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2章 你送她?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她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看。许以墨正望着她,眼中好像有些很复杂,但最后仍是略一点点头,说了一句:“好好的做。”林夏花一顿,既没点点头也没摇摇头,紧跟随麦克利去了后台做准备好。时间紧许以墨正看着她,眼中似乎有些复杂,但最后仍是略一点头,说了一句:“好好做。”。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2章 你送她?》精选:

她停住脚步,回头看。

许以墨正看着她,眼中似乎有些复杂,但最后仍是略一点头,说了一句:“好好做。”

林夏花一顿,既没点头也没摇头,紧跟着麦克利去了后台做准备。

时间紧迫,林夏花匆忙的了解了走秀的过程,在工作人员的提醒和麦克利的鼓励目光中,深吸一口气,终于走上台。

依循着刚学会的步子走到舞台中央,按着记忆中的模样摆了两个pose,林夏花心中谨记着麦克利嘱咐的。

‘你只要记住,你是一个精灵,保持你的高傲和矜贵就可以了,它们很适合你。’

高傲?矜贵?

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那些不是早就被许以墨消磨的一干二净了吗?

她眼中神情淡漠,在台上,第一次恢复了她的矜傲。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离的有些近的,她隐约能听到几句话。

“那是哪个模特?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看看能不能多拍点!这个模特我觉得以后可能会红!”

“那个人好仙啊!”

“……”

她面不改色,只顾走完自己的路,回身时依旧淡然从容。

精灵服饰的尾摆有些长了,她初次穿,还不太适应。

踩着高跟鞋,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踩住了尾摆,在距离地面高一米多的台阶上,摇曳的衣裙舞动,仿佛失去重力的精灵,向下坠落。

林夏花慌忙抬手,试图侧过身子减轻疼痛,意料之外,竟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接住她的人手很稳,在确定她站稳后松了手。

她抬头,只看到站在一旁依旧淡漠的许以墨。

林夏花抿唇,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赶来的麦克利打断了微妙的气氛。

“林小姐!你表现的真是太好了!甚至比我原先定的模特还要好!”

林夏花微微颔首,语气恭敬:“能帮上您的忙就好。”

麦克利眼中闪过些别的,开口带了商量的语气:“不知道林小姐你有没有想法来签约?”

“可能是我说的太直白了。”麦克利想来想去有些不妥当,补上几句话,“我觉得你很有潜力,你愿意来签约吗?可以做我的专属模特。”

麦克利的专属模特,名誉和名声,以及实力,都不是随便说说的。

林夏花心下一犹豫,还没做出决定,耳边熟悉的低沉嗓音响起。

“她不签。”

“不签?”麦克利有些困惑,偏头看许以墨。

“麦克利先生,很抱歉,她是我的妻子,因为家庭的一些原因,不方便作为模特发展,请见谅。”话语听上去恭敬,神情却看不出任何的歉意。

麦克利转念想清楚,遗憾的点头。

林夏花在身边,一言未发,就听着这个男人给她定了方向。

她抬手试图想说什么,又放下了。

这个男人,喜欢听话的女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服装秀上继续简单的客套了几句,她转身去卸妆换了衣服,等她回来的时候,服装秀也开始散场。

贺非鹤唇角带笑,看着她眼中多了几分悸动。

这就是他一直都喜欢的女人,身上依旧有闪耀的光芒,只是……

他握紧了手,不甘从眼底闪过。

为什么就嫁给了许以墨!

心底千回百转后,面上仍旧保持的冷静,上前关切的问:“夏花,我送你回去吧!”

林夏花一顿,偏头往他这边看,几乎脱口想答应的时候,被另外一道冷然的声音打断。

“不行。”

林夏花对这个声音有些敏感,一回头,赫然看到许以墨站在面前,周身散着冷气,语气强硬。

“我只是送她回去。”贺非鹤脸色也有些难看。

“你送她?”许以墨尾声稍稍上扬,分明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却隐约让人感觉到丝丝危险。

身边男人的变化,女人是最敏感的。

许以墨话才说出口,林豆蔻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朝他们这边多打量了几眼,看清许以墨有几个瞬间将视线放在林夏花身上,登时脸色有点难看。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许以墨,要顺着。

越违背着来,他可能会对林夏花兴趣越大。

林豆蔻握紧手,眼底划过不甘,只是呼吸了几回合后终于冷静下来,缓缓吐了一口气,维持着一贯的笑容,圆场。

“以墨的意思是,他和夏花要回同一个地方,所以方便。如果你方便的话,不如送一下我?我还没人送呢!”

这一句话出口,她还盘算着许以墨开口反驳的话,她应该如何下台阶,却没想过,许以墨脸色稍稍缓和,但一言不发。

贺非鹤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微微皱眉,没接话。

林豆蔻余光扫了一眼,只看到许以墨一如既往的淡漠,再看林夏花,心底都了两份恨意。

如果今天在台上的是她,林夏花就不可能会引起许以墨的注意。

“不能送我吗?不能的话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吧。”她脸上仍旧笑盈盈。

贺非鹤略微一点头,做足了客气的模样。

许以墨还是带走了林夏花,看她安静的跟着自己到了门口。远远看着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门口,开了后门,秉着一贯的绅士风度让她先进去。

林夏花微微一顿,还是进去了。

她挨着车门,很近,仿佛是在刻意远离许以墨。

倒是许以墨,淡淡的看着前面,忽略了司机,缓缓开口:“在台上呆的还不错,看来是找到能用的地方了。”

她的确给了他一个惊喜,惊艳了他的眼。

现在看去,眉眼中的淡然也掺杂了漠然。

林夏花稍稍弯了唇角,带着点嘲讽,缓缓开口:“我有没有用,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带满火星味。

她倒是觉得,许以墨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嘲讽。

“林夏花,你最好缓缓你的情绪,不是谁都和麦克利一样缺一个模特。”许以墨微微皱眉,却意外比以往多了几分耐心。

“我一直都这样。”林夏花说完这句话,想起在场上他对林豆蔻的肯定,唇角微微下撇,“你如果不满,可以不看。”

许以墨微微皱眉,淡淡开口:“你还是许家夫人。”

许家夫人,许家夫人!

如果没有这个名头,她根本不会被他多看一眼。

林夏花笑的悲凉,凉凉开口:“既然你只是……”

话音未落,手腕倏然传来一阵力道,她被狠狠拉入怀中,被迫抬起下巴,唇上倏然覆上一阵温热。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