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剑武名剑

第七章 宋州城

发表时间:2021-04-09 09:30:07

路十二的府上,了提早来了不少的江湖人士,路府上下已是忙得不可开交了。  “万门主,评论交流评论交流啊。”万少清在路府门口递上请帖,立刻就有小厮进来叫出路十二来,看见万少清,路十二双手拱手地说。  “路大侠幸苦了,款待江湖朋友们费了不少心啦。”路武林大会虽然取名牛山大会,但是真正的大会并不在牛山召开,牛山只是宋州城外的一座小山头,突然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一个小小的山头是装不下的。所以现在的牛山大会只是用这么一个名而已,真正的大会在宋州城里最大的豪侠路十三的宅院召开,由现在的武林领袖澶渊寺主持。。


推荐指数:★★★★★
>>《剑武名剑》在线阅读>>

《第七章 宋州城》精选:

  第七章

  经过十天的旅途颠簸,赵名剑三人与三月十八日中午的时候到达了牛山所在的宋州城,距离牛山之期还有三天。

  武林大会虽然取名牛山大会,但是真正的大会并不在牛山召开,牛山只是宋州城外的一座小山头,突然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一个小小的山头是装不下的。所以现在的牛山大会只是用这么一个名而已,真正的大会在宋州城里最大的豪侠路十三的宅院召开,由现在的武林领袖澶渊寺主持。

  万少清领着赵名剑和万小莲来到路十三的府上,已经提前来了不少的江湖人士,路府上下已是忙得不可开交了。

  “万门主,欢迎欢迎啊。”万少清在路府门口递上请帖,立即就有小厮进去叫出路十三来,见到万少清,路十三双手抱拳说道。

  “路大侠辛苦了,招待江湖朋友们费了不少心啦。”路十三看上去与上次牛山大会没有变化,那张长满虬须的脸上还是一脸的红光。

  “诶,只要能为江湖朋友们做一点事,多辛苦我也认啦。”路十三的脸上笑着说道:“请,万门主。”

  万少清指着身后的赵名剑和万小莲说道:“这是门下大弟子赵名剑,这次是来参加牛山比武大会争夺牛山之龙的,这是小女小莲,听说我们要来非得跟着一起,扭不过她,就只好一起带出来见见世面了。”

  在说道万小莲的时候,万小莲在一旁扭着身子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爹,你说这些干嘛,人家路大侠忙着呢。”

  一时万少清和路十三都哈哈的笑起来,路十三笑着说道:“这女孩子大啦,知道不好意思了。”

  牛山大会举办已经很多年了,除去刚开始的几次,后面的牛山大会都没有在牛山上举行,而是象征性的在牛山搞了个仪式,然后就把后面的议事日程搬回到宋州城里来了。这一百年以来由于前面举办过牛山大会的武林豪侠纷纷式微,所以承办权就移师到路家的府邸。

  当然这承办这等武林大会也不是免费的,各参加门派都要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大会的一切事宜,还有就是支付给路家的。借着承办武林大会的契机,路家这一百年来不断扩大家业,添置房产,为的就是把这承办武林大会的荣誉永远留驻在路家。如今这宋州城内能够有实力接待这么大规模的大会的,也只有路家一家了。

  万少清三人被安排在路府东面的一套厢房内,这套厢房一共有三间房间,正好给三人居住。

  除了路家自己人所住的南面正堂,路家专门用以招待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人士的东、西、北三面的厢房已经陆陆续续的住进了人。万少清三人刚在厢房内坐定,就有人来访。

  “万门主这一路辛苦了啊。”说话者乃是这次大会的主持者澶渊寺的方丈大师慧信。作为此次大会的组织者,万少清等人一到路府,路十三就让人去通知了慧信。跟在慧信身后一同来访的还有同为澶渊寺云禅师的慧玄、慧通两人,还有一名年纪和赵名剑差不多的年轻弟子跟在身后,也都在后面行着礼。

  “哪里,慧信大师和澶渊寺各位云禅师为这次大会操持才辛苦,我等众人要感谢澶渊寺才是。”万少清谦恭的还礼说道,赵名剑和万小莲也都一起回礼。

  “嗬,这位少侠是?”慧信指着万少清身后的赵名剑说道。

  “这是我的大弟子赵名剑,”然后对赵名剑说道:“剑儿,还不快拜见慧信大师。”

  “弟子赵名剑拜见慧信大师。”赵名剑双手抱拳拜倒在地。

  “你就是赵名剑!难怪,真是太像了。”

  赵名剑自打记事开起就没下过云隐山,更不可能见过这位大师,怎么听慧信的语气,似乎认识赵名剑。赵名剑心中疑惑,不由问道:“弟子确实就是赵名剑,大师难道见过弟子?”

