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回忆已惘然

第30章 她,林夏花,是我的徒弟

发表时间:2021-05-04 07:02:50

电话那头浓醇的声音渐渐响了,清晰传向她耳中。林夏花深呼吸的节奏口气,波澜不惊下情绪,在脑中过了一遍要说的话语,不急不缓的张口。“您好,霍兰先生,我是林夏花。”“林夏花林夏花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情绪,在脑中过了一遍要说的话语,不急不缓的开口。。


推荐指数:★★★★★
>>《回忆已惘然》在线阅读>>

《第30章 她,林夏花,是我的徒弟》精选:

电话那头醇厚的声音逐渐响起,清晰传到她耳中。

林夏花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情绪,在脑中过了一遍要说的话语,不急不缓的开口。

“您好,麦克利先生,我是林夏花。”

“林夏花小姐?”麦克利显然还有印象,只是热情比起之前冷却了不少,语气也平平淡淡,“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林夏花原本在脑中编织了一串的理由,想来想去觉得麻烦,倒也耿直的说出口。

“麦克利先生,我想见您一面。”

“见面?”

“我有一样东西想给您看看。”

“我还以为,是你的光芒回来了呢。”麦克利开玩笑的语气明显,恢复与人一贯的冷淡和平静,玩笑热情底下掩藏的是生疏。

林夏花听得出来,也不戳破,不卑不亢的继续开口:“那麦克利先生,您愿意见我一面吗?”

麦克利微微皱眉,心底权衡了许久,终于松口答应:“可以,你定个时间吧。”

他还是对这个曾经耀眼过的人多了一分宽容和好奇。

“好的,谢谢。”

林夏花定了后天下午的时间,在里街的一家咖啡厅。

明天一整天的时间,她花在了完善设计图上,到后来找不到有什么瑕疵了,终于放笔,挑了一套明天准备穿的普通衣裙。

她原本还担心出门会被许以墨拦下,但中间一天的休息时间,却被许以墨误以为她安静了,暂时放心。

后天下午,她当着全部人的面,步子稳定的迈出了许家大门。

到里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她干脆去预定的咖啡作为等着。

麦克利是个很守时的外国人,最反感迟到,往往都会提前五分钟到,来的时候看到林夏花的声音,心绪顺了一点。

麦克利落座,点了咖啡,唇角稍稍扬起一抹弧度,眼中却是一贯的自傲,缓缓开口:“林夏花小姐,你想给我看什么?”

林夏花脸色平淡,唇线抿直,从包里抽出一张完整的设计图递过去,缓缓开口:“这是我画的设计图,我就一个心愿,希望您能看一下,给我评价和修改意见。”

她已经失去了麦克利为之热情的光芒,在别的事上就需要保持谦卑。

毕竟麦克利,是她平时根本触碰不到的人。

麦克利平生见过不少设计图,再加上自己实力作为资本,本以为林夏花是来再尝试一次做模特,听到她为了设计图而来,眼中难免多了些不屑。

设计,就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老本行了。

他略一点头,漫不经心中满是疏离,眼底自然而然的流露出蔑视。

只是为了面子上的事,他还是拿起了设计图,草草的打量了一遍,视线倏然定格在一处,眼中的错愕显而易见。

麦克利端正起身子,开始全神贯注的看过去,视线中多了几分热。

设计图谁都能画,但其中的新意,构造,细节,他手上这个无疑是他见过目前新手画的最好的一个。

而且,这个人,还是林夏花!

麦克利细细打量了两遍,放下稿纸,神情复杂的看着林夏花,缓缓开口:“林夏花小姐,这个是你自己画的?”

“嗯,是我画的,还有什么问题吗?”林夏花颔首点头,做足了礼貌。

“oh,my god!”麦克利感慨,“你真是我见过最有才的女性了,即使模特这边不行,你的设计天分照样不输给那一面。”

这句话无疑就等同于肯定。

林夏花唇角的弧度稍稍上扬,透着大方和矜傲,淡淡开口:“谢谢您的认同。”

“这是你的实力,林夏花小姐,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

“我也很高兴,我还能重拾光芒。”

“重拾光芒?不不不!”麦克利认真辩解,“这是你的另一道光芒,同样耀眼而已。”

林夏花一愣,微微点头,没有声响。

现实就是这样,只有同等的实力,才能获得相对应的欣赏。

林夏花,就有那个天赋和实力。

麦克利重燃对林夏花的欣赏,一整下午,单就在设计方面和她讨论了很多,倒是让她受益匪浅。

林夏花抱着对老师的态度虚心求教,理解设计的概念和一些理论经验。

她有个私心,想给自己以后留一条路,而不是只依附着许以墨生活。

谈到喜好方面,话题多了,聊的时间也长了,等眼前的咖啡都见底了,麦克利才恍然想起自己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和林夏花简略一说,林夏花懂事,点头就起身,借口有事和他一起离开咖啡厅。

麦克利觉得她越看越觉得乖巧,心底多了几分满意。

麦克利出于绅士,问她拉开了门,俯身向前伸手。

“请。”

林夏花还没来得及点头道谢,耳边倏然掠过一片匆忙的脚步声,一抬头,眼前闪过一片亮光,一阵快门声连篇响起。

“请问麦克利先生您身边的人是谁?”

“您和她单独出来是因为有什么关系吗?”

“麦克利先生请回答我的问题,请问您来中国久留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

林夏花回过神,她们遇到记者,看那些问题,应该是八卦娱记。她凉凉的叹一口气,把自己往后缩了缩。

要是许以墨看到自己上了新闻,估计得找自己麻烦。

“诶,这个是那个精灵女神吗?好面熟啊。”

“对,是不是……”

林夏花心里“咯噔”一声,隐隐有些不安。

被人认出来了?

“请你们静一静好吗,”麦克利的声音浑厚,一时镇住了那些记者。

他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你们来的也正好,免得我公开宣布。我在这里说的话,请你们不要随意篡改,不然我能追究法律责任。”

底下噤声,但看神情大部分人老实了许多。

麦克利满意的扫了一眼,伸手将林夏花的手举起,缓缓开口。

“她,林夏花,从今天开始,就是我收下的徒弟。”

回忆已惘然
回忆已惘然
全世界都在明白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贱。传闻,那个女人性格奸诈,水性杨花。更最重要的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度看见她时,她美貌如林夏花捂着小腹,她的手指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