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天道

第七章 敌踪(三)

发表时间:2021-04-09 09:30:07

主,抬头一看他低下头抚弄算盘,装着没听到。-  那天夜里二人在店中酒店住宿,第二日早下路,不三日度过长江。一路南下,离兖州渐近。-  一路上,二人与那帮汉子多次再次相遇,青霜心中很奇怪:“么他们也去兖州?”-  这日两人路过此地一个无名小镇,正行间,铁三忽的抱一人道:“这是什么酒,怎么跟凉水一样。”。


推荐指数:★★★★★
>>《黑天道》在线阅读>>

《第七章 敌踪(三)》精选:

  旁边十名汉子一面吃酒,一面嚷嚷。

  一人道:“这是什么酒,怎么跟凉水一样。”

  另一人道:“我尝着怎么和马尿有几分相似。”

  一人笑问:“马二愣子,你喝过马尿是不是,要不怎么知道这酒味像马尿?”马二愣子骂道:“去你娘的,你才喝过马尿,我不过是随口说说。”众人皆尽大笑。

  又一人道:“这山村小店,量来也酿不出好酒,大伙将就着对付,莫要生事。”看那架势,似乎是一行之首。

  紫烟心中暗笑,偷眼瞧向店主,只见他低头拨弄算盘,装着没听见。-

  当夜二人在店中住宿,次日早早上路,不一日渡过长江。一路北上,离兖州渐近。-

  一路上,二人与那帮汉子多次相遇,紫烟心中奇怪:“难道他们也去兖州?”-

  这日两人路过一个无名小镇,正行间,铁三忽地抱起紫烟,窜进一条巷子。奔到一叉口处,铁三放下紫烟,拉着她隐在一个角落。紫烟吃了一惊,正要发问,忽听“嗖嗖”两声,两条人影从身旁掠过。-

  铁三一提紫烟,纵身上屋,藏在一角飞檐之后。紫烟满腹疑云,正要发问,阎三做个噤声手势,让她别出声。-

  就在这是,那二人又转了回来,在二人方才藏身处停下。

  紫烟悄悄望去,见二人都是官差装束,一个长脸阔口,一个短颈方面。

  长脸人道:“刚才明明见他进了这条巷子,怎么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另一人道:“这小子滑得紧,定是藏在了什么地方,咱们分头找找,决不能再让他跑了。”

  紫烟越发疑惑,待二人走远,这才悄声问道:“铁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官差要抓你?”铁三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快走,容日后相告。”-

  揽起紫烟,飞檐越屋,出了小巷。他不敢多停,拉着紫烟,快步出了小镇。走不到五里,就见前方短亭中站着一人,铁三眼尖,看出是那长脸官差,不用回头,已知后路被那短颈人堵住,心知这一战再难避免。-

  长脸官差道:“阎罗天,你跑不了。”铁三笑道:“是吗?”

  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我们二人十余年来抓捕凶犯无数,还从来没有人能从我们手下逃走。”

  铁三哈哈大笑,长脸人道:“你笑什么?”铁三道:“我笑可笑之人。”

  身后那人怒道:“你说我可笑?”

  “不敢。”铁三道,“只是阎某出道以来,还不曾有过败绩,更别说被什么人抓住,哈哈。”-

  “哈哈……”那二人也一齐大笑,“那是因为你没遇上我们。”长脸汉子道,“看来咱们只有拳脚上见分晓了。”

  铁三道:“乐意奉陪。”-

  紫烟插口道:“你们讲不讲理,铁大哥是好人,又没做什么坏事,凭什么抓他?”身后那人道:“小姑娘,这里没你的事,快走开,要不然连你一起抓。”

  紫烟见这人全不讲理,怒道:“你敢!”那人道:“有什么不敢,你和朝廷钦犯为伍,理当抓来治罪。”-

  紫烟又气又怒:“你……你们还讲不讲理?”铁三笑道:“跟朝廷鹰犬自然无理可讲,他们只知道恬颜事君,迎合上意,仗势欺人,哪里理会人间情理……”

  长脸汉子大怒:“姓阎的,我们敬重你是条汉子,一直好言相待,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铁三哈哈一笑:“敬酒如何,罚酒又如何?就凭你们‘摘星手’‘鬼难缠’两位,只怕奈何不了我……”-

  双方言语不合,说话间便动起手来。-

  铁三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数招之间,便抢得先手,处处压制二人。那二人也甚为了得,虽然失了先机,却守御严密,滴水不漏,还屡屡反击。-

