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7章 我欠的,当做偿还好了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许以墨!我说我也没,我就也没。”“你信不信,我管将近,虽然我答应下来你的事了做过了,你答应下来我的事,我也希望能你会去严格遵守!”她明白,许以墨那样自豪的人,会做出尔反尔的“你信不信,我管不到,但是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过了,你答应我的事,我也希望你会去遵守!”。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7章 我欠的,当做偿还好了》精选:

“许以墨!我说我没有,我就没有。”

“你信不信,我管不到,但是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过了,你答应我的事,我也希望你会去遵守!”

她知道,许以墨那样骄傲的人,不会做反悔的事,但她还是不安心。

许以墨沉默片刻,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底失望,周身散着冷意,转身离开。

许以墨的态度让她捉摸不透,在他离开后,心底却仿佛卸下一块重担,轻松之余又意外的涌上些微妙情绪。

他从来就没信过她,她也不想再强求了。

只是总感觉,还有哪里不太对,好像会出什么事。

她不知道,许以墨一出门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对面的女音婉转动人。

听到这个声音,他心底的那些烦躁彻底涌起,又硬生生完全压住。

“豆蔻,你在哪?”

“我在家里,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现在过去。”他听到对面应了一声‘好’,挂了电话,手搭着方向盘,觉得有些闷的慌,干脆伸手解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注视着前面,天神精心雕琢的面容隐隐透着烦躁,凝望着窗外许久,终于一踩油门。

黑色的劳斯莱斯向前奔去,眨眼间消失在宽敞的马路尽头。

林豆蔻站在门口,已经开始等候,心底有些忐忑不安。

许以墨这个时候来找她,应该是麦克利那边的事情成了。

只要代言了麦克利的衣服,她离娱乐圈就更进一步,便捷不少。再加上有许以墨做后台,不愁得不到什么。

林夏花是什么性子她清楚,只要她把握的好,林夏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抓住了许以墨的心,许家夫人的位置也只是唾手可得。

她还在构想着以后的生活和打算,构想到一半,就听到眼前传来的熄火声。

林豆蔻一抬头,正巧看到从驾驶座出来的人,一身深色风衣,走路之间携带着几分果敢,那个男人眉眼中满是柔和,压抑了潜藏的一点烦躁。

光看外表,谁能知道他是商业界吃人不吐骨头的狠戾恶魔?要不是事先打听过了,她也不会轻易做出回国的打算。

林豆蔻唇角微微扬起弧度,多了些耐心,上前迎接,笑的温婉:“以墨,是不是麦克利先生做出决定了?那边这么说?”

许以墨唇线笔直,开口带了些懊恼的情绪:“没有。”

“没有?”

林豆蔻脸上的神情倏然僵硬,眼中点满不可置信,语气也连带着有些僵了。

“没有,是因为麦克利先生不同意我吗?”

许以墨没注意她的不自然,唇线笔直,想来想去,还是实话实说:“他不同意林夏花,说林夏花失去了他当时看中的光芒。”

光芒?林夏花还能有什么光芒?

林豆蔻眼底掠过一道不甘,还是开口问:“别的余地都没有吗?”

“麦克利现在对我们的印象没有能加分的,但是单凭交情还是能见一面,也只能见一见。”

如果再提一些建议的话,也不见得有用。

林豆蔻听懂了这句话,脸色有些苍白。

她原本预设的第一条路,就这么断了。

都是因为林夏花没有被选上!都是林夏花!

眼底的不甘和怨恨一闪而过,林豆蔻收敛过激的情绪,微微皱眉,该说的言辞在心里过了一遍,终于软软的开口。

“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是我欠夏花的,当做偿还也是。”

“欠她?”许以墨握紧手,眼底藏了些看不透的情绪。

“本来,你和夏花好好的,我又回来了,夏花心里不好受肯定也有,麦克利要求的光芒,应该是夏花在全盛状态的时候吧。”林豆蔻低头,缓缓开口,可怜的模样几乎做足了。

许以墨倏然明白了什么,稍稍握紧了手,眼底闪过几道暗光。

“你也不要想多,从一开始我就想过了,没事的。”

许以墨没说话,林豆蔻干脆伸手挽住他,脸上写满了担忧,开口:“你别不高兴了,没有就没有了,我不是那么在意的,你不要怪夏花,让夏花自己调节一下情绪吧。”

许以墨转过头,沉沉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林夏花,是故意发挥不好才让林豆蔻没机会接下代言的!

本该坚定这个念头,,但是,他又突然莫名想起林夏花站在楼梯口,一字一顿向他说的那些话,倏然间有了些犹豫。

“是我对不起夏花在先,我也许不该回来。”林豆蔻微微低头,唇角苦笑牵起,正映入许以墨眼中。

许以墨握紧了她的手,声音低低的:“豆蔻,许家的夫人,本来就是你的位置。”

林豆蔻靠在他的肩上,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唇角扬起一抹弧度,缓缓开口:“但是……”

“没有但是。”

林豆蔻抬头,眼底划过一道情绪,缓缓开口:“你说,夏花会不会记恨我?”

“记恨?”许以墨冷笑,“她也要有那个资格。”

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把他主动推给别人,又怎么可能会记恨?

“豆蔻,等下我先出去一下。”

许家。

林夏花换了套方便休闲的衣服,从书桌柜子里翻出设计图,眼底掠过一阵满意。

这是她亲自设计的第一套!

她不想让它就这样被藏在记事本里。

林夏花小心把它夹回记事本中,放在包里,裹了件外套打算出门。

才刚走到许家大门,刚握上把手,一开门,却撞上刚回家的许以墨。

她下意识抬头,看清人,心底却咯噔一声,不详的预感逐渐蔓延。。

许以墨心情看起来不好,沉着脸,周身散着冷气,久居上位者的自负和威压多多少少的渗透着,给人一种压迫感。

林夏花握紧了手中的包,咬唇。

多年下来,她早就能判断出来了。

他心情不好,或者,是生气了!

是谁招惹了这个疯子!

许以墨扫了一眼,看到她的装扮,唇角的弧度稍稍牵起,映衬着眼底的暗沉,多了几分危险意味,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在她耳边响起。

“你这是,要出门?”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