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秘夜少借个婚

第23章 妈妈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1-06-11 06:20:25

两人回去的途中,路菲始终心事重重。夜萧离看了她几次,都见她望着车窗外,眼神迷蒙。“饿不饿?”夜萧离轻声问着。一点儿回应都也没,宁静的车厢里被压抑的让人烦燥,路菲依然夜萧离看了她几次,都见她望着车窗外,眼神迷离。。


推荐指数:★★★★★
>>《神秘夜少借个婚》在线阅读>>

《第23章 妈妈的故事》精选:

两人回家的途中,路菲一直心事重重。

夜萧离看了她几次,都见她望着车窗外,眼神迷离。

“饿不饿?”夜萧离轻声问道。

一点回应都没有,安静的车厢里压抑的让人烦躁,路菲依然专注的看着马路边的广告牌,根本没听见他的问话。

“路菲!”夜萧离将车停在了大型超市的停车场。

“啊?”路菲光恍惚的回过神,看清周围的环境问道,“这是哪?”

“晚饭都没吃,买点东西回家吧,你想吃什么?”夜萧离打开安全带,下了车。

路菲赶忙下车,跟他一起走进超市。

“你决定吧。”路菲根本没有胃口,每次见到那些人,都是这种感觉。

夜萧离取了一个购物车,站在原地没有动,路菲已经走出去两步了,发现人没跟上,又退了回来。

“坐进来。”夜萧离扬起下巴,用眼神指了指购物车。

路菲惊讶的瞪大眼睛,扫了一圈来往的人流,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个人坐在购物车里,她可不想要那么多的回头率。

她坚定的摇头,她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不是用在这里的。

夜萧离阴阴的一笑,推着车挨到路菲身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将她凌空抱起,放到了购物车里。

路菲还想站起来,购物车已经快速的向前推去,为了保持好平衡,她只好蜷起腿,双手扶住车的边缘。

路菲脸红的埋着头,偷偷打量周围的人。

还好其他人只是专注的挑选着商品,偶尔有人看她一眼,转过头继续购物。

这让她放松不少,或许这个爱情廉价的时代里,秀恩爱,已经习以为常了。

夜萧离挑选的商品,直接递给购物车里的路菲,不一会,她几乎就被商品给埋住了。

“差不多了,这够咱们俩吃好几天的了。”路菲仰着头提醒,看他好像还有继续买的意思。

“医生说你必须加强营养,腿才会好的快。”夜萧离将车推到了保健品区,拿着一盒钙粉,认真的看着营养成分表。

“又要多吃,又不让走动,这样我会胖成什么样!”路菲嘟着嘴,一脸赖皮。

夜萧离似笑非笑的贴近她的脸:“老人都说,胖媳妇好生养。”

“你……”路菲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虽然都已经结婚了,可他们一直什么都没做,听到这挑逗的话,她还是不适应。

夜萧离却是心情大好,结完账回到家,一直到两人吃过饭,气氛都是十分轻松。

……

洗过澡,夜萧离拥着路菲睡觉,屋里一片漆黑,可他十分肯定的感觉到,路菲正睁着双眼,睡意全无。

过了很久,夜萧离按亮了床头的台灯,看着紧闭双眼的路菲,幽幽的开口:“别装睡了,跟我聊聊天吧。”

路菲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抿着唇,半天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你哪里对不起我了?”夜萧离嘴角含笑的看着她。

其实,他很清楚她的想法,但是还想让她自己说出来。

“可我……还是有那么一霎那,想过离婚。”路菲低下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所以你即便跟我回来了,心里还是觉得永远也见不到你妈妈了,是吗?”夜萧离追问着。

路菲垂下眼,没有回答。

当时那种情形,没时间让她仔细考虑,看到他坚定的眼神时,她被蛊惑了,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感到绝望。

“跟我说说你妈妈吧。”夜萧离轻柔的搂着路菲,这气氛让她感到心安。

秘密憋在心里太久,无处倾诉。

这么多年,一个人背负了太多,此刻的夜萧离就是她的依靠,她最好的倾诉对象。

……

小时候的事情,路菲都是这么多年听外人说起的。

妈妈名叫聂清秀,人如其名,和路信远结婚时,他还什么都没有,是妈妈帮他一起创建了路氏集团,可是生意做得大了,他的心也就大了。

路菲两岁的时候,乔红颜大着肚子登堂入室,坚称说怀了路信远的儿子,当时一心想要孙子的奶奶还活着,帮助乔红颜赶走了聂清秀,路菲便和妈妈分开了。

后来乔红颜的孩子出生,是个死胎,她哭诉之前和聂清秀见了一面,意指是聂清秀害了路家的孙子,那次的时候闹得很大,路菲虽然不记事,但是长大之后也经常听人提起,直到乔红颜再次怀孕,也就是有了路婷婷,事情才慢慢平息。

“之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现在看的多了,我想,多半是乔红颜自己没了孩子,害我妈而已。”路菲的声音已经哽咽了起来。

夜萧离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等她继续说下去。

“妈妈在路氏有很多股份,所以即便事情闹得很大,即便他们都指责妈妈,妈妈也有能力自保,而且……”

路菲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或许那次的事情之后,妈妈看开了,想明白了,还经常会偷偷的找我,一直到我十三岁,虽然和妈妈见面的次数不像其他母女那么多,但是我也挺满足了。”

路菲提起童年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眼里透着温暖的光。

“后来突然有一天,妈妈病了!”路菲突然攥紧夜萧离的手,显然说到这,情绪有些激动。

“他们以给妈妈看病的名义带走了妈妈,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了,有一次,在我家做了很多年保姆的宋阿姨,说要带我去找我妈妈,可没走出多远,就被爸爸拦回来了,宋阿姨也被辞退了。”

夜萧离面无表情的听路菲说话,看她没有再继续的意思,才淡淡的总结:“乔红颜夺走你母亲的位置,而你父亲相信她,还把你母亲关起来了。”

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事情。

是什么,让他们紧张的把人关起来,再也不许母女见面?

“我也吵闹过,然而每当我吵闹,乔红颜就会提那个死去的孩子,我爸就会打骂我,随着我慢慢长大,我不再吵闹,乔红颜也就不提了。”路菲叹了口气。

夜萧离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或许是因为路菲说出了这些秘密,心里舒服了不少,很快就被他哄睡了。

黑暗中,夜萧离发出了一条信息。

“给我查两个人……”

神秘夜少借个婚
神秘夜少借个婚
一觉醒过来,路菲和美男子子居然同床共枕,她回去和父亲作出解释却被一阵痛斥,父亲只开出条件只要你她嫁回去,就征得她回公司,无可奈何之下,路菲没办法叫美男子对自己主要负责,却不想,这个男人酒吧的大堂经理眼里映衬着舞池的灯光,看向门口刚进来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