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0章 没有门那有窗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8

林夏花回家去换了身衣服。一件稍稍宽松度的上衣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白色帆布鞋,她素颜朝天,一身干净利落。她后转身去打开门,手搭上门把上,却怎么都转不开。她被锁上在屋里了!动一件稍微宽松的上衣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白色帆布鞋,素颜朝天,一身干净利落。。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0章 没有门那有窗》精选:

林夏花回去换了身衣服。

一件稍微宽松的上衣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白色帆布鞋,素颜朝天,一身干净利落。

她转身去开门,手搭上门把上,却怎么都转不开。

她被反锁在屋里了!

动作利落的把包整个翻过来,她匆忙找到手机,找到许以墨的电话号码拨过去。

“是不是你干的?”心底有种烦躁逐渐在上涨,她只觉得气闷。

许以墨的声音低沉,富含磁性,从电话那头逐渐蔓延开:“是我,那又怎么样?”

“许以墨!你别太过分!”她脑中的神经紧紧绷起,握紧了手,指甲嵌入掌心,泛着丝丝疼痛。

“我过分?”许以墨轻笑,“你没这个资格。”

林夏花的声音拔高,紧握的手愈发的用力,咬牙,“你凭什么限制我!”

“凭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一天没离婚,你就必须受限。”

他的声音骤然变冷,添了几分压迫。

林夏花冷笑一声:“我这辈子都不会签字的。”

她挂了电话,咬牙切齿,发泄一般的将手机砸向对面的橱窗,眼底多了些歇斯底里。

听到它“啪”的落地声,终于恢复了些理智。

既然他不同意,那她还就去定了!

林夏花冷静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的大开的窗户眼睛一亮,走近了才想起这里二层楼高。

她往下望了望,不远处就是一棵树,树的枝丫有些或粗或细蔓延到了这里。

林夏花紧紧锁眉,向外探了探身子,打量着高度,终于迈出窗户,踩在细长的横栏上,向空旷的地方缓慢移动。

锁就锁吧,她还能爬窗。

二层楼不算太高,起初还顺利,最后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时,不小心一个脚滑,狠狠摔在地上。

林夏花吃痛,手腕险些擦伤,白色的上衣多了几出泥印,柔顺的长发中还夹杂了几片摔过树杈边的叶子。她咬牙站起,不能在这里多逗留,现在算是偷跑出来的,如果被许以墨看到,估计再被关回去,就连窗户也一并锁了。

林夏花回头望了一眼许家,咬紧下唇离开了。

等林夏花一身狼狈匆忙到服装秀的会场,打量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贺非鹤。

会场边上,挺拔的身姿和俊朗的面庞格外引人注意。他脸上写满了着急,时不时朝门口张望着。

贺非鹤看到她那一瞬,眼里亮了亮,大步走来,关切:“怎么了?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林夏花摆摆手,语气平淡,随手抓了两下头发,勉强正了正,才开口,“我没迟到吧?”

“没有。”贺非鹤伸手,想拉住她,“那走吧,正好我们一起去会场。”

她躲开了贺非鹤伸来的手,开口:“我不太和别人接触。”

贺非鹤点头,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还是扬起温和的笑容圆场。带着林夏花往会场的入口方向走去。

她往会场里走,余光仿佛突然扫到了什么,明显一怔后迅速看去,眼中倏然多了几分诧异。

那个人,好像是许以墨!

原本她因为看错了,揉一揉眼,又看清高大身影旁边那娇小依人的身形,心下了然。

她唇角淡淡牵起一抹弧度,满是嘲讽。

看看,这就是她的丈夫,不让她出门,原来是自己带了女人。

她还没收回视线,许以墨就看过来了。只一眼,她就能确定他看到她了。

许以墨一怔,沉了脸,刹那间眼底掀起一片波澜,眸光直直的朝她这边看来,危险的讯息蔓延。

林夏花微微皱眉,心底冷笑。

他生气?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没一会儿,他身旁的女人也转过身。

林豆蔻!

林豆蔻身上是淡粉色的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脸蛋愈发的娇媚,格外的动人。

看到她,一怔后迅速扬起笑容[矛盾点,男主和女配的亲昵,女配的出色,林夏花的心情],拉着许以墨过来打招呼。

“夏花,你也来了,好巧。”林豆蔻挽着许以墨的手,和他姿态亲密,仿佛在宣告占有权一般,继续开口,“没想到我们约的是同一场,那没准到时候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呢。”

林夏花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许以墨定定的在她和贺非鹤之间打量了几眼,眼中传来几分警告的意味,唇角稍稍扬起弧度,透着嘲讽,开口毫不留情。

“来的还真准时。”

林夏花冷笑:“至少,我明白最基本的守约,也不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

“守约?”许以墨沉了脸,发狠的咀嚼着这两个字,视线依紧紧锁着她,眼中的危险不言而喻。

“守约的前提下还不如学学尊重,穿成这样也是你对邀请者的尊重?”

她一顿,反驳的话堵在喉咙口,呛的她有些生疼。

的确,她一身普通装束,身上的衣服还多了擦不去的泥痕,脸上也没有任何精妆,与他带来的林豆蔻天壤地别。

林豆蔻一举一动中都携着气质,千娇百媚又带上几分端庄大气,两个人站在一起格外的登对。

贺非鹤神色一变,眼眸暗沉下来,稍稍向前一步护着她,开口反驳:“表哥,她是我请来的,指教的话还是改天吧。”

“表弟,这是我的事。”许以墨眼底的不悦清晰,不耐烦的开口。

“表弟”这两个字压得格外重,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

“今天夏花是我请来的朋友。”贺非鹤丝毫不见退缩。

许以墨微微眯眼,眼中的危险气息逐渐扩散。

眼中手边林豆蔻察觉不对,轻轻拉了拉他:“算了,以墨,别在这里。”

这次难得许以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林豆蔻身上,冷冷的瞥了她们一眼,眼眸中的温度降至零点,周身裹着冷气。

林夏花和许以墨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欢喜的和温柔的模样没见过,暴怒和嫌恶倒是不少。

他这个样子,显然就是暴怒的前兆。她不怀疑,如果这时候多说一句,一定会激怒他。

脑中在拼命思索着怎么离开,她还没想出来,就听到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一连串流利的英文朝着他们这边砸来。

“许先生,你来了!”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