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天道

第九章 敌踪(五)

发表时间:2021-04-09 09:30:07

人诧异,齐齐过去的,抬头一看地上模模糊糊印数数行马蹄痕,向东延展。-  众人大喜,均道:“原来金狗向东窜逃,大伙快追。”  铁三道:“且慢,大家请看,这马蹄痕前深后浅,显然是敌人弃马步行时间,故布疑阵,想引我们向东。”众人听得在理,便问:“那该如何紫烟急道:“铁大哥,我们该怎么办?”众人都道:“是啊,我们该怎么办?”-。


推荐指数:★★★★★
>>《黑天道》在线阅读>>

《第九章 敌踪(五)》精选:

  吴大龙忽然叫道:“铁兄,你看!”

  铁三顺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一株松树的树干上被人揭去了巴掌大一块皮。说道:“这是叶老爷子他们留下的标记,被人刮去。”众人破口大骂。

  紫烟急道:“铁大哥,我们该怎么办?”众人都道:“是啊,我们该怎么办?”-

  铁三沉着多智,见多识广,众人已对他深信不疑,俨然地他当成主心骨,是以一齐向他发问。-

  铁三却不答话,一双眼睛四下巡视。蓦地身子一纵,落在数丈开外,众人不解,一齐过去,只见地上模模糊糊印数数行马蹄痕,向北延伸。-

  众人大喜,均道:“原来金狗向北窜逃,大伙快追。”

  铁三道:“且慢,大家请看,这马蹄痕前深后浅,显然是敌人弃马步行,故布疑阵,想引我们向北。”众人听得有理,便问:“那该如何?”

  铁三指着树上刮痕道:“诸位请看,这刮痕东西走向,因此箭头标记不是指东便是指西。”

  吴大龙道:“依铁兄之见,咱们应向何方追击?”

  铁三略一沉思,说道:“依我之见,西方不远是大散关,那里有我朝重兵驻守,金人断不会自投罗网,如我所料不差,敌人应向东窜逃。”众人听得有理,都道:“我们唯铁大侠马首是瞻,大伙就向东追。”-

  于是一行人又复上马,向东疾驰,约摸行了半个时辰,发现前方路旁倒着两匹黑马,马头碎裂,脑浆流了一地,显然被钝物击毙。众人大喜道:“铁兄弟料事如神,果然方向不差。”更不稍停,策马疾追。-

  这般觅踪追敌,从晌午直到黑夜,众人滴水未进,人马俱疲,困顿不堪。但想着忠心报国,追敌锄奸,实乃平生快事,大丈夫该当如是。一个个振奋料神,摸黑前进。

  这样磕磕碰碰又行了一程,铁三道:“这样不行,大家须找个地方打尖休息,养足了精神,才好与敌人周旋。”众人称是。

  一行人摸黑找着一家客店。店家本已打烊,忽见来了这么多客人,又惊又喜,慌忙叫醒婆娘,自去张罗,忙得不亦乐乎。-

  这一路上,众人见紫烟大方洒脱,十分可爱,对她分外亲热殷勤。

  紫烟欢欢喜喜,对众汉子道:“大伙江湖相逢,缘分不浅,我看咱们日后就兄妹相称,大家叫我‘紫烟妹子’,我叫各位一声“哥哥”,岂不是好。”众人齐声称善,都道:“小妹子倜傥洒脱,不拘小节,正是我辈中人。”-

  当晚稍作休息,次日一大早,众人带了干粮清水,匆匆上路。-

  出发不久,奔在前面的马二愣子失声惊叫,众人纷纷勒住奔马,却见前边雪地上躺着一个黑衣汉子,那汉子眉心中箭,已死多时。吴大龙道:“是金刀会的好汉。”

  铁三道:“哪两位兄弟留下葬了这位好汉?”马二愣子当即同意留下,另有一人也一同留下。吴大龙道:“你二人速速葬了他,赶上队伍。”-

  一提马缰,当先驰出。-

  没走多远,前方又有两名中箭而亡的汉子。众人一眼便看出那二人是穿了汉服的女真人。几名青衣帮众向两具死尸大吐口水,骂道:“金狗……”-

  一行人昼夜追击,早出了兖州地界,离黄河越来越近。途中许多江湖志士闻讯加入队伍。将近开封,队伍已有百人。浩浩荡荡,沿着先头好汉留下的标记,穷追不舍。-

  不一日,到达开封,众人沿那路上标记所指方向进发,行将十里,发现一个路边茶寮。那茶寮倾梁断柱,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地躺着八具尸体。众人一哄而前,四处翻检查看。

