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13章 这种情况不宜同房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8

少爷,你去哪儿?”吴妈都忍多嘴多舌问了一句,问完才会觉得不妥当。许以墨始终也没回过头,更为也没提问她的问题。吴妈看一看他的背影又看一看林夏花的身影,无言的叹了叹口气。吴妈的手许以墨一直没有回头,更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13章 这种情况不宜同房》精选:

少爷,你去哪儿?”吴妈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问完才觉得不妥。

许以墨一直没有回头,更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吴妈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林夏花的身影,无声的叹了叹气。

吴妈的手机响起。

她滑下接听键,边听里面的人问,边看着林夏花,皱了皱眉,浑浊的眼睛里都是无奈,她迟疑了片刻才回答,“……是。”

……

临见咖啡店内。

许以墨气场十足迈入店内,只一秒,他便看见了林豆蔻。

同时的,她也看见了他。

许以墨站在三米外,气场全开,身形颀长挺拔,衬衫领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小麦色的胸膛和锁骨。

对男人而言,这样既不会显得轻浮,也不会过于保守。

林豆蔻怔了一秒,虽然这张脸她看了不止一次,但每一次都能让她心动不已。

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她告诉自己。

即便一开始她是使用了一些计策,但这根本不影响她对他的爱,她想即使有一天他知道了真相也不会介意的。

毕竟,他是那么讨厌林夏花,又那么喜欢自己。

许以墨看了她一眼,瞳孔微眯,神情有些复杂。

下一秒,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入许以墨的怀里。

林豆蔻红着眼眶勾住他的脖子,“以墨,我想你,这几天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

她在他胸膛上蹭了几下,像一只乖巧的小白兔,男人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几分。

许以墨将她的小脸抬起来,她两行清泪挂在脸上,苍白的唇瓣还有微黑的眼圈都在彰显着她这几日的心情并不好。

轻声问,“你可是想清楚了?”

闻言,两条小臂松了松,林豆蔻放下双手,低垂着头,局促不安的绞着手指,轻轻道,“以墨,是我错了,我不该跟你闹脾气,只是我……”

她仰起小脸,睁着杏眸无辜又委屈的看着他,眼眶里泛着泪水,也被硬生生的忍着,远远看着就能让人顿生怜惜。

“我……我有苦衷的,进入演艺圈并不是我一开始的意愿。”

林豆蔻抬起头,快速的看了一眼男人,苦涩的抿唇,又迅速低下头,不安的缩着身子。

“什么苦衷值得让你跟我闹脾气?”他淡淡的问。

林豆蔻发现他们正站在走廊上,已经不少人在注视这一幕了,便让许以墨跟她坐下来。

她捧着一杯温开水,袅袅轻烟从杯中飘出来,氤氲了林豆蔻的表情。

抬头轻轻的看了一眼男人,这才缓缓道,“你知道的,我妈并不是妹妹的亲生母亲。”

她苦涩的笑了笑,红色的眼眶略微有些发肿,倒是有几分柔弱的感觉。

男人眉头皱起,神色也跟着冷了下来,“这事跟她有关?”

就连他也没有发现,一旦遇到有关林夏花的事情或者问题,他会很在意。

林豆蔻的神色有些慌张,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急匆匆的解释,“你别误会,我并没有责怪妹妹的意思。”

“只是我有一次听见妹妹跟妈妈说,她说,说……”林豆蔻迟疑着没有说出来。

许以墨有些不耐烦了,嗓音变得冷厉,“说什么?”

“她说她从小就担心我比她优秀,这样爸爸就会多疼爱我,她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所以跟爸爸说禁止我学习才艺,爸爸他,同意了。”林豆蔻眼神像是陷入了回忆中,嘴角苦涩的勾起,眼泪流了两行。

她的意思很清楚也很简单,许以墨不过深想就能想到林夏花的心机有多深。

不过是担心林豆蔻比她优秀会夺走父亲的疼爱,就让林父下达这种命令,又因为计谋得逞跟林母炫耀,没想到被林豆蔻听到。

许以墨眸光深沉,隐隐约约有些狠厉的模样,他不会忘记,林父是有多么疼林夏花这个女儿,所以林豆蔻今日所说的不会是假的。

当年,如果不是林父从中作梗,他现在娶的就不会是林夏花了。

“如今,我身无长技,除了进入演艺圈还能干什么呢?如今的我,对于未来只有迷茫。”林豆蔻捂着泪脸说完了她心里的话。

“对不起……我真的不该因为这个跟你闹脾气。”

一只大手递过来一张纸巾,林豆蔻接过,擦了擦眼泪,哽咽着把心里的苦楚吞了下去。

“从今往后,我不会让你再次受到伤害。”他淡淡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些平静,但里面的郑重是不容忽视的。

林豆蔻动容的扑进他的怀里,小声啜泣,像是要把以往的痛苦全都哭出来一样。

等她的心情慢慢平复,许以墨便叫了服务员过来。

“先生,我们临见咖啡店今天推出一个活动,凡是情侣的都可以享受到半折优惠。”

“请问,这位小姐是否是您的女朋友呢?”服务员面带微笑轻问。

听完,林豆蔻娇羞的低下了头,同时心里也正在等着他的回答。

许以墨眸色深了几许,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一张清纯靓丽的小脸,他下意识的就抿了抿薄唇。

时间过去了三十秒,就连服务员都疑惑的看着他。

许以墨收紧手指,缓缓道:“……是。”

医院里,医生敲门进入。

白大褂的女中年医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睛,看了一眼病例单,略微严肃的道,“许太太,您的情况想必也清楚了一些,您的肚子已经动了胎气,这种情况下实在是不宜同房,希望您能够好好听我的劝告。”

林夏花抚摸着肚子,眼神有些躲闪,迟了片刻才尴尬的回答,“我明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林夏花重新躺回病床上,吴妈正给她削着苹果,空气一片寂静。

林夏花接过苹果,眼神暗淡的轻问,“吴妈,他有没有说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她不愿意死心,她只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如此狠心。

“这……”

“少爷他没有说,只是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可能是因为公司太忙了,太太您别担心,少爷忙完了公事一定会回来的。”吴妈轻声安慰道。

她心里叹气摇了摇头,太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少爷就是不喜欢她呢?

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她这种下人应该管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只是,老太太那里……

吴妈正想着,林夏花的手机便响起来了。

声音有些刺耳的划破了病房里的安静。

林夏花苦涩的笑了笑,看见了来电显示后顿了顿才接起电话。

“妈……”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