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少的宠妻攻略

第12章 回忆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8

孟葶神情疲倦,整个上午她跑了好几家股东家里,态度好一点儿的请进来喝杯茶,对于她说的在秦氏集团不参与其中的情况下不撤股则完全表示拒绝。态度好的直接也没让孟葶表示拒绝,她坐在公态度不好的直接没有让孟葶拒绝,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双眼防控,天空渐渐黑暗,直到周遭人群越来越少,路灯越来越亮她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天黑了。。


推荐指数:★★★★★
>>《秦少的宠妻攻略》在线阅读>>

《第12章 回忆》精选:

孟葶神情疲惫,整个下午她跑了好几家股东家里,态度好一点的请进去喝杯茶,对于她说的在秦氏集团不参与的情况下不退股则完全拒绝。

态度不好的直接没有让孟葶拒绝,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双眼防控,天空渐渐黑暗,直到周遭人群越来越少,路灯越来越亮她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天黑了。

怕孟心月会担心,孟葶赶紧给她打了电话,听见她声音里都难掩的恐惧,孟葶心中一痛,深恨自己没能力,“我在外面,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孟心月摇摇头,很快想起孟葶现在看不到,赶紧将脸上的泪水擦了擦,“姐,你回家来就行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孟心月的声音很温柔,尤其是在脆弱的时候,更是显得她是一朵娇嫩的小白花,在寒风中被摧残着,差一点就要被折断,让人心中担忧。

“那我给你买之前我们一直很爱吃的那家关东煮好不好?我记得以前爸妈不让我们吃这种路边摊,你馋了好久,我们就偷偷攒钱去吃,吃完喝好多水,就害怕回家被发现……”孟葶笑着说起这些往事,眼中不自觉带了几分泪意。

那个时候孟心月总是跟在她身边,乖乖巧巧的,她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偷吃零食,被孟父孟母发现,她就站出来将所有罪责抗下,孟父孟母总是舍不得打她,罚站,过了一会儿又舍不得看她受罪,赶紧解除她的罚站。

虽然她不是亲生的,可孟父孟母对她和孟心月却从来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疼爱。

一想到这些往事,孟葶心中酸酸涩涩,她好不容易有了父母,为什么老天这么残忍,好人为什么不长命?

“好,我喜欢吃什么姐姐都知道。”孟心月此刻心情倒是好了几分,脸上还带了几分笑意。

讲电话挂断后,孟葶又在原地坐了一会儿,这才顺着记忆当种的位置去找那家当年生意很火爆的关东煮。

“老板,是孟小姐。”丁醛开车往路边看了一眼,发现孟葶,小声给秦夜川说着。

秦夜川原本在假寐,听丁醛这么说睁开眼睛往窗外看了一眼,“停车。”

丁醛在发现孟葶时就控制了车速,这会自然稳稳当当将车子停在孟葶身边,要下车窗,虎头虎脑的笑着,“孟小姐,要去哪里?上车吧,送你一程。”

孟葶正想着事情,猛然听见有人跟自己说话吓了一跳,抬起头看了一眼丁醛,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个人是谁,笑了笑,指了指前面摆的夜摊,“我要去的地方就在前面,不用麻烦你了。”

丁醛挠了挠头,哦了一声,转头看着秦夜川,不知道现在怎么办。

秦夜川皱眉将车窗打开,“上车,这么晚你不回家,在外面晃什么?”

孟葶刚想顶嘴,想起今天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一命,只好将不满的话全部咽下,“我去给心月买关东煮,买完我就回家了。”

秦夜川顺着视线往前面看了一下,夜摊上有不少人,昏黄的灯光下一对夫妻在忙碌着,脸上带着诚挚的笑容,时不时和客人交流。

“你吃饭了吗?”秦夜川将视线收回,看了一眼她。

孟葶啊了一声,下意识摇摇头。

秦夜川眉头皱的更紧,“你自己都没吃,倒是惦记你的妹妹。上车吧,请你去吃饭。”

孟葶还是摇摇头,“不去了,这会这么晚,我要跟你去吃,再给心月带,都很晚了。”

一而再的拒绝让秦夜川的耐心耗尽,深深看了一眼孟葶,将车窗关上,“走吧。”

“啊?”丁醛狐疑了一声,从后视镜看见秦夜川不耐烦的神色又哦了一声,和孟葶说了一声再见,这才踩着油门从孟葶身边走了。

“老板,这么晚了,孟葶小姐一个人多不安全啊。”丁醛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影越来越小的孟葶,下意识的说着。

秦夜川嗯了一声,也没再多说话,丁醛知道自家老板性格,也将这件事情就抛下不再管。

等秦夜川的车子渐行渐远后,孟葶这才叹息一声,浑身耷拉了下来。

和这个男人相处,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周身冷冰冰的。

下意识搓了搓胳膊,快速朝着夜摊上走去,看着熟悉的老板,回忆涌上心头,脸上带了几分笑容。

等孟葶回到孟家时孟心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抱着她最喜欢的麦兜玩偶,小脸苍白。

“心月,心月,快起来吃饭了。”孟葶上前轻轻晃了晃孟心月,孟心月翻了个身,嘟囔了两句。

孟葶也不放弃,继续叫了两声,孟心月睁开眼睛,鼻子嗅了嗅,“姐,好香啊。”

“是啊,那家店还开着,看见我去,还问我你妹妹呢,怎么今天没来。”孟葶笑了笑,看孟心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慢慢吃着东西。

“姐,你下次出去别这么晚了,我害怕。”孟心月依赖的往孟葶坐着的方向挪了挪,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后,心中的不安才消散了一些。

孟葶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早早回家,给我们心月做好吃的。”

孟心月笑了笑,满足的吃着关东煮,姐妹两谁也没在说话,食物的香气充斥着客厅。

等将孟心月哄睡着,孟葶这才回到自己的卧室,拿起床头一家四口的合照,抱在怀中,呜咽的哭着。

只有夜色降临,只有在这样黑夜的保护下,她才卸下浑身的防备,整个人脆弱不堪。

孟心月做了噩梦,披散着头发坐了起来,赤.裸着双脚,跑着到了孟葶的卧室外面,轻轻推开一个缝,看见孟葶肩膀不停在抖动,时不时传来几声压抑的哭声,孟心月推门的声音就停止了。

她慢慢将门关上,站在孟葶卧室外面,想着这段时间孟葶的努力,在心中下定决心,一定,一定要让秦氏集团保护他们孟氏集团,一定一定不能让姐姐再这么难过了。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的宠妻攻略
秦少精于谋算,不择手段,却唯独谋算将近她的心。助理:“总裁,夫人逃走了。”秦少淡道:“调看定位系统,把她抓捕行动回去。”助理:“总裁,夫人被求婚成功了。”秦少震怒:“召孟葶身穿服务员的衣服,劣质粗糙的布料,却生生被她的气质衬出了时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