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少的宠妻攻略

第8章 求你,救救我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7

孟葶还得以保留着不多的理智,意识朦朦胧胧的回答,“酒……喝了一杯酒……”秦夜川气的真是想把孟葶从窗户扔一直这样,“这种人给的酒你也敢喝!”刘实当然是在这酒里加了料了。并且看眼看孟葶的身子越来越往秦夜川的怀里缩。。


推荐指数:★★★★★
>>《秦少的宠妻攻略》在线阅读>>

《第8章 求你,救救我》精选:

孟葶还保留着不多的理智,意识朦胧的回答,“酒……喝了一杯酒……”

秦夜川气的简直想把孟葶从窗户扔下去,“这种人给的酒你也敢喝!”

刘实肯定是在这酒里加了料了。而且看孟葶这症状,这料绝对还不轻。

眼看孟葶的身子越来越往秦夜川的怀里缩。

秦夜川毕竟是个男人,平时又洁身自好,极度禁欲,被这么撩拨没有丝毫感觉是不可能的。

感觉到自己某个部位在隐隐抬头,秦夜川低咒了一句,当机立断抱起孟葶,上了酒店顶层他专属的套房。

直接来到浴室,把孟葶丢在浴缸里,将喷头对准她,全部打开冷水。刺骨的寒意帮孟葶拉回了一些理智,冰凉的感觉暂时压褪了她心底的躁动。

十分钟后,孟葶在浴缸里瑟瑟发抖,嘴唇都冻紫了,犹豫了半天对着秦夜川别扭道:“谢……谢谢你。”

算上这次,秦夜川已经救了她两次了。

秦夜川冷嗤一声,看着孟葶,只见她浑身湿透,薄薄的衣裙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曼妙的曲线。孟葶的身材好到令人喷血,玲珑有致。

秦夜川刚要消退下去的欲(yu)望,再次燃起,且比之前更紧更厉害。

他别开眼睛,喉结性感的滑动,声音出口却是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漠,听不出丝毫破绽,“谢谢两个字说的倒是轻快,你觉得我需要吗?”

孟葶无语道:“我知道了,以后会报答你的。”

商人果然是商人,一切都以利益计算,做商人做到这种地步,也是世所罕见了。

在冷水浴缸里泡了整整一个小时,孟葶裹着浴巾出来了,再继续待下去她一定会重感冒。

秦夜川看她实在狼狈,大发慈悲允许她在这里留宿。不过他睡大床,孟葶睡沙发。

夜半,秦夜川濒临入梦,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异样。他睁开眼睛,孟葶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床,还骑在了他身上。

秦夜川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滚下去!我不想说第二遍。”

孟葶却恍若未闻,柔软白皙的手指放在秦夜川的唇上,低头与他鼻尖对鼻尖,暧昧道:“嘘——”孟葶俯下身子,一片大好。

这种挑(tiao)逗,而且是几次三番,饶是秦夜川再有定力也有些定不住了。他最后警告道:“滚下去!”嗓音却是前所未有的沙哑,“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否则……后果自负……”

孟葶对秦夜川的警告恍若未闻,细白的双腿缠着秦夜川的腰,往旁边用力一倒,两个人便滚作一团。

孟葶附在秦夜川的耳边,呵气如兰,声音十分颤抖,“好热……帮帮我……”

秦夜川眸如清墨,却不像平时那样冰寒,相反里面有一团灼灼燃烧的火焰,像是能将一切摧折吞噬。

他看着孟葶,见孟葶面颊绯红,神情荡漾,模样比刚才还要诱惑百倍。

双眸水光潋滟,满是楚楚可怜的味道,像是蒙了一层雾气,妩媚而涣散,迷离魅惑,没有半分常人应有的灵气与透亮。

这证明,孟葶此时根本没有意识,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顺从身体的意愿。

“Shit!”他早该想到的,刘实那种人手里的药怎么可能普通,怎么可能随便就解。

孟葶刚才的清醒,不过是暂时的镇定,而现在反弹回来,状态无疑更加低迷。

“你清醒点!”秦夜川恶狠狠的将孟葶推开。然而格开她的上身,她下身就会迅速贴过来,踢开她的腿,她双手又不安分,来回往复,根本半点用都没有。

几个回合下来,秦夜川脖子上的青筋全部爆了出来,也分不清是气的,还是忍的。他能克制到现在已经是奇迹,换做其他男人早行为放肆起来了。

“我难受,求你……救救我……”然而孟葶依然在作死。

秦夜川一脸恨铁不成钢,这个蠢女人,怎么那么容易就着了道!他根本多余来管她!

“你身上好凉,好舒服啊,拜托给我靠一会儿。”孟葶嘴里嘟哝着,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秦夜川身上。

她像只受困的小猫,死死的握着秦夜川这根救命稻草。她将自己柔软的身子与秦夜川紧密的触在一起,而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效果都是致命的。

秦夜川的手几经迟疑,最终还是不受控的落在了孟葶那不盈一握的腰上,而她的身体一片滚烫。

“不够……根本不够……”此刻的孟葶什么都分不清,什么都不顾。她只知道自己很难受。难受的快要死了。

她感觉自己正待在一个火炉里,而秦夜川是冰,是唯一能救他的东西。所以她紧紧地抱着他,打死不放开。

无奈,秦夜川再次把孟葶拎到浴室,用冷水冲洗,然而这次竟半分效果都没有。孟葶雪白的皮肤极不自然的泛起红,她的神情也越来越痛苦。

秦夜川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看孟葶的症状,如果不快点把药解了,她的生命安全都可能是个问题。而眼下,唯一解药的方法就是……

“唔。”孟葶直接从浴缸里扑了出来,双唇如樱花初绽,微微张着,贴在了秦夜川冰冷的薄唇上。

火苗落在干草上,瞬间不可收拾。

现在,失去理智的人,已经不止一个。

秦夜川彻底停止了思考,搂住孟葶,热吻如暴风骤雨,大手一路向下。

……

从浴室到床上,从深夜,到天色渐明,一次又一次的亲密,满室旖旎。

秦夜川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狼性,而孟葶只觉得,自己得救了。前所未有的快乐,颤栗到灵魂深处。

……

孟葶醒来时,头痛欲裂。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浑身酸疼酸疼的,仿佛打了一场大仗。而且为什么某个难言的部位,这么的……疼。

“醒了?”这时,一道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孟葶一僵,机械的扭头,发现秦夜川的脸离她不到两公分,仿佛说句话就能薄唇轻覆。

孟葶的瞳孔瞬间收缩,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她是在做梦?一定是的。

然而当孟葶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尖锐的疼痛却直袭大脑。

不,不是梦,这是真的。

“啪——”无比清脆的耳光,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一片死寂。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精于谋算,不择手段,却唯独谋算将近她的心。助理:“总裁,夫人逃走了。”秦少淡道:“调看定位系统,把她抓捕行动回去。”助理:“总裁,夫人被求婚成功了。”秦少震怒:“召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