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8章 我答应你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林夏花略微抿唇,略一点点头,不由自主紧握了手中的包,手指一点点蜷起。“你还想去哪?”许以墨浑身可携带着凶戾的气息,冷意迎面扑来而来,硬生生让她停了手中的动作。林夏花一“你还想去哪?”。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8章 我答应你》精选:

林夏花稍稍抿唇,略一点头,不由自主握紧了手中的包,手指一点点蜷缩起。

“你还想去哪?”

许以墨浑身携带着暴戾的气息,冷意扑面而来,硬生生让她停了手中的动作。

林夏花一顿,心底不详的预感逐渐向上爬:“我不能出去吗?”

面前的人唇角稍稍向上扬起,弧度透着嘲讽,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加大,阴着脸直接把她硬生生拖回来。

手腕就像是一副铁链一样,死死绑定,她清晰的感受到力道在一点点扩大。

她倒吸一口气,手腕处被拉的生疼,终于开始挣扎。

“许以墨,你放手!”

“你弄疼我了!”

许以墨的情绪突变,她怎么都没想明白。

男人依旧铁青着脸,眼底暗沉,手上的力道没任何改变,仍旧拖拽着她上楼,自顾自前行到主卧门口,一把踢开门,抓着她的手腕狠狠砸向床上。

林夏花终于反应过来,眼底带了防备,一把从床上爬起,警惕的看着他。

不怪她想多,只因为曾经不止一次,许以墨也对她用过不止一次这样的动作神情。

只是这次出乎意料,许以墨只是站在门口,唇角的弧度依旧是轻轻上扬,透着嘲讽,看着她的神色异常冰冷,只是冷冷的凝视了她片刻,转身去了窗台,动作利落的关窗,“咔哒”一声,将窗子反锁。

林夏花在一刹那间想明白了,再抬头,只看到他不急不缓往门口离开身影。

一时惊慌失措,她狼狈的上前,抓住了许以墨的衣角,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不能关着我!”

许以墨微微弯腰,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淡淡的开口笑,声音却冰冷:“林夏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你给我呆在这,哪都别想去!”

话音刚落,她就被甩开了手,紧接着门口传来“咔哒”的声音。

门也被反锁了!

林夏花勉强维持住情绪,扬声反驳:“许以墨!你凭什么关我!”

说的好听点,是关着,实际上,也就是软禁。

门那边没任何声响,她要的回答一句也没。

林夏花被反锁在房间中,剥夺了和外界联系的一切办法和能力,她唯一的联系,就是定时会有人送饭。

林夏花不愿意过这种被软禁的生活,却无可奈何,最后,选择了绝食来抗议。

她不知道,许以墨在将她反锁在家后,直接去了公司,连着在公司加班了两天,才回了许家。

许以墨认定,林夏花既然敢这样故意出丑,那也不会让她好过。

当他向女佣无意中问她的状况,却勃然大怒。

“绝食?绝食到现在?我要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件事怎么不早说!”

被训的女佣有些错愕,停顿下来,显然在组织语言。

都说许家夫人地位不高,闹绝食的时候她还在背地里和其他人嘲讽做作了很久,但现在,许以墨的反应,没有预料中的平淡。

女佣想来想去,还是减去了原打算中的刻意轻蔑,倒还算毕恭毕敬:“我们联系不上您,所以……”

许以墨脸色阴沉,眼眸深处晦暗不明,心底一瞬闪过各种念头。

绝食?她怎么敢!

“行了,我自己过去。”

恰逢晚餐时间点,他带了餐点上去,却在开门的时候听到一声沉闷的“咚”,宛若是重物落地。

许以墨心底划过一分不安,加快脚步,入眼却是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林夏花。

倏然间,心脏里好像多了一种惊慌。

他镇定下来,抿紧唇,将餐点放在一边,毫不犹豫的拿过上面的糕点塞过去,递到她嘴边,带了点强迫意味。

“吃!”

熟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林夏花费力抬头看了一眼,重重垂下头,无力的倚着床边,缓缓摇头。

她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绝食两天,几乎连水都没怎么喝,现在本就奄奄一息,但凡许以墨再晚来一天,她可能就在这个房间里终结这一生了。

许以墨当然看出她的身体状况,手中的糕点有些发抖,止不住的喂给她,却被她一别头仍旧拒绝了。

“林夏花!你吃不吃!”

“我让你吃!”

林夏花费力抬头,看着他,唇角稍稍扬起一抹弧度缓缓摇头,开口虚弱:“你不是想关我?很好随了你的意,不用浪费外界的一点东西。”

说这句话,她已经是大喘气,一字一顿,尽力做到咬字清晰。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我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孩子出事了,你也别想好过。”

林夏花笑了,笑的淡然:“反正我已经这样来了,再保孩子也保不住,一起上路也好,多个伴。”

“林夏花,你敢!”

林夏花豁的抬头,眼底多了几分闪烁:“我不敢,但这是你逼我的。”

许以墨一时语塞,手僵硬在空中,半晌,终于将手中的糕点无力的往旁边一丢,凉凉的语气带了点自嘲的意味:“好,我不逼你,我允许你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把东西吞下去!”

谁能想到,他最后竟然还是向一个女人先妥协了。

能不限制她出去,已经是争取到的最大地步了。

林夏花下意识的摸了摸腹部,终于撑着床沿边,小心翼翼的爬到桌柜边,端了里面的粥,伸手拿汤勺的时候,竟然意外的手抖,险些没拿稳摔了粥。

许以墨终于看不下去,伸手拿过,眼底压下了些凉意,帮她扶着粥,看她低头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多了分不忍,却还是开口说。

“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有事。”

林夏花的手僵了片刻,唇边的苦笑泛起,略一点头,声音沙哑:“你放心。”

你放心,就算不用你来说,如果我没事,孩子就一定会被护好。

孩子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偏激,她永远也不会拿孩子和自己一起冒险。

“林夏花,我虽然答应你了,但是!”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