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少的宠妻攻略

第7章 喝一杯酒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7

刘实立马明白了了孟葶的意思,点了根烟,眼珠子不停地地在孟葶身上打转儿,无法掩藏的垂涎三尺之色,“啊……前天的事啊,我很一点遗憾没能与秦少碰上面。但是我现在的了与另一家公司洽谈刘实的视线像是要黏在孟葶身上一样,让孟葶无比恶心,但她还是坚持着,耐心道:“可是秦氏比另一家更大更可靠。我知道合同还在商议阶段,我希望您可以权衡利弊,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推荐指数:★★★★★
>>《秦少的宠妻攻略》在线阅读>>

《第7章 喝一杯酒》精选:

刘实立刻明白了孟葶的意思,点了根烟,眼珠子不停地在孟葶身上打转,难以掩饰的垂涎之色,“啊……昨天的事啊,我很遗憾没能与秦少碰上面。不过我现在已经与另一家公司洽谈好了。孟小姐的请求,我恐怕没办法应允。”

刘实的视线像是要黏在孟葶身上一样,让孟葶无比恶心,但她还是坚持着,耐心道:“可是秦氏比另一家更大更可靠。我知道合同还在商议阶段,我希望您可以权衡利弊,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事实就像孟葶说的,秦氏的对手公司的确比秦氏的资源要短一筹。

他迟迟不肯敲定合同,也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

但,秦夜川是出了名的铁腕,刚正不阿。

跟秦氏合作的话刘实又害怕有些不合法的油水捞不着。

综合来看,秦氏重得项目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但孟葶耀眼的气质让刘实移不开眼,他舔了舔嘴唇,拉长了音调道:“要改变主意嘛,也不是不可能,但要看你们有多大诚意了。”

孟葶攥紧了指甲,“您什么意思?”

刘实一个眼色,立刻有人递上一杯烈性Vodka,“孟小姐把这杯酒喝了,我就考虑你刚才的话。”

孟葶看着眼前的酒,微微松了口气。还以为刘实会提出什么无理请求,没想到只是喝酒。

伏特加度数不低,刘实大概是想把她灌醉,但她酒量并不差。

孟葶满是侥幸的接过了酒,爽快道:“好,那我敬刘总。”

刘实看着孟葶将一杯酒一饮而尽,摸着下巴,发出一阵不怀好意的冷笑。

孟葶却还没察觉,“刘总,我……”

话还没说完,孟葶眼前一花,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一阵天旋地转,孟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然后,有人蒙住她的眼睛,彻底阻隔了她的视线。

她想喊救命,喊不出,想逃跑,没力气。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千杯不醉的自己,今夜居然大意了。

而当再次恢复视线再次醒来,已经不是在凤凰台。

许久之后,孟葶眼前的黑布被人扯掉,她发现自己在床上,而且是酒店的床。从床上爬起来,揉着额头,刚要问这里是哪里,就见肥头大耳的男人穿着浴衣站在床边上,从洗手间出来,并径自向她走来。

刘实一脸猥琐。

刘实搓着手嘿嘿笑的道,“孟小姐,你醒啦,嘿嘿嘿。”

孟葶瞳孔剧烈收缩,不断的往后退,却退无可退,“你……你想干什么!”

孟葶想要逃,可四肢瘫软,别说跑出这个房间了,连跳下床都是个问题。

眼看刘实越靠越近,孟葶几乎绝望。

“你别过来……你敢碰我一根手指,我会报警的!”

刘实却无所畏惧,根本不在乎孟葶的威胁。

眼看一双肥猪手要碰上孟葶白皙的腿,忽然,门被从外面狠狠踹开。

“砰——”

刘实气急败坏道:“谁敢坏本大爷的好……”事字还没说完,就被一拳打翻在地。口鼻流血,起都起不来。

孟葶惊魂未定,但还是一眼认出了那高大的人影,“秦……秦夜川?你怎么在这儿!”

秦夜川在刘实身上补了一脚,把人踹的不可能再醒来,面对孟葶,讥讽道:“原来这就是你信誓旦旦想出来的办法。你是嫌上次没有得逞,所以这次换了个人是吧。你所谓的不出卖孟氏,原来就是出卖你自己的身体。。也对,傍大款比是努力简单多了。但是很抱歉,秦氏不需要这种方式,我嫌脏!”

孟葶本来就受了刺激,再被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连骂带讽,更是委屈加难受,眼泪瞬间止不住了,直接洇透了枕头。

孟葶平时是个流血都不愿意流泪的人,可也是怪了,她怎么竟在秦夜川面前哭。

孟葶歇斯底里的道:“谁告诉你我要出卖身体了,你以为是我自己愿意这样吗!秦夜川你能不能有点人性!”

秦夜川当然知道孟葶不是那种意图,刚刚的话只是他说的气话,面对孟葶的难堪窘境支离破碎,秦夜川的毒舌好歹收敛了一些,但还是大发雷霆,“明知道姓刘的是什么货色还往他眼前送,你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还怪我没有人性,难道你就有脑子了吗!”

要不是他派人监视着孟葶,孟葶就等着被刘实得逞,然后明天早上不堪受辱跳楼吧。

秦夜川是个商人,他只想要从孟葶和孟家身上获得利益,但他不是禽兽,不会明知道孟葶羊入虎口还见死不救,此刻的气急败坏,是因为这个女人真是太蠢了!蠢得无可救药!

而且以孟葶之前的手段,他真的有理由怀疑,孟葶这么做是故意的。

孟氏夫妇的死已经将秦氏送上舆论尖峰,孟葶如果再被人强了导致自杀,那么秦氏的名誉和股票真的会受灾难性打击,因为人们根本不在乎真相,他们只会觉得是秦氏逼人太甚!

孟葶哭的话都说不出来。

秦夜川看了她两眼,扯过被子想盖住她过于暴露的衣服。然而手刚伸出去,就被孟葶拽住了。

秦夜川声音冷的能结出冰碴,“怎么?想把昨晚的假戏继续?”

秦夜川是讽刺,然而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孟葶是真的不对劲儿。

看着女人不自然潮红的脸,秦夜川愣住了,“你……怎么了?”

孟葶觉得脑袋有些懵,她极力想保持清醒,可身体里却忽然有股莫名火,烧的她浑身难受。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快要冒烟了,于是花朵般娇嫩的双唇张开,呢(ne)喃道:“水……我想喝水……”

秦夜川一脸嫌弃,起身去倒水,但孟葶的手却像藤蔓一样,紧紧缠在他手臂上。秦夜川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不耐烦道:“你不松开我怎么给你倒水。”

孟葶咬着下唇,无法自抑的发出哼声,一股难言妩媚蛊惑。她心里想着松手,可实际上却把秦夜川缠的越发的紧,甚至整个人都往上扑去。

秦夜川感受到孟葶手心滚烫的温度,意识到事态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拍了拍孟葶的脸,严肃道:“你是不是吃了刘实给你的什么东西?”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精于谋算,不择手段,却唯独谋算将近她的心。助理:“总裁,夫人逃走了。”秦少淡道:“调看定位系统,把她抓捕行动回去。”助理:“总裁,夫人被求婚成功了。”秦少震怒:“召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