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19章 刺激她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8

“妈,你说什么呢?夏花不可能会这么想的,好了,我去把菜端出,我们开饭了吧!”林豆蔻挽住林母的臂弯,笑了笑撒娇卖萌的语气地说。林母似被劝解住了通常,摇着头无可奈何的笑着说,林母似被劝说住了一般,摇着头无奈的笑着说,“你啊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跟我为她求情。”。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19章 刺激她》精选:

“妈,你说什么呢?夏花不可能这么想的,好了,我去把菜端出来,我们开饭吧!”林豆蔻挽住林母的臂弯,笑了笑撒娇的语气说道。

林母似被劝说住了一般,摇着头无奈的笑着说,“你啊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跟我为她求情。”

说到最后,又不争气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林夏花看见这一幕心中有些莫名的滋味,这两人一唱一和,将她置于尴尬的处境。

而且她们分明就是故意的,林夏花侧眸去看了看男人,他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她竟然发现男人的目光有些热和不明。

她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林母来到林家虽然明面上对她的关心也不会少,但她并没有从林母身上感受到母亲的感觉,反而与她有些疏离,到如今,林父去世后,她们之间的感情单薄得和陌生人相差无几。

“还不过来端菜,真的想让你姐姐和以墨饿着吗?”林母略微怒色,忍不住剜了她一眼,跟个木头一样,和她妈妈一样蠢。

林夏花目光深深地钉在林母身上,林母感觉到浑身不畅快的时候正要开口责骂,她又移开了目光,无声无息的进了厨房。

她不说,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林夏花深深的明白,她只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更是看在林父的份上,才忍住了不悦的情绪。

饭菜上桌,许以墨扫了她一眼,温润的脸上苍白了许多,紧抿着的粉唇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很是诱人。

林豆蔻注意到他的目光,心下惊慌了些,用眼神示意着林母该进行下一步了。

这一顿饭本就相当于鸿门宴,既然林夏花这么愚蠢,她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林夏花拿着碗正要盛饭,一个颇为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夏花,去把厨房那瓶酒拿过来,就在碗橱最上面。”

话落,她又突然笑着问另一个人,有些讨好的意味,“以墨啊,那瓶酒是豆蔻她爸生前最宝贵的,现在他不在了,我也不喝酒,那瓶酒我放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如就喝几口吧。”

她还没说完,林夏花就盛好了饭,重重的把碗放在桌上,淡淡的道,“我怀了身孕。”

那瓶酒放置的位置她也知道,她需要踩着凳子才能拿到,她如今怀了身孕,不可能用孩子去冒险。

“怀孕了又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想当年我怀着你姐姐的时候,也还是一样做菜洗衣服。”林母脸上的表情都难看了几分,这死丫头,拿着怀孕这个借口想要威胁她,殊不知她就是因为林夏花怀孕才让她去拿酒的。

“妈,你别为难夏花了……”

见事态发展成这样,林豆蔻不得不站出来拉了拉林母的袖子,提醒她别说下去了。

“夏花你也是,你也不是不知道妈的脾气,别再惹妈生气了。”林豆蔻去拉林夏花的手。

空气一瞬间凝滞,林夏花躲开,双唇染了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不如姐姐帮我去拿好了,这样妈也能消消气。”

话音刚落,两个女人的脸色都变了,那凳子,她们做了手脚……

“不用麻烦了,我等会要开车,不喝酒。”

许以墨皱眉,不愿再让这一幕继续发展下去,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似有些不悦。

“既然如此,我们快坐下来吃饭吧,菜都凉了,别辜负了妈的一片苦心。”林豆蔻忙出来打圆场面。

林母暗暗不满的白了林夏花一脸,这才坐下来,重新挂上了笑容。

这下林夏花再单纯也明白了,这个饭局并不简单。

至于目的,她想她很快就清楚了。

桌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林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许以墨聊天,而男人也只是“嗯”的几声,并没有多大反应。

“豆蔻,还不夹菜给以墨,他累了一早上了,吃多点补一补才好。”林母微笑的看着两人,越看越满意,自己女儿和这个优秀的男人才应该是一对的。

闻言,林豆蔻娇羞的偷偷看了一眼男人。

看着这一幕,林夏花心中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她此刻明白,即使自己再不满也不能阻止这一切,所以她也只是无声的夹菜,默默的吃着。

她的心情正好说明了两人策划这个饭局的目的,怀着孕,被这么一刺激,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心里不舒服。

见她这幅样子,男人眉心一紧,看着她淡定的吃饭,他只觉得心烦气躁,口中的食物也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直到碗里空了一半,林夏花才放下筷子,正要离开之际,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在众人凝望之时,她只能顶着压力接起来。

“夏花,晚上有空吗?我有两张服装秀的入场券,不如陪我去看看?”电话那头是一个磁性的男声,低沉好听的声音犹如大提琴般缓缓流转在耳边。

“我……”林夏花为难的开口,他们不过是两个不生不熟的人,再加上他对自己有那种想法,她必须让他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正要拒绝,许以墨已经不满的重重扔下了筷子,冷声道,“林夏花你别忘了你是林太太,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现在竟然这么不守妇道,还想要去跟其他男人鬼混!”

话很难听,林夏花也成功的黑了脸,握着手机,蓦然收紧。

“你能把情人带回家,就不许我出去鬼混?你面子真大,请恕我不从。”

她讥讽回去,下一刻,对着话筒缓缓道,“我晚上有空……”

男人浑身阴沉沉,浓眉皱起,冷眼看着她的动作,从鼻腔里哼出一声。

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危险的翘起,他早就警告或贺非鹤,让他不要纠缠林夏花,既然他如此不识趣,就别怪他手下无情!

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僵冷。

一股来自男人的强烈的压迫感让林夏花觉得呼吸困难,心中也气了几分,口中苦涩。

收回手机,她淡漠的抿唇,从桌上起来,转身而去。

桌上的两个女人对这个结果无疑是满意的,两人无声的交换了眼神,都从双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和得意。

只是,林豆蔻忽然从男人的眼中察觉到了一丝不明的情绪,她突然有种不安感。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