  “剑儿不得无礼,怎能如此和慧信大师说话。”万少清大声呵斥道,一般的武林人士想见慧信一面都难,赵名剑却当作这么多人反问慧信,在万少清看来这确实太无礼了。

  “诶,万门主多虑了,年轻人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慧信脸上还是那样谦和的笑着,对赵名剑说道:“今天是你我第一次见面,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相送,这一套心法乃是我自创的小玩意,就当见面礼了。”慧信说着话从衣袖里掏出一卷绢纸递在赵名剑手里。

  赵名剑看看万少清,不知道该接下来还是应该拒绝。

  “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接过来。”听到万少清说话,赵名剑才急忙接过了慧信递来的绢纸,掂在手里看,古朴的绢纸上以隶书写道:渊止。

  “我们也该回去了,万门主刚刚远道而来,就不打搅你们休息了。”慧信双手作揖,后面的慧玄、慧通,还有那名年轻弟子也跟着施礼。

  “多谢大师来访,明日定领门下弟子回访大师。”万少清回礼道。

  “师兄,你刚才给赵名剑的那卷心法是渊止吧。”走出万少清的厢房,慧玄问道。

  “师弟,这套渊止如今只是物归原主而已,于我澶渊寺又有何碍。”慧信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套渊止心法并非为慧信所创,而是澶渊寺百年前的一位高僧于澶渊寺澶慧渊参悟三年悟得的一套厉害心法,二十年前澶渊寺失盗,这套心法当时也一并被盗走,后来经由一位江湖人士追回。今天慧信赠给赵名剑的那卷绢纸,就是当年那位江湖人士追回的那套心法。

  “师父,这套心法我该怎么办?”赵名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慧信为什么要送给他一套心法,江湖上的规矩是一派弟子轻易不得修练别派武功的。万少清为什么要赵名剑接下渊止呢,赵名剑心中就更加疑惑了。但是万少清的回答让赵名剑更加不敢相信。

  “你试着练练吧,也许对你有好处。”

  在屋里练剑练的心烦意乱,赵名剑走出房间,万少清和万小莲的房门都紧闭着,赵名剑不去打搅他们,独自走出了厢房单配的一间客厅。穿过把各个厢房连接起来的走廊,不知不觉赵名剑走到了路府的花园里来了。

  此时正是初春时节,乍暖还寒的天气,花园里自然添了一股春意。

  花园里有一座古朴的凉亭,凉亭的木柱许是就没人打理,已是一片斑驳破陋。但是这并不妨碍有人欣赏,此时凉亭中正有一书生模样的白衣男子在那吟诗:

  “凉亭美景春满墙,草长惹来恨意长;谁家有女初长成,隔墙尤把珠帘望。”

  在这个满是粗豪汉子的地方居然能听到这等缠绵温软的诗语,赵名剑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仁兄好雅兴,在这僻静之所吟诗。”赵名剑轻声走进凉亭,看清了白衣男子的脸,和他猜想的一样,此人长得即使俊丽,甚至有几分女人的脂粉气。“在下万剑门赵名剑,敢问仁兄尊姓大名?”赵名剑躬身行礼,脸上含着笑意。

  “南海春化派程紫垣。”程紫垣站起身,收起手里的诗卷,围着赵名剑转了一圈,却什么也不说,一直盯着他看。

  “程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被一个陌生人这么看着,赵名剑有些尴尬的问道。

  程紫垣又走回到赵名剑正前方,以手摸着下巴,轻轻吐出一句:“没什么嘛,和我没什么不一样嘛。”

  “程兄,你说什么呢,什么不一样,你说的我怎么一点不明白!”赵名剑语气中开始有了不悦。

  程紫垣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哦,赵兄,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每看到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中想拿他和我自己相比较一番。”

  听完程紫垣的解释,赵名剑心里的不快少了几分,心里想:如果每个人你都要去加以比较,你能比的过来吗。

  “赵兄也是来参加此次牛山比武的吗?”程紫垣问道。

  “嗯,师父让我代表万剑门参加,我却一点底气也没有。”赵名剑在一张石凳上坐下来,程紫垣也在对面的凳子上坐下。

  “贵派的万剑诀可是江湖一大绝技,赵兄如能习得,此次比武大会当可无虑。”程紫垣说道。

  “程兄也知道万剑诀。”从别人口里听到本派武功,赵名剑欣喜的问道。

  “赵兄你可能还有所不知吧,百年前的江湖武林贵派可是江湖第一大派,正道领袖,只是这一百年以来才式微,逐渐被澶渊寺超过而已。就是二十年前,贵派也出过一名厉害人物,以一己之力拯救整个中原武林,万剑诀在江湖上的名望那是不输任何一派的。”程紫垣说着江湖上的往事,这些是赵名剑从来没有听过的,无比的新鲜。