  铁三下马察看,死尸中有三具女真人,其余均是汉人。当下有人动手掘抗掩埋尸体。

  紫烟走了过来,拉了拉铁三道:“铁大哥,你看这里。”

  铁三向她所指地方看去,一根粗大的梁柱上被刺出三个深洞,洞痕犹新。说道:“这是楚二爷的三股烈焰叉所刺。”

  紫烟点了点头,道:“你再看这里。”铁三顺势看去,见地上星星点点残留着许多未燃尽的烟叶,问道:“这是什么?”紫烟看着他笑道:“你猜猜看。”

  铁三道:“考我么?嗯,这应该是你爷爷的手笔。”紫烟笑道:“果然难不住你,这我我爷爷的‘仙女散花’。”铁三点头道:“我们离敌人越来越近,你要小心。”紫烟道:“知道了,多谢你哦。”

  稍稍耽搁,众人即又上马出发。

  离黄河越近,铁三越发担心,若让金人渡过黄河,所有努力都将付诸流水。

  正行间,前方有人大叫道:“三位是哪条道上的朋友,请报上名来。”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我们是阳关道上的,你们又是哪条道上的?”言语甚是无礼。

  问话人大怒道:“他妈的,看你鬼鬼祟祟,说不定是金国派来的奸细……”话未说完,就听“啊”的一声,接着又是“扑通”一响,似乎有人从马上摔下。

  人丛中有人大叫:“这小子敢动手打人,大伙别让他跑了。”众人大怒,一拥而上,将三人团团围住。

  铁三拍马近前,只见两名魁伟汉子将一襦衫人护在中间,怒目圆睁。那儒衫人容貌清癯,骨格清奇,颏下生着一丛长须,丰神俊朗,英挺绝俗,让人一见便生敬畏之情。

  铁三暗暗称奇:“世间竟有如此人物!”看这三人打扮,似乎是一主二仆,主人固是尊贵无比,就连那两位仆人也是威严悍猛,凛然不可侵犯。

  儒衫人翻身下马,扶起摔在地上那名大汉,道:“敝仆无礼,多有冒犯。”那汉子人高马大,平日里也甚凶悍,这时不知怎地,在那儒衫人面前唯唯喏喏,说不出的驯服。

  儒衫人向众人一拱手,道:“在下付中原,与敝仆到河北沧州访友,无意冒犯各位英雄,请多包涵。”

  众人道:“原来如此,早说不就免生误会。”

  那儒衫人微微一笑,道:“恕在下冒昧,不知各位此去为何?”

  一个虬髯汉子道:“我们正要去追金国的奸细,怎么,你不知道?”儒衫人道:“各位为国为民,拳拳之心,天日共鉴,实在令人钦佩。”

  那汉子呵呵笑道:“这话中听,借问一句,你有没有看见金狗从这条道上经过?”儒衫人摇头道:“没有,不过离此地一百二十里处驻有金人军队,诸位应小心行事,敝人在此遥祝诸位马到成功。”

  众人不敢多耽,客气几句,纷纷打马离去。铁三与那三人擦肩而过,猛然一个激灵,暗惊道:“好重的杀气!”

  他行走江湖多年,深知即便是杀人如麻的首恶大盗,也无此浓烈的杀气。

  这三人究竟是何来路,为何身上的杀气如此浓烈?一时不得其解。

  儒衫人望着众人远去的身影,叹道:“有民如此,国之幸甚,谁能亡我大宋!”-二仆道:“将军所言极是!”

黑天道
黑天道
一颗奇特的珠子,一段传奇的旅程,国仇家恨,铁血柔情,传奇人物岳飞的身世之谜······都将逐一展示。  啼血老祖潜心于修练数十载,无法再次突破至高瓶颈,忿然入世修行,搅起腥风血雨,有意中窥破黑天之道······  豪侠阎罗天在岳飞临终时之际受其嘱托,得次年五月,金国撕毁和约,兵分四路进攻南宋。高宗大惊失色,急令各军分别抵抗。岳飞令所部一支分路进攻河南,一支重返河北,自己率主力从正面向汴京推进。先后收复陈州等重镇,从三面形成对汴京的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