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17章 答应林豆蔻的试镜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8

楼下,许以墨双腿交迭,优雅高贵的坐姿和那隐约寒冽的寒意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感觉的神秘的感,像是黑夜中的吸血鬼王子,高贵的冷艳。他手里拿着一本以及最新的财经杂志,指关节明明就的手指缓缓地的翻他手里拿着一本最新的财经杂志,指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翻动着,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直到林豆蔻说出想让他陪着去试镜的念头。。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17章 答应林豆蔻的试镜》精选:

楼下,许以墨双腿交叠,优雅坐姿以及那隐约冷冽的寒意给了他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像是黑夜中的吸血鬼王子,高贵冷艳。

他手里拿着一本最新的财经杂志,指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翻动着,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直到林豆蔻说出想让他陪着去试镜的念头。

“可以吗?这是我的第一次试镜,我希望我的身边有你可以给我鼓励。”林豆蔻满怀期待的小心翼翼道。

在听完这话他的表情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众人皆知许以墨在安城的身份代表了什么,有他在的地方,没有人再敢出来自寻死路,他们都知道,对于这么一号人物来说,不敢惹是其次,惹不得才是最主要的。

因此安城的人也传出了一句话,宁愿得罪市长,也不得罪许以墨,他们之间的身份差距不止是一点半点的距离。

林豆蔻让他陪她试镜,但她真的不知道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人敢把她给pass。

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明知而为之?

许以墨微微蹙眉,他不愿把她想得如此不堪,在他眼里,她依旧是那个一心一意把自己奉献给他的单纯女孩。

而非心机深沉的女人。

指节翻阅到某个页面之际,他停下来,“这几日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

话以出口,林豆蔻的表情也微妙了起来,全身细胞都僵硬起来,许久才缓下来放松后告诉自己,他只是没有空而已,并不是借口。

所以她挤出一抹端庄的微笑,“没关系,你工作重要一些。”

如果许以墨抬起头来看,定能看见她笑容里面的逞强,以及不甘心。

他随意的“嗯”了一声,也没再说任何话。

林豆蔻见他沉浸在杂志中,以去房间休息为由离开了,转身后脸上才渐渐露出了怏怏不乐的表情。

她离开后,男人才抬起头来,目光停留在她背影上,许久许久才收回了视线。

许以墨收回视线之后,心思再也聚集不起来,甚至连杂志也看不下去。

许以墨烦躁的合上杂志,扔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盯着某个房间的门。

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林夏花的门前,眉头深锁不展。

单手口袋中,冷肃的气息中又带了一点随意慵懒,说不出的迷人。

刚走至门前三秒后,房间被打开,入目的是一张素面朝天的小脸。

平常就不怎么化妆的小脸并没有那些疙疙瘩瘩,反而平坦光滑细腻得不行,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让人有种爱不释手的错觉。

她身着一条米白色的过膝长裙,白皙嫩滑的手臂垂在身侧,脚上踩着一双平底鞋,身上散发着清香的沐浴乳的味道,他离得不远,鼻尖吸进一抹幽香。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底深处酿出原始的沉色。

诱得他有一种莫名的……

林夏花微微拧了拧眉,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开门就见到了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她原本打算去散步一会儿,吃饱了没有完全消化肚子还有些胀胀的。

“有事跟我说?”林夏花缓缓开口,淡淡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情绪。

“没有。”

闻言,林夏花迈开一步,见男人还没有让开,抬眸目视着他,偏头皱眉,似乎是在说既然没事,为什么还不让开?

“既然没事的话,那请你让开,还有,姐姐的房间在另一头,你走错了。”林夏花呼了呼气,冷冷掀唇说道,那双明亮的眸子里都是讽刺。

许以墨俊脸上的冰寒愈渐深厚,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沉声缓缓的问,“你要把你的丈夫推给别人?”

他出现在她的房门前,林夏花这个做妻子的非但没有一丝丝的高兴,还出言让他去安慰别人?

这是她的欲擒故纵还是丝毫不在乎?

听到这话的人唇角倏然溢出一抹笑容来,她轻轻笑着,“她可不是别人,是你从外面带回来的情人,我的姐姐,这怎么能是外人呢?”

她话里话外的嘲讽已经非常鲜明,几乎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许以墨,你怨怪我把你推给别人的那个人,是你自己带回来的!

林夏花觉得他这话真是可笑,他一心一意为了林豆蔻着想,回国赶走所有情人,又把人带回来,到头来还得怪她把他推开。

这可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察觉到她唇角的那一抹笑意,男人一双眸子定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底冷沉隐晦。

心里倒是莫名的掀起了一股波涛汹涌,他竟然没由来的想要发怒,想要搂住这个女人,狠狠的吻下去,缠/绵枕席。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说说你,堂堂许太太,性子软弱到丈夫都带着情人上门了还能这么冷静,这到底是你的故作姿态还是真的大方到可以把丈夫拱手相让?”

说着说着,他的眼眶竟然充满了猩红色,似是怒到极点,放在口袋的手也换成了狠狠扣住女人下颚的动作。

他这幅模样,竟然像极了一只发怒的野兽,没有了理性,只会依靠着本能去行动。

眼前有些陌生的男人让她感到害怕的同时也在黯然神伤,只是这些情绪都很好的被她藏了起来而已。

林夏花下意识的咬了咬唇,许久才轻描淡写的抬眸与男人对视,凉凉的眸子充满了无欲无求,“那,如果没有把那人当作丈夫呢?”

这一番话她说得极其轻松,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说完后手心里沁出了汗。

林夏花放在侧边的手微微蜷起,不再停留,绕过男人扬长而去。

留在原地的男人浑身冷沉,又透着一股阴鸷,可怕得让人退避三尺。

他狠狠攥住拳头,像是再也受不了一样朝着墙壁狠狠一击。

冷静下来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那头林豆蔻娇软软的声音响起,她问他怎么了。

听到这话,许以墨皱了皱眉,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丝连他也察觉不出的厌烦。

可林豆蔻是他的初恋,他爱而不能得的女人,他怎么会对她感到厌烦。

许是刚才和林夏花争吵后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他如是想着。

冷幽幽的黑眸盯着地面好一会儿,富含磁性的嗓音才低低响起,“明天的试镜,我推了工作陪你去。”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