  紫烟见铁三稳占上风,心中甚喜,对那二人叫道:“喂,你们两个打一个,要不要脸?”-

  人影翻飞,光流电转,三人以快打快,顷刻间斗了二十余招。紫烟初时尚能看清三人拳走向,到得后来,只见人影电逐,如鬼似魅,一团模糊。不由得头昏眼花。-

  又斗数合,长脸人一声清啸,刷地抖出袖中长鞭,长鞭倏来倏去,飘如鬼魅,缠头裹脑,尽向铁三身上招乎。短颈汉子招数也忽然大变,双手忽爪忽掌,忽点忽戳,极尽变化之能事。-

  紫烟心里一惊:“这就是‘摘星手’和‘‘打鬼鞭’么,果然了得。”

  她自幼和江南豪杰为伴,耳濡目染,对武林掌故,各派功夫知之甚多。这时见二人都使出成名绝技,顿时猜到二人一个是‘鬼难缠’柳三鞭,一个是‘摘星手’秦梦游。都是六大神捕中的人物。-

  此时间,铁三处境似乎不妙,紫烟脑中灵光一现,有了主意。对着二人大叫:“你们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一对一的放对。”见二人不理,又道:“柳三鞭,你看你身后是什么,哎呀,一个长舌鬼拿个绳子要缠你,还不快逃。啊,我忘了,你的外号叫‘鬼难缠’想来这女鬼是缠不住你的,怪不得你不害怕。咦!不对啊柳三鞭,江湖传闻你跟别人动手从来未使过三鞭便制伏对手,现在怎么着也有三十鞭,哦,至少有三百鞭了,怎么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沾上?哎,看来也是浪得虚名,什么‘鬼难缠’,我看叫‘不沾边’贴切。”

  那柳三鞭一门心思捉住铁三,对紫烟的话充耳不闻,鞭法由‘追鬼式’变到‘打鬼式’,再由‘打鬼式’变成‘捉鬼式’。-

  紫烟见柳三鞭不受干扰,又对短颈汉子大声道:“秦梦游,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噢,我想起来啦,似乎是叫摸瓜手,偷桃手,哎呀!记不清了,好像是抓泥巴手,抓屎手,哎!你这门功夫可差劲的很。依我看连苍蝇蚊子都抓不住,还摘什星星月亮,真是大言不惭……”-

  紫烟冷嘲热讽,极尽挖苦之能事,以乱二人心神,好让铁三取胜。-

  果然,秦梦游心性躁烈,听得紫烟将自己师传绝技说的如此下贱不堪,顿时火冒三丈,大叫道:“臭丫头,你胡说什么……”微一分神,铁三一掌劈来,秦梦游慌忙闪避,幸得柳三鞭从旁相救,才未被击中,但肩头还是给他掌力扫中,麻木难当。-

  紫烟见此计奏效,心中大喜,说道:“我说你功夫差劲,还不信?挨揍了吧,劝你趁早回家带孩子去,别出来现丑丢人了……”-

  秦梦游又要发怒,柳三鞭忙道:“别上那丫头的当!”秦梦游一怔之下,顿时会意。当下收住心神,全力和铁三相斗。-

  紫烟见二人不再上当,便住了口,疑神看三人激斗。但见铁三在二人拳掌鞭影之中穿插来去,凶险万分。二人攻得快,他随之快,二人攻得慢,他随之亦慢,好像游刃有余,又似乎处处被动。

  再见秦、柳二人,一个招数变化复繁,直如万花筒一般,层出不穷。一个鞭如活物,时如龙腾,时如蛇游,矫娆灵动。紫烟也是使鞭,这时拿柳三鞭的鞭法与自身一比,真是羞惭欲死。-

  蓦地里,柳三鞭大喝一声,招数一变,由‘捉鬼式’变到‘索鬼式’。长鞭一放一缩,鞭影如云堆雾笼,罩住铁三。秦梦游跳上前来,十指如风,刹那间,点住铁三九大要穴。

黑天道
黑天道
一颗奇特的珠子,一段传奇的旅程,国仇家恨,铁血柔情,传奇人物岳飞的身世之谜······都将逐一展示。  啼血老祖潜心于修练数十载,无法再次突破至高瓶颈,忿然入世修行,搅起腥风血雨,有意中窥破黑天之道······  豪侠阎罗天在岳飞临终时之际受其嘱托,得次年五月,金国撕毁和约,兵分四路进攻南宋。高宗大惊失色,急令各军分别抵抗。岳飞令所部一支分路进攻河南,一支重返河北,自己率主力从正面向汴京推进。先后收复陈州等重镇,从三面形成对汴京的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