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4章 你不就是想让我碰你吗?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你好,霍兰先生!”“你是,许以墨先生?”霍兰听出了这是谁,不急不缓的回应。许以墨应了一声,寒喧了几句,直抵主题。“据说霍兰先生前段时间在找一些品牌代言人,还在愁许以墨应了一声,寒暄了几句,直入主题。。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4章 你不就是想让我碰你吗?》精选:

“你好,麦克利先生!”

“你是,许以墨先生?”麦克利听出了这是谁,不急不缓的回应。

许以墨应了一声,寒暄了几句,直入主题。

“听说麦克利先生最近在找一些代言人,还在愁找不到人?”

“林夏花小姐要来?”麦克利几乎迅速察觉到了他的真实用意。

许以墨微微皱眉,不悦一闪而过,只是很快收敛好,沉声否认:“不是她,我有别的人选推荐。”

下午的太阳看上去还有些烈,许以墨禁不住稍稍扯开衣领,心底逐渐浮起一两分烦躁。

“抱歉,许先生,如果不是林夏花小姐愿意答应合作,其余人,我暂时还没有考虑。”

意思很明白,林夏花答应一起去合作,他才会考虑一下。

说来说去,还是一个林夏花。

许以墨压抑住脾气,和麦克利先生客套几句挂了电话后,眼底深沉的情绪如墨水般逐渐晕开。

麻烦的是,麦克利的身份地位也是公认的实力才拼搏到现在,有了成就。

这件事还真不是他随便说说就能解决的。

但是偏偏,林豆蔻想要他合作的一席位置。

许以墨觉得头疼,伸手按紧太阳穴,缓缓旋转,稍稍放松后。唇角抿直,心底有了思量。

时间走的不慢,到了下班时间,林夏花依旧没纠结出一个决定,干脆就这样继续拖下去,暂时放弃了想法回家。

一到家她就察觉不对,也许今晚是出了什么事,总觉得许以墨意外的不对劲。

例如,对她和颜悦色,再严重点的,就是问些贴切的生活问题。

和以前视她为脏秽物品般的许以墨几乎判若两人。

但是偏偏,这份嘘寒问暖却让她有了动容。

她对他的感情,是真的!

“其实你可以不上班,我还能养得起你。”

她跟着许以墨身后到了餐桌边,听到这句话,心底还是忍不住一跳。

许以墨说这句话,虽然是风轻云淡,但却好像注入了几分感情,让她觉得温柔,却又似乎有几分虚假。

就像是一个编织完美的梦境,散发着罂栗一般的诱惑,诱惑她沉沦在谎言中。

林夏花没有戳穿这一份虚假,只是不轻不重的避开了,没留下一点错处,从善如流。

他没多在意她的态度,只是一颔首,亲自去给她盛了一碗汤,小心的端到她面前。

修长白皙的手在碗的边缘摩挲,将这一晚汤递到她面前,小心放下,语气也尽是温柔:“慢慢喝。”

林夏花用汤勺稍稍搅拌了一下,却意外看到里面还有核桃,她多看了几眼,一言不发,对汤一动没动,放下汤勺,似乎是问什么,却又硬生生吞咽下去了。

即使这次的温柔来的太突然,但她还是不想打破。

反正都是他构造的,为什么自己要去打破?

现在的气氛,是她嫁到许家这么多年后唯一的温馨。

等的时机差不多了,许以墨终于开口提出。

“你还记得麦克利先生和你提过的合作吗?”

林夏花握着筷子的手一顿,不详的预感逐渐浮上来。

“记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的合作,就是他爽快的拒绝了。

许以墨声音低沉,逐渐在耳边响起:“你去试试。”

她一顿,一时间没回过神。

许以墨不急不缓的开口。

“麦克利先生挑人一向苛刻。”

她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他,心底却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你和麦克利先生合作了,你姐姐也会一起去,既然你们是姐妹,稍微注意一下。”

一切的温柔在这时候被撕裂的干干净净,还是露出了一切。

果然。

脸上的神情有些绷不住,林夏花冷笑,眼中的失望清晰明白。

“你是想让我去答应和麦克利的合作?”

许以墨微微皱眉,对她眼中的失望觉得不舒服,但到底还是点一点头。

林夏花唇角的弧度开始上扬,温度却冷了不少,声音也多了几分冲动和恼怒:“许以墨,既然你知道让我去答应合作会帮到我姐姐,那你知道,我对核桃过敏吗?”

眼前的男人微微眯眼,低头看去。

她目光直接,不躲闪也不逃避,直直的对上他,眼中多了几分质问。

质问?许以墨微微皱眉,没想出有什么不对。

“你给我的汤里面,就有核桃。”

林夏花笑得悲凉:“你的温柔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我是不行了,你另找他人吧。”

只一句话,就足够让许以墨变了脸色。

他咬牙切齿,有些不耐:“林夏花,你最好别蹬鼻子上脸。”

“你还是和麦克利先生好好说吧,既然当初你帮我拒绝的那么干净,那现在自己和麦克利反悔也比较方便,我不拦你。”

她知道,就凭他的自傲,怎么可能放下自尊心?

几句话下来,她终于成功挑怒了许以墨。

许以墨微微眯眼,眼中多了几分危险,打量着她,倏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大力的一把将她拖到沙发边,伸手按住肩,直直的往沙发上压,随即整个人附身而上。

一切的发生来的都太突然,林夏花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多了一种压迫感,带着一种危险扑面而来。

身上的男人只是冷笑,伸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毫不留情。

林夏花慌了,慌乱中堪堪拦住他的手,嘶吼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许以墨唇角的弧度透着冰凉,高高在上的语调是她熟悉了好几年的,“你不就是想让我碰你吗?”

他一把甩开她的手,伸手从衣领处大力的一拽,衬衫的一排扣子都被扯掉,零零落落的散在沙发上和地毯上。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