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少的宠妻攻略

第10章 你是智障吗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8

孟葶很有心无力道:“我们会还,但您得通融我们一段时间。”魏母一脸的不很愿意,翻着白眼道:“我看给你们时间再多也没有用。我说你们,这笔钱你们要现在的还,否者公事公办,你魏母一脸的不乐意,翻着白眼道:“我看给你们时间再多也没用。我告诉你们,这笔钱你们必须现在还,否则公事公办,你们就等着接法院传票吧。要是还不上,就封了你们孟氏的大门!”。


推荐指数:★★★★★
>>《秦少的宠妻攻略》在线阅读>>

《第10章 你是智障吗》精选:

孟葶很无力道:“我们会还,但您得宽限我们一段时间。”

魏母一脸的不乐意,翻着白眼道:“我看给你们时间再多也没用。我告诉你们,这笔钱你们必须现在还,否则公事公办,你们就等着接法院传票吧。要是还不上,就封了你们孟氏的大门!”

又是这样,一提起诉讼,孟葶便想到父母的离世。为什么,为什么大家就不能给她们留一条活路呢?她从未说过欠债不还,可,她们需要时间啊。

孟葶心中的伤口隐隐作痛,但魏母坚持,她也只能和孟心月一起到公司召开董事会,与所有董事一起商讨魏氏债务的问题。

然而,还没等孟葶开口发言,便有董事抢先斥责道:“孟氏岌岌可危,全因为孟董事长决策错误,竟然偷工减料给了秦氏劣质的材料。所以一切损失,理应由你们孟家承担,休想拉我们下水!”

此言一出,其他董事立刻附和,“没错,一切损失都该由你们孟家独自承担!我们要退股!”

所有人都只想着保全自己,所以退股的呼声一声更比一声高,没过一会儿几乎全部人都开始喊起来。

孟葶傻眼了,这个时候股东退股,不就相当于彻底断了孟氏的活路吗!

孟葶有些慌了,但她知道,在这种时候自乱阵脚只等于自取灭亡。

她咬着牙,拍响桌子让众人安静,“各位,请各位先冷静一下!我知道诸位都是孟氏元老,当年与父亲一起打拼,这些年孟氏不是没遭遇过挫折,可我们不也是挺过来了吗,为什么这次不能团结一致,大家再次一起努力呢?退股虽然能在眼下挽回各位的损失,可从长远来看未必是良策并不是良策啊!”

闻言,其中一位董事冷笑着道:“当年孟董事长还在,如今,孟氏连个主心骨都没有,就凭你和孟心月两个黄毛丫头能力挽什么狂澜。”

孟葶看着说话之人,她清晰的记得,在孟氏出事之前,在父亲死之前,这位可是他们家最殷勤的客人。如今却变脸比翻书还快。

世事人情冷暖,原来就是这样。

孟葶心底发寒,但依然不放弃的道:“我理解大家不信任我们姐妹,但我保证,只要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帮助孟氏走出困境的!就算不行,到那时诸位再退股,不也可以吗?”

孟葶明白,无论魏家也好,还是这些董事也罢,他们所要求的都是合法合理的事情。所以她从没矫情的跟这些人谈忠谈义,也从没想过卖惨逃避责任。

孟葶一直争取的,只是一点机会。她已经将态度摆的诚恳至极,她只求大家给她们几天时间。

可惜,这些人却一秒也吝啬多给。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名利场上的事你们懂个屁!”

“就是,少拖延时间,退股!”

“退股退股!!”

孟葶的耳朵被震得发疼,看着这些人急不可耐的冷漠面容,她更是觉得双目刺痛。无奈,她只能让孟心月先牵制住众人,自己去走廊上只能想办法电话跟人求助。

打开手机通讯录,一列列名字,看起来人很多,但自孟氏垮台起,这些人就全都宣布跟她没关系了。翻来翻去,只有魏少晨。

上次酒店的事情,孟葶差点连累到他,已经十分抱歉。可是没有办法,除了他,她找不到其他人。

号码拨出去,一阵嘟声,然后被接起。“喂,少晨,我……”

事情还没说完,只听那边刻薄而熟悉的声音,“孟葶,你就别连累我们家少晨了,他是好孩子,前途和未来都光明着呢。告诉你,我们已经把他送出国了,你不要再联系他了!”说完,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孟葶呆呆的攥着手机,站在孟氏已然空旷的走廊里,只觉得冷风往骨头缝里钻,冻到心坎上。原来,这就是一无所有的滋味,举目无亲,孤立无援。

“姐,他们又闹起来了……”这时,孟心月从会议室里出来,才这么一会儿她就已经招架不住。

孟葶的精力也快被耗尽了,她头痛的越来越厉害。

股东们闹起来了,她能怎么办,她自己能做的都尽力做了,她唯一能求的魏少晨,她也求了。如今还想要她怎么样。

孟心月看出孟葶的艰难,刚刚孟葶打电话受阻她也目睹了。想了想,她咬着牙道:“姐,要不然我们找秦夜川吧。”

听到“秦夜川”三个字,孟葶的心脏几乎是骤停了一下。早晨在酒店床上醒来那不堪的场景,再次映入眼帘。

孟葶顿时有些激动起来,“不行!绝对不能找他!”

孟心月被孟葶突然提高的声调吓了一跳,“姐,你怎么了?”

孟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掩饰道:“没……没事。心月你听姐说,那个秦夜川不是什么好人,他嘴上说着帮我们,其实也是对孟氏心怀不轨,我们找他帮忙,也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而已。”

“我知道。”孟心月低着头,搅动着手指。

可是现在除了秦氏,还有谁能帮她们?

看着孟葶坚决不同意的样子,孟心月犹豫了半天,像个犯错的孩子似得瓮声道:“可是姐,我……我已经短信告诉秦夜川,说我们同意他的提议了。”

孟葶不敢相信的抓着孟心月的肩膀,“你说什么?!”

而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暴力拽开,所有董事都义愤填膺的冲了出来,他们的耐心已经被耗尽了,今天,他们就是要逼着孟葶把孟氏给瓜分了。

“退股!我们要退股!”众人叫嚷着。

同时,不知道是谁,居然拿起了杯子朝孟葶扔了过来。

孟葶眼看着结实的不锈钢保温杯朝自己面门打来,并且对着她的眼睛。这么一下,很可能她会被直接砸的失明。

“姐!”孟心月大叫一声,可是却被疯狂的众人拦在另一头。而孟葶自己手脚冰凉,害怕到极点,便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躲闪了。

就在她闭上双眼,准备接受这惨烈的结局的时候,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往后拽去。转瞬间,跌入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

“哐当——”保温杯落空砸在了墙上,磕掉一块不小的墙皮。

孟葶惊魂未定,脸色煞白的抬起头。只听见秦夜川暴怒的声音,“被人袭击都不知道躲,你是智障吗!”

孟葶保持着被秦夜川护在怀里的姿势,忘记了反应,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精于谋算,不择手段,却唯独谋算将近她的心。助理:“总裁,夫人逃走了。”秦少淡道:“调看定位系统,把她抓捕行动回去。”助理:“总裁,夫人被求婚成功了。”秦少震怒:“召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