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少的宠妻攻略

第9章 人情冷暖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8

孟葶捂着打的生疼的手,身体不停地地颤抖着,眼眶迅速蓄满了泪水,止忍不住的往下掉。她立刻从床上出来,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浑身不着一物,身上各种暧昧不明过的痕迹。“禽兽!”孟葶此刻杀她立马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居然浑身不着一物,身上各种暧昧过的痕迹。“禽兽!”。


推荐指数:★★★★★
>>《秦少的宠妻攻略》在线阅读>>

《第9章 人情冷暖》精选:

孟葶捂着打的生疼的手,身体不停地颤抖,眼眶迅速蓄满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立马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居然浑身不着一物,身上各种暧昧过的痕迹。“禽兽!”

孟葶此刻杀了秦夜川的心都有了,这是她的第一次啊!对她来说,对任何女孩子来说都是最宝贵的东西!

孟葶扯过被子,掩住狼狈的自己,手高高扬起,差点又是一下。但手腕却被秦夜川攥住了。

“你发什么疯!”

秦夜川比孟葶更恼火,他活了二十多年,孟葶是唯一敢把手往她脸上伸的女人,还不止一次的!

昨天晚上根本是她玩过线胡搅蛮缠,硬生生在他身上点起火。要不是看她快死了他早撒手走人了。现在她倒还一脸被侵犯的表情,难不成这件事反倒怪他?

孟葶咬着下唇,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歇斯底里的道:“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夜川深呼吸,控制自己不把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直接扔下楼,周身冰冷的气场仿佛要化为实质,怒声道:“昨天晚上刘实对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想!”

孟葶怔忪,这才想起昨晚她先是喝了刘实的酒,然后浑身瘫软,是刘实带她来了这个酒店,而秦夜川突然出现救了她。可是后来的事情她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孟葶完全被一觉醒来看到的一幕冲昏了头,此刻稍微捡回理智,看着秦夜川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知道自己可能错怪了他。但情绪,只因此变得更糟。

“我……我……”孟葶很想镇定,可理智在几秒间便悉数崩塌,她捂脸,失声痛哭起来。

已经发生的,再也不能挽回。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和秦夜川...简直荒唐至极!

孟葶如遭五雷轰顶,痛的撕心裂肺。

她整个人缩成一个很小很小的团,肩膀哭的人不住颤抖起来,却始终不肯发出声音。

看不到她的脸,看不到她的表情,也听不到哭声。可那份绝望与彻骨的寒意,却能让全部人感觉到。

秦夜川本来一肚子火,看到孟葶这样却一下子被浇灭了。他当然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些意味着什么。

“孟葶。”秦夜川清冷的声音,神情十分复杂。

毕竟意外的发生是由于孟葶自己疏忽大意。可这种遭遇,但凡有点血性的男人都不会没有点恻隐之心。

但,也仅是恻隐而已。

秦夜川薄唇微动,想叫孟葶振作起来,不要沉湎于已经无法改变的事。

“你放心,你救了我,我不会恩将仇报。”孟葶以为秦夜川是怕被自己赖上,冷声说道。

她动作决绝的抹去脸上的泪水,但声音里的哽咽,透露出她只是故作坚强。

孟葶围上一件长衣,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眼睛向下望,车水马龙。这里是二十三楼,无论什么东西从窗户出去都会在大理石地面上摔成一滩烂泥。

秦夜川眉头立刻隆起,神情警惕,严肃的道:“孟葶,孟家还在乱着,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谁都不管了?”

他原以为孟葶是个很坚强很聪明的女人。就算崩溃也该有能力重振旗鼓。可是现在她想干什么,就直接跳下去?选择用这种最懦弱最无用的方式面对一切?

秦夜川心头大为恼火,还有股不知名的暴躁,而他把这解释为是因为觉得自己看错了人,高看了这个女人。

他平日里死生无惧的寒眸一眨不眨的瞪着孟葶,竟有些害怕这个女人真的跳下去。

然而,孟葶却只是闭上眼睛,任风吹过耳侧。“你放心,我就算死,也得保住了爸妈的心血再死。”

虽然这么说,但拉开窗户的那一刻,孟葶真的是想着要翻出去。是秦夜川的话提醒了她,她没有办法死,不能死。

爸妈不在了,孟氏困难重重,外面到处都是虎狼。

而心月那么傻,性子那么软弱,如果她这个姐姐也放弃了,那岂不是任由她的傻妹妹被人欺负到死。而孟氏,也将拱手让人。

内心,依旧痛苦。但却有一股力量,支撑着孟葶不能倒下。

“昨夜的事……我希望谁都不要再提起。”孟葶根本不看秦夜川,三五下穿上衣服,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

“这一切就当没有发生,我不想跟任何人扯上关系,之前商议的秦孟合作事宜,我觉得也不需要再等待三天,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们拒绝。而且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至于恩情,我心中有数,绝不会忘。”

孟葶的话说的很硬气,可离开的时候,却好几下差点没因腿软而栽倒。她跌跌撞撞的出去,背影无比慌乱,几乎是逃一样的跑掉的。

秦夜川看着凌乱的身侧,被子底下还有二人温存过的痕迹。他微微眯起的双眸,满是揣摩不透的深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呵,可能吗。”

孟葶仓皇回到孟家,想要好好静一静,设法抹去昨夜的阴影。可现实却再次给她当头一棒,不给她任何招架的准备。

一进家门,她就看到孟心月害怕的跑过来,“姐,家里来人了。”

孟葶刚要问是谁,就听到客厅传来十分尖利刺耳的声音,“呦,孟葶回来了。正好,我们在翻账呢。你过来看看,没问题的话就把钱拿出来吧。”

连招呼都不打,开口就是要钱,孟氏现在哪有钱。

孟葶满是愤懑,拉着孟心月进屋。在沙发上,悠然坐着个中年妇女,打扮的雍容华贵,眉目却没半点端庄大气,反而十分刻薄和刁钻。

孟葶比较礼貌和客气的道:“阿姨,孟氏的情况您也知道,我们现在哪有能力还账啊。”

这沙发上坐的不是别人,而是魏少晨的亲妈。她口中的账,是孟氏欠魏氏的。

孟葶与魏少晨情谊深厚,好到能合伙帮她“仙人跳”,可魏家的其他人却相反。不但不能雪中送炭,还要落井下石。

只见魏母脸上没有丝毫慈悲,而是吊着眼梢嚷嚷道:“怎么着,照你这说法是不想还钱了?”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精于谋算,不择手段,却唯独谋算将近她的心。助理:“总裁,夫人逃走了。”秦少淡道:“调看定位系统,把她抓捕行动回去。”助理:“总裁,夫人被求婚成功了。”秦少震怒:“召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