  “程兄竟然知道这么多江湖上的往事,我倒要多多讨教。”赵名剑道。

  “讨教就免了,只要赵兄愿听,我可以慢慢道来。三圣伽罗教赵兄应该听说过吧。”赵名剑点点头,表示听说过,程紫垣继续说道:

  “二十年前,三圣伽罗教教主伽罗王梵天,带领门下十大法王,以及一干教众来袭中原武林。当时的武林领袖澶渊寺首先受到冲击,在一番大战之后,澶渊寺的十大云禅师被杀五位,还有三位重伤,仅剩下主持慧信和慧玄两位佛法高深的大师尚能支撑,不过也已是强弩之末,无法力战伽罗王手下的十大法王,无奈之下,只得放弃澶渊寺,全体寺众撤往云隐山,也就是贵派,寻求庇护。

  “当时万剑门的掌门人还不是你师父万少清,当时的掌门人万振云接纳了澶渊寺的和尚们。但是马上,这样的厄运就落到你们万剑门身上了,伽罗王收拾了澶渊寺,马不停蹄的赶往云隐山,想要把当时武林中的两大领袖一网打尽,这样就没有人敢于阻挡他统一天下武林了。

  “又是一番力战,伽罗王手下的十大法王功力当真厉害,连战澶渊寺高僧和万剑门的高手,竟然大胜,万剑门门下高手也在一时之间死伤大半,眼看两大门派就要一起为伽罗王灭亡的时候,这个时候万剑门下一名高手使出了一招万剑门镇门之术万剑诀。这一招剑法一经使出来,漫天只看到无数的剑气飞舞,竟然以一敌十,击退了十大法王的进攻,斩杀其中一人,其余九人也是负伤下场。

  “看到这一幕的伽罗王生气以极,眼看自己的统一大业就要毁在这人手里,当下亲自出阵。伽罗王和万剑门下高手这一战将直接决定中原武林的命运,在众人的注视下,万剑门下高手还是以万剑诀对抗伽罗王手中沉世之剑——转生为王,这是伽罗教的镇教之宝,无坚不摧的利剑。

  “伽罗王一剑劈下,但是万剑门下高手竟然以手中宝剑挡住了这一击,两人来来往往攻守相当,但是万剑门下高手由于前面有过一番大战,体力上渐渐跟不上伽罗王的攻势,被逼的步步后退,再这样下去,败势已定。

  “这时候,万剑门下高手再次使出万剑诀,这次竟然加入的是离剑不归,这毁灭之剑毁灭了伽罗王,同时也毁灭了自己,伽罗王手里那把沉世之剑——转生为王——也断为三截。

  “强大的伽罗王竟然这样被击败了,门下教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们还是第一时间抢回了那把神剑的碎片,而伽罗王强大的灵魂也在毁灭的一瞬间躲入了这把剑的碎片里,才逃过了一劫。失去了伽罗王的伽罗教众犹如一盘散沙,自动退出了中原武林,二十年来不曾涉足。

  “所以说武林能有今天的繁荣,全是拜你们万剑门和那位高手之赐。”

  赵名剑将信将疑的听完程紫垣的话,心中疑惑,道:“你说的这些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说的那位高手叫什么?”赵名剑希望能从那名高手的名字中搜寻到一点蛛丝马迹,如果万剑门中有过这么一个人,他一定留下过什么吧。

  “不知道,据说这一战虽然击败了来袭的三圣伽罗教,但是事后万剑门和澶渊寺都闭口不提此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江湖上有的也只是一星半点的传闻,没有人知道这位高手的姓名。”程紫垣无奈的说道。

  赵名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不知怎么的,他脑海中突然闪现着仙正峰上的那个兽灵来。

  “赵兄,赵兄。”看赵名剑不说话,程紫垣轻轻唤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赵名剑看看天,不知不觉间日以西沉,落到路府院墙不远的地方了。赵名剑笑笑,和程紫垣两人走出了花园。

  走完走廊,尽头分出两条岔道。程紫垣指指右边那条岔道,“我住在西厢房,赵兄你呢?”

  “我住在东厢房。”赵名剑指指左边岔道。

  “那我们就此分手了,再会赵兄。”程紫垣一拱手,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说,行礼而去,赵名剑对着他的背影还礼,心中却没了来时的心情。

剑武名剑
剑武名剑
无 剑武铸剑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万剑门开山祖师万浩南,年轻时候是一名修行的道士,所以其所创万剑十三式以及万剑门最高剑术万剑诀,均是以道家法术溶于剑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