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6章 你是不是故意的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许以墨给了她晚上的准备时间,她花来完成4自己的设计图。最后,在许以墨的铁青的脸色下,做了点护肤,早的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拉去了摄影棚。当林夏花完好无损的站在麦克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拉去了摄影棚。。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6章 你是不是故意的》精选:

许以墨给了她一天的准备时间,她花来完成自己的设计图。最后,在许以墨的阴沉的脸色下,做了点护肤,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拉去了摄影棚。

当林夏花完好的站在麦克利面前时,他说不出的兴奋,上前打招呼。

“林夏花小姐,你好。”

“化妆师在隔间等,你要现在过去吗?”

麦克利直奔主题,迫不及待。

林夏花打过招呼,去了隔壁的房间。

林夏花离开了,留下许以墨和麦克利,麦克利才慢悠悠感慨。

“原来和林小姐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都是看麦克利先生的意愿。”

“嗯。”他当然记得。

林豆蔻底子也不差,再加上有林夏花,他不亏。

林夏花换了衣服,站在镜子面前有些发怔。

也许是因为上一套精灵系列衣服的缘故,这次麦克利给她选的衣服偏近精灵那种风格。脸上化了精妆,头发也做了淡卷,一缕缕搭在肩边,看上去柔和不少,却又透着一贯的冷清。

看上去,和上次差不多,依旧是这张脸,这个神情。

这次过了,许以墨应该会很满意吧。

她抿唇,握紧手转身向外走。

推开门,走到麦克利身边略一点头,声音清越:“麦克利先生,我准备好了。”

麦克利侧头看,眼前一亮,打量了许久,眼中满意,指着一边开口:“你去那边的棚子里,要是动作不会的话,有动作指导在,放松展现最好的一面就行了。”

林夏花点点头,多余的一眼都没看许以墨,转身去了摄影棚,站在边上听动作指导来讲解动作。

她没注意到,许以墨的目光牢牢的盯在她身上,眼中的微妙逐渐上涨。

从动作指导那边价格全部动过铭记于心,到摄影棚中心,依着动作和嘱咐的神情,逐渐开始摆动作。

摄影由麦克利亲自上场,这足以见证麦克利对这一套片的重视。

麦克利找了几个角度,手指却在快门键开始犹豫,几次尝试后再放下相机时,脸上的喜悦悄然褪去,逐渐摆上严肃,眉毛微皱,看着场上的林夏花很久,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在场的一些人经验多,看到麦克利放下摄影机的那一刹那就知道,林夏花没戏了。

麦克利招招手,让林夏花过来,失却了先前的热情,全都转成严肃,连同在一边的许以墨一同说。

“林夏花小姐,你的状态不太好。”

这句话一出口,许以墨就看向了林夏花,唇线抿直,眼底开始暗沉。

麦克利照旧说下去:“你之前在现场,很独特,有独一无二的光芒,但是现在没了。”

“就像是为了金钱的交易才来的,我要的模特,就是要那种光芒,而不是单纯的看脸和身材。”

“林夏花小姐,我很高兴你过来合作,但是很遗憾。”

意思再明白不过,林夏花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合作失败。

现场一时寂静,许以墨反应最快,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他什么结果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林夏花会不合格。

她不合格,就没有能和麦克利谈话的条件了,但如果现在还奢求一点机会,可能会引起麦克利的反感。

一时间,他难得有些犹豫。

最先开口的反而还是林夏花,她识相开口:

“麦克利先生,辛苦你了,这次很抱歉打扰你的时间。”

麦克利挥挥手,客气的回了一句:“等你重拾光芒的时候,我欢迎你来。”

这一句话虽然和之前差不多,却多了生疏,冷却了大半的热情。

一个人被否认,就很再回到之前的肯定。

谁都能看得出来,麦克利现在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许以墨脸色一变,迅速恢复一贯的淡漠,情绪已经冷静下来,依旧保持着他的风度和礼节,不急不缓的开口:“既然这样,那我先带她回去了。”

麦克利点头,客气的站起,和许以墨说了几句。

等林夏花换了衣服卸了妆出来,许以墨微微点头,维持着最后的风度带着林夏花出场。

走出会场,许以墨的脸色才赫然变了一个色。

回家的一路上,许以墨始终沉着脸,眼眸暗沉,一直到了许家。

林夏花却意外的有些轻松,身上的重担仿佛卸掉了一些。

她打算回房间,也不打什么招呼,直接往楼梯上走,却意外的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手腕被人紧紧箍住,生疼生疼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反问句,只是单纯的陈述这个事。

林夏花只觉得心脏处似乎闪过一阵针扎的疼痛,唇角泛起一抹苦笑,一把甩开手,却没成功。

“我故意的?我故意的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就是不想让豆蔻有这个机会。”许以墨眼眸深沉,直直看着她,眼中的锐利几乎要扎破她的忍耐。

林夏花深呼吸一口气,唇角泛起冷笑,言辞尖锐:“许以墨,你别拿你的心态去衡量别人。如果我拍了那一套宣传片,我的好处不一定比林豆蔻低。”

许以墨一时哑口无言。

的确,如果她成功了,麦克利应该会将重心放在她身上。

“我尽力了,但是今天没通过,那怪不得我,麦克利说的光芒,我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掷地有声,言辞中坚持。

许以墨凉凉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的开口:“你会不明白?你当年能不顾一切抢你姐姐的位置,现在照样能牺牲一切压制豆蔻。”

“所以在你看来,我就是那样的人?”

“难道不是吗?”他反问。

林夏花笑的悲凉,开口已经多了几分挫败:“随便你吧,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我说再多你也不会信。”

许以墨要说出口的话一时卡在喉咙口,半天没能说出口。

眼前,林夏花站定在楼梯口,直直的看过来,眼中情绪莫测,声音多了几分凉意。

“许以墨!”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