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仙之怨

东篱一维和狼

发表时间:2021-05-03 10:19:08

竿青竹翠,深涧之中水若冰,却当真别有洞天。   曾几何时,在这洞天仙山会出现个小山村,你看它倚山通路,傍岸临溪,时时处处柴扉掩,家家竹篱院,沙头青鹭展仙翅,柳外啼鹃极其鲜,红蓼枝摇弋,黄芦叶头风,阿谁村犬吠疏篱,渡口老翁蓑钓寒,真若个世外桃源。历经千年,这五指山凝聚成形,且因沾染了天地灵气,生的是仙若瀛洲,景如蓬莱,嵯峰叠嶂,峦崖巍峨,好不壮观。。


推荐指数:★★★★★
>>《仙之怨》在线阅读>>

《东篱一维和狼》精选:

  传说当年创世神西川开天辟地,造物生世之时,曾不慎破天,后经寻七彩云石补救,这天才得以重返蔚蓝,而补天所余七彩云石随意堆砌一处,竟久聚成山,曰:五指山。

  历经千年,这五指山凝聚成形,且因沾染了天地灵气,生的是仙若瀛洲,景如蓬莱,嵯峰叠嶂,峦崖巍峨,好不壮观。

  在五指山深处,有几处好景致,其中有一处,奇石乱卧如堆鹿,苍松斜挂似飞龙,岭上鸟啼均娇媚,崖前雪梅闻淡香,烟云凝瑞,苔藓堆青,弄暖千竿青竹翠,深涧之中水若冰,却真个别有洞天。

  曾几何时,在这洞天仙山出现个小山村,你看它倚山通路,傍岸临溪,处处柴扉掩,家家竹篱院,沙头青鹭展仙翅,柳外啼鹃异常鲜,红蓼枝摇曳,黄芦叶头风,陌头村犬吠疏篱,渡口老翁蓑钓寒,真若个世外桃源。

  且说这日清晨,天清气爽,云淡风微,户户人家启柴扉,炊烟袅袅绕云端,村外山田耕正忙,溪旁柳荫牧牛羊。

  “吱哑”一声,但见村中一户人家打开了柴门。

  “妈,今日过午叔舅将来,却有什么好饭菜招待?”只见这户人家屋中,一扎朝天小辫,天真烂漫,年纪约莫十二三的小女骇正满面稚气,问向内间一妇女。

  “这个嘛!山村乡野,却能有什么好招待?”内间那妇女答曰:“不过,你叔舅却爱些鲜笋野菇,我说东篱一维,你却何不妨去后山树林中采摘些回来,也好作菜?”

  “是,女儿知道!”这小女骇东篱一维答道:“我这就去采摘些鲜嫩山蔬野果,却也正好招待客人!”话毕,便拎一麻袋,徐徐望后山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东篱一维到了后山,只见那漫山青松翠竹,瑶草藤萝,新鲜青笋生遍地,芝香野菇长满山,林间鸟啼香熟果,浅草顽兔满处钻,直让她心里说不出的清新舒坦。

  东篱一维心旷神怡,正自哼着小曲,往麻袋中采摘鲜笋香菇,却忽闻猎鹰长鸣,弓弦声响,似是有猎人往此而来。

  东篱一维不禁疑虑:“这处深山野林,清溪深涧,却是何人兀自行猎?”

  正犹疑间,却见一灰狼仓皇,忽奔而至,其状好不疲悴。

  灰狼望见东篱一维,引首乞曰:“姑娘可有志于济物哉?昔毛宝放龟而得渡,隋侯救蛇而得珠,龟蛇固弗灵于狼也,今姑娘若置我于袋中使得苟延残喘,异日此恩必当涌泉以相报。”

  东篱一维曰:“嘻!私汝狼以犯世卿,祸且不测,敢望报乎?然墨之道,兼爱为本,吾终当有以活汝,即脱有祸,固不辞也!”遂倒出麻袋中鲜笋香菇,徐徐焉货灰狼其中。

  追者近,然狼身固大,东篱一维三纳之而未全入麻袋,徘徊踌躇,不知所措。

  灰狼急,曰:“姑娘稍待,且侍吾蜷缩四足,蛇盘长尾,便系袋口,然后从容应对追者尔!”

  东篱一维稍思,喏,遂系袋口,置埋于笋菇之堆,手拿小铲,于一旁悠悠哉择蔬焉。

  已然追者近,乃一高大青年,手挽强弓,腰负利剑,问东篱一维曰:“姑娘可曾见一灰狼急遁而至否?”

