了了!”

鬼伯的手重重的在我的手上拍了几下,浑浊的老眼中,满是超脱和无奈混合的神色。

“丫头,扶我起来,咱们去我的卧室!”

“爹.......”

杏儿的声音哽咽,一双明亮的眼中满含着泪水。

这丫头的眼睛并不大,但是,却是亮的有神,配上小巧精致的五官,挂着泪水,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猫咪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酸。

“丫头,你要是想让你爹真走的安心,就先别哭,帮爹把最后的心愿完成!”

鬼伯说着话,伸手扶住了戳在身边的四脚拐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从春秋椅上站起身。

眼见得鬼伯如此决绝,我和杏儿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某些决定。

我们一左一右的站到了鬼伯的身旁,用尽力气将他从椅子上架了起来,平稳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开去。

虽然是村中的第一富户,但是,鬼伯的卧室,陈设却是相当的简单古朴。

一张双人床临窗而设,对面是一座巨大的黄梨木的大衣柜,由于年头够老,浅黄色的木漆中,已经含杂了一种岁月的暗淡釉色。

鬼伯拉着我的手,颤微微的走到了大衣柜的跟前,伸手示意我趴在地上,将一个放置在大衣柜下,上面早已铺满了尘土的东西取出来。

我对他点了点头,按照他的吩咐,将那东西取出来放在了床前的桌子上。

杏儿想要上来帮我掸去上面的浮土,却被鬼伯一把拦住。

“人家木匠行的东西,是不允许旁人,尤其是女人动的,你瞎搀和个什么劲!”

鬼伯骂了一句,这才在杏儿的产妇在坐在了我的对面。

“天宝,把这个包袱打开!”

我点了点头,按照鬼伯的吩咐,掸去了那东西上的浮尘,一个早已褪去了本来颜色的明黄色绸包,立刻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站起身,满面肃穆的打开了黄包袱的扣子,三样东西,立刻映入了我的眼中。

距离我左手边最近的是一只造型古怪的方匣子。

根据爷爷生前传授我的审木之法,我发现那木匣子是由至少超过五百年以上的黄梨木制成,因形就势雕刻成了龙形。

那木龙雕刻的栩栩如生,龙爪前伸,龙口大张,看上去似乎是在腾云驾雾。

在龙体之内,有着一只小小的木制线轮,线轮上折放着墨黑色的线,大张的龙嘴里,似乎与龙体的线轮之间,有着一个豆粒一样大小通贯的小孔。

回忆着爷爷当年教我的知识,我最终想起来,这是一只墨斗!

墨斗是木工行最常用的工具之一,由墨仓、线轮、墨线(包括线锥)、墨签四部分组成,在做木工的时候,可以用来标直线。

不仅如此,在民间的传说中,墨线更是辟邪之物。

大诗人苏东坡生前曾经做过一首诗,道尽了墨斗的神奇之处。

“我有一间房,半间租与转轮王,要是射出一条线,天下邪魔不敢挡。”

“天宝,这是飞天斗,想必其用法,根生师叔生前也和你讲过。”

鬼伯指着那墨斗,笑着对我解释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当年和爷爷学艺时的情形。

爷爷曾经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墨斗是木匠行里最常用的工具之一,由墨仓,线轮,墨线以及墨签四部分组成,既可以标直线,也可以用墨签做记号,乃至于画一些简单的图线符号。

而这飞天斗,传说乃是鲁班爷亲自设计,不仅其中遍布机关消息,就连墨线,也是用最好的精钢混合天蚕丝制成。

柔软时,可以成绕指之柔,坚硬时,就连当年最坚硬的德国军刀都难以砍断。

而遍布在墨斗中的机关消息,则是控制着墨线做出各式各样的运动,一旦全开,那卷在墨匣中的墨线,可以直接伸缩成3米多长,漫天飞舞,瞬间将对手捆绑起来。

对于其使用的方法,在《鲁班秘遗》那本古籍中,曾经有着相当明确的描述,我对其也算的上是记忆犹新。

“天宝,那是夺命尺,既可以当鲁班尺使用,用来测量你需要的尺寸,其中更是机关遍布,可以帮助你解决燃眉之急。”

见我已经熟悉了飞天斗,鬼伯的下巴扬了扬,对着一把躺在墨斗旁,用黒木制成的曲尺说道。

这种曲尺,便是木匠行常用的鲁班尺。

鲁班尺和墨斗一样,同样都是木匠行最为常用的工具,传说为鲁班爷发明,不管是建造房屋,还是打造各种木器,基本上都以其为最基本的准绳。

根据其风水学上的描述,鲁班尺共可分成八段,分别是:“财”、“病”、“离”、“义”、“官”、“劫”、“害”、“本”,在每一个字底下,又区分为四小字,来区分吉凶意义。

对于鲁班尺的使用方法,以及其中每一个字的含义,爷爷留下来的古籍中,都有着相当专业的论述,因此,我只是将那尺拿起来看了看,便已经基本上知道了其使用的方法。

看完了眼前的两样的东西,我的目光不自觉的放置在了距离我最远的一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上。

那是一只用至少两百年以上阴沉木制成的小盒,盒体方方正正,上面刻着林林总总的各种符文。

我将那小盒捧在手中,仔细的辨别着其中的纹路,却是越看越心惊。

那小盒盒盖的八个边角上,都整整齐齐的包了一层风磨铜,虽然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但是,那风磨铜却是越磨越亮,看上去依旧夺目。

就在那小盒的盒体上,雕刻着一名身穿古代官袍,手拿宝剑疯狂挥舞的人。

那人的面容丑恶,在他的身边,分明有着五只形态各异的小鬼,或挑担,或提篮,或碰壶,或打扇,或抱盆,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以风铜镀角,盒体又刻上了钟馗镇鬼纹,难道这盒子里面是镇着一只恶鬼吗?”

还不等我开口,杏儿已经抢先一步,面色惨白的说出了我心中想到的答案。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
《神匠秘录》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靳姐,柳眉,李香蕉,包三姨之间的故事。神匠秘录约5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