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3章 要不要去试试学设计?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一直到许以墨松手手松绑她的身后,她都没能回过神。上次,是许以墨,吻了她吗?事情来的太忽然,林夏花措手不及,心脏却不不争气的在低沉跳动。等她终于等到回过神,就听见耳边传来刚才,是许以墨,吻了她吗?。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3章 要不要去试试学设计?》精选:

直到许以墨松开手放开她的身后,她都没能回过神。

刚才,是许以墨,吻了她吗?

事情来的太突然,林夏花措手不及,心脏却不争气的在急促跳动。

等她终于回过神,就听到耳边传来的熟悉声音,带着低沉和略微的沙哑,缓缓吐露一个字。

“吵!”

刚才的气氛崩塌瓦解,只剩下一些微妙在其中发酵。

林夏花没说话,别过头,眼底的情绪却复杂了几分,心底的情绪却按捺住了。

她猜不透许以墨的心思。

许以墨再没有其他动作,这一个吻也没改变任何东西,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她仍旧一如既往的生活。

即使身上顶着许家夫人的身份,但她依旧做不到单单坐在许家不劳而获,如果是急需用钱,对着许以墨,她也开不了口,好在连然请她去婚纱店。

林夏花算准时间去上班,到了地方就安安静静,恪守本分。

婚纱店的门是自动门,林夏花只需要住在门口附近,等着客人来。

自动门一开,就会有小型的铃响,能准确的提醒她。

林夏花坐在台前,打量着前面的婚纱有些发怔,被耳边的一阵铃响传的回过神来。

她一抬头,入眼看到一个女人急急忙忙的进来,直接往前台方向来。

女人瘦瘦高高的,有些雷厉风行的感觉。

她还来不及说上一句欢迎光临,就被那个女人抢先开口。

“你们这里前四天预定的婚纱可以拿了吗?”

“可以,请问您的名字是?”

办完手续,林夏花在前面领路去拿婚纱。

她打开柜门,才拿出来一点,顾客就抢过了,她速度太快,林夏花还没能拿出来婚纱全部,她已经扯出来了。

这么匆忙,林夏花几乎以为她是在赶着去结婚现场。

尽管动作小心翼翼,林夏花还是隐约听到一阵微弱的声音。

“刺——”

婚纱拿出来了,那人才冷静下来,拿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平静下来。

“这件婚纱我今天拿走。”那个女人开口,“做一遍最后的检查我就提前带走了。”

“好的。”林夏花点头,语气恭敬,伸手接过婚纱,逐步检查过去。

果然,在裙摆处,有一个小口子,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没等她开口,那名客户已经眼尖的看到了。

“这里怎么多了个口子?”

她好心提醒:“可能是刚才拿的太着急了。”

客户抬头直接问:“现在能补好吗?”

林夏花望着婚纱裙摆处,略一思索,和客人说了几句,直接去了前天,拿了备用的针线,当着顾客的面征得修补的同意,才在婚纱上开始穿针引线。

如果是将婚纱重新修补,到看不出破损的那种程度,根本来不及,现在已经下午了,修补好最快也要明天上午。正巧她会一点针线活,补到看不出明显的瑕疵,她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顾客看着她动作娴熟,却还是微微皱眉,仍旧不放心。

直到她亲眼看着林夏花飞快的补好这个瑕疵,为了更好的掩盖,在上面秀了个花朵形状,看上去仿佛和原来没什么差异,眼底才划过一抹惊艳和感慨,感慨民间出高手。

“你的针线活很不错啊。”顾客忍不住上前说一句。

林夏花略一点头,唇角洋溢着浅笑:“谢谢夸奖。”

“手艺不错啊,花也放的好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个手艺。”

林夏花下意识抬头向后看,入眼是略显熟悉的脸。

是连然。

唇角的淡笑扬起,她淡淡开口:“这是小事,又不用特意说出来。”

“诶,”连然应了一声,建议带了几分玩笑和认真,“你要是去专业学设计,应该会不错。”

林夏花收了手上的这根线,唇上一贯的淡笑,缓缓开口说:“也许吧。”

去学设计?

她想起之前麦克利,碍于许以墨的原因,背地里给了她一张名片,上面的联系方式写的清清楚楚。

她还记得麦克利向她发出的邀请。

“我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能合作!”

麦克利的设计,是众多人认同的。

她动摇了。

说实话,她更向往设计这一行业。

连然的话点到为止,夸了几句后确认婚纱的流程,,看着这门交易成功。

林夏花收拾了全部的东西,继续坐在位置上等客人。

只是她下意识的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包,在小包里翻来覆去,终于找到那张名片。

名片封面设计很简单,色彩搭配也清新,上面金色的大字显摆着。

‘麦克利xxxxx’

她双手紧紧捏着名片,略一犹豫,还是暂时放回了包里。

林夏花不清楚犹豫的真正原因,更不知道,她犹豫的东西,多的是人惦记着,其中就有她的姐姐。

林豆蔻依旧和许以墨保持联系,只是最近开始感慨起来,麦克利的成绩和钦佩。

“如果愿意和麦克利先生合作,哪怕是随便一个代言,我都觉得心满意足了。”林豆蔻说的卑微,“麦克利先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我排不上,连合作都没有可能吧!”

许以墨微微皱眉,只是转瞬即逝。

他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安慰了林豆蔻,没给出任何承诺。

依着直觉,林豆蔻是想通过他来走一条捷径。但林豆蔻以前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林豆蔻有所察觉,苦笑一声,徐徐开口,话语中带了些伤感:“不过我也就是说一说,你别当真,那天我都没能入麦克利先生的眼,反而夏花更好,更别说是现在了,可能是我真的比不上夏花。”

“别乱想,你比她好很多。”

安慰没什么用,林豆蔻始终闷闷不乐。

“她可以的,你照样也可以。”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悦耳。

许以墨眼中划过一道暗光,转身拨了个电话。

林夏花那个女人都可以,为什么林豆蔻不行?

“喂?”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