  东篱一维挠头,黠曰:“稍时曾见,却似往北方去了!”

  追者谢,呼哨猎鹰,奈何远追求狼弗得,遂辞东篱一维,郁郁而归。

  良久,追者远去,且猎鹰渺无影踪,东篱一维遂释麻袋,侍灰狼而出。

  然灰狼出麻袋,恶形毕现,咆哮谓东篱一维曰:“适为其人所逐,其来甚远,幸姑娘生我,我饿甚,饿不得食,亦终必亡矣,姑娘既墨者,却何不好事至底,舍君躯而全我命乎?”且张利嘴,奋爪扑向东篱一维。

  东篱一维仓促不及,以手搏之,急曰:“汝却不见此地满处鲜笋嫩菇,香果红柿,亦能食之耐饿矣?”

  灰狼不停:曰:“嘻,姑娘安闻狼之食笋菇瓜果以活命否?”继续追逐东篱一维,意欲食之而后快。

  东篱一维惧怒交加,且搏且走,疾呼曰:“狼负我!狼负我!”

  灰狼追,曰:“吾非欲负汝,奈何天生汝辈,吾辈之食也!”

  相持既久,东篱一维力气渐竭,搏不从心,自思大限将至矣,然灵机一动,谓狼曰:“民俗有云,事疑必询三老,我等且求三老问之,若其谓吾当食,吾无半点怨心矣!”灰狼大喜,即与偕行。

  逾时,道无人行,灰狼饿甚,望路旁一枯木僵立,遂谓东篱一维曰:“可问是老!”

  东篱一维曰:“草木无知,扣之何益?”

  灰狼坚持,东篱一维无奈,揖老树,具述始末,问曰:“若然,狼当食我否?”

  枯木轰然作响声,曰:“我杏也,昔日为人所栽之时,仅一核矣,然人食我肉,人妻子亦食我肉,且我老,又货我与市而不得,遂怒伐我枝,毁我茂叶,并将置我与木匠肆家具也,一身为人所用,汝却何德于狼,岂可免乎?”

  灰狼悦,复张利嘴,挥爪奋扑东篱一维。

  东篱一维急闪,曰:“狼爽约矣!矢询三老,今值一枯木而已,尚余二老,却何遽迫矣?”复与狼偕行。

  狼愈急,望道边老牛,曝日败垣中,遂逼东篱一维上前具陈始末以问之。

  老牛皱眉瞪眼,舐鼻张口,谓东篱一维曰:“老杏之言不谬矣!吾自少年时,筋力颇健,为人所做甚多,今吾老,人却欲货我肉,穿我皮,夫我昔日大功,今日却如此待我,汝却何德,岂幸免乎?”

  灰狼大喜,又张嘴,奋爪欲扑东篱一维。

  东篱一维面若死灰,垂死挣扎曰:“尚余一老,汝且勿速!”

  遥望一老农负锄而来,东篱一维大喜,跪拜涕泣,老农问之以故,东篱一维且谓以原由。

  然灰狼辩曰:“昔猎人追吾,姑娘救我之时,蜷我足,盘我尾,缚于麻袋中,压置于笋菇之下,实欲置我于死地尔!”

  老农谓狼曰:“若果如卿所言,却啖之有理,奈何汝体巨大,却是如何进得袋中?且须演示一遍于我看方可信!”

  灰狼欣然应之,依前样入麻袋,老农即缚袋口,卸锄于手,奋力砸之,狼遂毙。

  老农停手,谓东篱一维曰:“禽兽负恩于是,姑娘固仁者,然愚亦甚矣,仁陷于愚,固君子所不兴也!”言必大笑,东篱一维恍然大悟,亦笑,乃葬狼,负笋菇等物洒然而去。

  ※※※

  人物简介:东篱一维,生于灵气五指山中别有洞天府之一处人家,因染灵气之根,少时颇为聪慧机灵,然爱心时常泛滥,做事不经大脑思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长大后,外出游历,见识渐广,且功夫愈深,终名扬江湖,为瘦骆驼独霸一方之得力贤内助矣!

  

仙之怨
仙之怨
长生希望渺茫,古人悲歌,神州血乱,天地凋落,众生皆苦,恶灵肆掠,问着巅峰,葬断仙峡。  人不绝,道不只,千万年,正魔显。  一副争扎的血躯,那缕空性的灵魂,一股永不屈服的意志,一柄生死轮回的古剑,在那浩瀚神州大地,穿行于妈魔世界。而长生无望,古人悲歌,举世间灵气,欲寻长生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