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29章 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49

“虽然你昨天不能够回去,这几天在许家好好的把身体养回去,等孩子平安无事后,再随随便便你。”林夏花别过身,从一旁微小镜子里的倒影看清楚自己,一时之间一时语塞,脸色的惨白和瞳仁的黯淡林夏花别过头,从一旁细小镜子里的倒影看清自己,一时语塞,脸色的苍白和眼瞳的暗淡,的确吓人。。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29章 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精选:

“但是你今天不能出去,这几天在许家好好把身体养回来,等孩子平安无事后,再随便你。”

林夏花别过头,从一旁细小镜子里的倒影看清自己,一时语塞,脸色的苍白和眼瞳的暗淡,的确吓人。

林夏花没吭声,只是用汤勺小心的勺着粥,小口小口往下喝,情绪终于逐渐恢复下来。

连着两天绝食,她的胃受了不少的影响,缩了不少,现在也不能猛吃,喝了小半碗的粥就吃不下,在许以墨的威胁下,又含糊吞下了一些补品菜,被勒令到床上休息。

她听话躺在床上,仍旧心神不安。在亲眼看到许以墨将窗户开锁后,终于多了分安心,渐渐失去意识,沉沉睡去。

许以墨侧头,看到她安睡的模样,紧紧抿唇,心底的情绪却逐渐开始异常。

如果他再晚来一步,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不能让她这样出事。

许以墨起身,烦躁的走向窗台,心里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

翌日,林夏花被许以墨推去了私人医院,在精细的检查下,医生几次嘱咐调节饮食注意营养后,不易激动,这种事不能有第二次等等之后,她才算是解除了软禁。

林夏花被迫留在许家两天时间,养好身体的胃和饮食均衡,直到面色稍微好些了,她才在第三天带上包和设计图,直接赶去了婚纱店。

先前两天她没来得及请假就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倒是让连然错愕了很久,才红着眼上来拍她。

“你去哪儿了?这件打电话给你都不接,你那天刚让我下午等你,我等了几天才等到的你啊!”

林夏花笑了笑,拍了拍连然的肩,带了点安抚的意味,缓缓开口:“那天,出了点意外,来不及和你说,就断了联系,现在没事了。”

连然想追问下去,却在她脸色之间权衡,还是放弃,转而起了别的话题。

“你那天找我,是想和我说什么事?”

“我设计了一套设计图,有我的署名。”林夏花从包里拿出记事本,抽出那张设计图平摊在桌上,眼底多了几分满意,徐徐开口,“小然,我不太清楚这些投到哪里可靠,我想请你帮忙,你在这一块涉及……”

“我在这一块涉及广泛。”连然接过话,手上已经拿过设计图,眼中多了一分热,开口,“你的设计图,真的,很有价值,如果随便投了一个地方,是可惜了。”

林夏花松了口气,眼底多了几分放心:“谢谢。”

“没事,我们就不用说什么谢了。”连然挥挥手,打量着设计图感慨,“我就知道,你肯定有这个天赋。”

这一次还真被连然说中了。

林夏花唇角稍稍泛起笑容,和连然扯到了家常,下午干脆留在婚纱店帮忙,等关门了,才慢悠悠的回了许家。

设计图终于有着落了,林夏花的心情高昂了许多,回去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到了许家,她推开门,才刚走到大厅,耳边赫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线。

“去哪儿了?”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朝夕相处三年,这个声线的每个情绪她几乎都能熟读于心,现在,这个声音情绪并不太好。

林夏花神情淡然,仍旧记着软禁她的事,语气冷淡:“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许以墨琢磨了一下这几个字,倏然笑了,眼眸中隐约透着危险,缓缓开口:“和我没关系?林夏花,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了?”

“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嘀——”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要说出口的话,林夏花一顿,下意识拿出手机,视线一扫,屏幕上两个大字闪跃着。

“连然”

林夏花心里一紧,不详的预感逐渐蔓延,稍稍走开了几步,侧过身子接了电话。

“喂?”

“夏花!出事了!”

连然的语气有些惊慌,却又强行镇定下来。

林夏花呼吸一窒,紧紧抿唇,保持淡然,开口问:“怎么了?”

“我投了几家比较靠谱的,但是它们都拒收了,理由,都是你的设计稿被封了,不允许被投稿。”

林夏花一愣,脸色倏然有些苍白,刷的转头看向了许以墨,心底隐约猜到了什么。

许以墨脸上神情淡然,面不改色,看向她的眼中却多了几分嘲讽。

“林夏花,你只要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就足够了。”

果然是他搞的鬼。

林夏花已经肯定,不由得气笑了:“许以墨,我做的这些事不会影响到许家颜面,你之前也反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再插手?”

“我不插手的前提是不会有任何影响,林夏花,守好你的位置,几个月后,你就是想留也留不住。”许以墨的声音冷淡,带着十足的警告。

林夏花看了眼他,笑容有些悲凉。

她早就该知道,许以墨从来就不打算放过她。

在许以墨向她妥协放她自由的时候,她天真的信了。

从一开始,许以墨就从没对她好过。

“我知道了。”她声音倏然冷淡,眉眼中透着漠然和生疏,略一点头,距离被拉开。

许以墨微微皱眉,心底涌起些不悦,刚想开口说些站住,话语却卡在喉咙口。

让她站住后做什么?

他难得一瞬迷茫,一时语塞,错过这一个时间,林夏花的背影就消失在楼梯转角。

林夏花回了房间,顺着门滑坐在地上,握紧了手机。

手机上,连然刚才传来了讯息,大概是鼓励她的话,她现在无心去看。

本以为能靠设计图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现在看来,还没走出两步,就已经被堵死了。

林夏花抓紧了手,眼底划过不甘,脑中回荡的是许以墨漠然的声音。

‘你只要好好做好许家夫人的身份就足够了’

林夏花紧紧抿唇,深呼吸一口气,从包里翻来覆去,终于找回了一张名片,名片上熟悉的大字‘麦克利’在上面夺人目光。

林夏花眼底划过一瞬孤注一掷的决然,找到电话号码,终于拨过去了。

“喂?”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