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14章 许母派人监督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8

林夏花但是是低声叫了一句,那边就劈头盖脸的骂了回来。“林夏花,你知不明白自己是有身孕的人?”声音忽的拨高,隔著屏幕她都能体会到许母的怒火有多大。林夏花咽了咽口水“林夏花,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身孕的人?”声音忽的拔高,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许母的怒火有多大。。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14章 许母派人监督》精选:

林夏花不过是轻声叫了一句,那边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

“林夏花,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身孕的人?”声音忽的拔高,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许母的怒火有多大。

林夏花咽了咽口水,缓缓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勾以墨,你光顾着自己爽了,我的孙子呢你考虑过吗?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自私自利,完全不为别人着想的女人。”

“我们许家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可你呢,嫁过来三年,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出来,现在肚子里终于有了我的孙子,你倒好,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许母怒气满满和略带轻蔑的话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插在林夏花的心上。

她梗了梗,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乖乖的听着对方的骂语。

“你聋了还是哑了?”许母勃然大怒,自己说了这么多有什么用,对方根本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最让她生气的是林夏花竟然一点都不懂得安抚,像个木头一样说什么都没用反应。

若不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份上,她才不会管她呢!

许母握紧了电话,有些愤然,林夏花,你最好保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否则不管许以墨如何对她如何对那个孩子,她都不会管半分。

“……妈,我知道了。”林夏花低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丈夫不在身边,婆婆一通指责,没有一个人在乎她的感受,更没有人关心她的心情。

没人能够理解,出了这种事情,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都要害怕。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知道的话就不会做出这种败坏家风的事情了!”

“妈,这件事情我知道错了,但我并没有故意要伤害孩子,昨晚以墨喝了酒……”她开口想要解释解释,但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闭嘴,你这意思还是我们家以墨的错了,你自己耐不住寂寞竟然还把这件事怪在他身上,你可真有本事啊!”许母震怒,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呼吸也跟着急促了几分。

“好了,不用说了,你给我多注意我的孙子,万一出了好歹,我唯你是问!”

话落,电话就挂了。

吴妈看见她惆怅的表情心中有些不忍,主动站了起来解释,“太太,今天老太太给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我一时说不清楚她就拿辞退的事情威胁我,我……对不起太太。”

她的语气里确实有惭愧,愧疚。

林夏花苦涩的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我不会怪你的,这件事情即使你不说,妈早晚也会知道。”

吴妈叹了叹气。

病房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没等林夏花应答,有人便推门进来了。

一个大约五十岁的女人走进来,表情冷漠中带着一点不屑,头上盘了一个髻,手上拎了一个行李箱。

她淡漠的道,“太太,我是老太太派来照顾你的,在你还没有生下孩子之前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服侍你。”

林夏花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回过味来。

她苦涩的抿抿唇,说是来照顾她的,不如说是来监督她的。

“好,我知道了,你……”

“叫我于妈就可以了。”她冷冷打断了林夏花后面的话。

这个于妈正是之前她把许露露烫伤,许母让人把她赶出来的那个人。

林夏花知道,于妈在许母身边待了很多年,这次让她过来,说明她是真的“不放心”林夏花。

……

许以墨被林豆蔻带回了林家。

她以换身衣服为由上了楼。

许以墨翻阅着杂志,长腿优雅交叠在一起,矜贵得体,被挽起的衣袖露出一截精瘦健壮的小臂,青筋从臂上一路蔓延而下,成熟的男人气息不减反增。

楼上传来下楼的声音,许以墨抬眸,就见林豆蔻穿了一条纱裙,若隐若现的肌肤隐匿在黑色的纱上。

林豆蔻一把扑入男人怀里,勾住他的脖子,红唇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她埋在男人身上,细腻盈白的食指玩弄着他衬衫上的扣子。

如此近距离,她相信,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有所不应。

但她错了。

许以墨闻着女人沁香的味道,不知怎的,眼前一张脸与林豆蔻重叠在一起,他又想到林夏花肚子里的孩子,身上的火从一开始的波涛汹涌到全然熄灭不过短短十秒钟。

没有感受到男人的热情,她疑惑的轻问,“以墨,是我没有吸引力了吗?你对我,怎么,怎么……”

问到最后,她又有些难以启齿。

许以墨拍了拍她的后背,“没有的事,你不要多想。”

“那是为什么?”林豆蔻嘟着红唇,说话间,她半跪在男人身上,纤白的手伸入衬衫滑上,轻捻慢拢抹复挑,又将自己身上的裙子扯下半个肩膀。

可即便如此,身上的男人还是没有半分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感觉。

“豆蔻,你别这样。”许以墨开口,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和低沉,但比起林夏花来说,还是多了几分柔和。

他替她穿好衣服后便收回了手。

林豆蔻看着他的动作不带任何的犹疑,羞愤的从他身上下来,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咬着唇。

好半天,她抬起头来许以墨才发现她早已红了眼眶。

“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是处了?所以即便我回国这么多天,你依旧没有碰过我。”林豆蔻挤出几滴泪水,声音哽咽发哑。

那次办公室里被林夏花撞见也是一样,她总有种直觉,即便林夏花没有闯进去,男人还是不会碰她。

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知道了真相吗?

这个问题只是想想林豆蔻便觉得全身发颤,又觉得不可能,按照许以墨的性格,知道真相他不可能如此无动于衷。

大手替她轻拭泪水,“我怎么会介意,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你是我的女人。”

许以墨突然抬起她的下颚,薄唇凑了上去。

一个温柔缠/绵的法式热吻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再分开时,林豆蔻的脸已经涨红。

“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许以墨捏了捏她的鼻子。

林豆蔻羞涩的低了低头,破涕为笑。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