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全能天医

第17章 一人一方

发表时间:2021-07-22 15:46:19

路蒙一滞,黑着脸一扭已不再理睬孟良,都是学中医出身贫寒的,他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孟良在自我调侃他,却也明白他说的是真话,可男人都当不成了,皮肤再好又有什么用,变的比女人还好看,难“跟你开玩笑的,把这个放到水杯里,别看它几个月都融化不了那么一层皮,但是效果极好,千万别直接吃,到时候皮肤光滑遍体生香可别怪我!”。


推荐指数:★★★★★
>>《全能天医》在线阅读>>

《第17章 一人一方》精选:

路蒙一滞,黑着脸扭身不再理会孟良,都是学医出身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孟良在调侃他,却也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可男人都当不成了,皮肤再好又有什么用,变得比女人还漂亮,难不成还要装女人去卖吗。

“跟你开玩笑的,把这个放到水杯里,别看它几个月都融化不了那么一层皮,但是效果极好,千万别直接吃,到时候皮肤光滑遍体生香可别怪我!”

孟良说着,抛过一颗小指头大小的药丸来,正是他烤了冯师的蛊蛛之后做成的药丹,这种毒物制丹之后屁用没有,美容效果倒是一流,就是给一个男人用了有些可惜。

童林道是凌海甚至是周边几省知名的中医大家,据说数次请他入保健局担任职务,都被他拒绝了,守着祖传的安仁堂悬葫济世,是一位真正的医道大家。

再见童林道的时候,老先生正在给患者号脉。

中医与西医有不同也有相同的地方,最相同的地方就是确诊,无论你有万般本事,无法确诊,就无法对症下药。

西医利用各种现代科技确诊之后,对症下药,一切都有标准可言,把标准往外一亮,根本就没有医疗事故这个说法。

但是中医就不一样了,确诊之后,虽然可以对症下药,但是,这个时候才是考验中医本事的时候。

一人一方,同一个人同一个病症,开出的方子都可能不一样,如果非要定一个标准的话,名医大家都得死,活得滋润的只有那些治不好也治不死的太平医,一剂小青龙汤就能混半辈子。

西医要一系列的检查,好像很折腾人似的,可实际上,中医一样快不到哪里去,望闻问切这四样可不是摆设。

能显出中医本事的,看起来像是一眼看出病,一听就确诊,把脉就定生死,真正重要的,还是一个问字,一个细节就能决定成败。

童林道这安仁堂很有名器,病人也很多,童林道医术高超,三分钟就能处理一个病人,然后开出方子来,喝上一口浓茶,歉意地让孟良稍等片刻。

孟良就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也不吭声,在童林道看病的时候,相互印证起来,同时心中感叹着,天医门这种玄门医术在一些常见病上,未必就能胜过童林道这大气滂沱的经方派传人呐,一剂一方恰到好处,直指病灶。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乱声,几个人抬着担架奔进了诊室,前头一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一下子就跪到了童林道的身前哭道:“大夫,快看看我家男人,他这是咋了啊!”

“别急别急!”童林道说着到了病人的旁边,一个满身泥水,裤脚还有大片水泥的中年男子躺在门板做成的担架上,紧闭着双目,牙关咬得咯哒哒做响。

童林道伸手号了号脉,又翻看了一下眼皮,微皱着眉头道:“这是气迷肝经,小路,去抓一副安神汤,再以金针泄肝经!”

“好的!”青春痘路蒙应了一声就要去抓药。

“慢着!”孟良突然开口道。

路蒙一脸懵逼,童林道也道:“孟小友,你可有什么发现?”

孟良笑道:“就算病人是气迷肝经,一时半会也不致命,能否让我问家属几句?”

“有病就快治病啊,还问个啥啊!”中年妇女拍着大腿,抖着脸上的横肉急切地叫道,“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瞎问个鸡毛!”

孟良黑着脸道:“我的毛肯定是长齐了,要不要亮给你看!”

“孟小友,先问病,先问病!”童林道无奈地道,年轻气盛受不得一点委屈啊!

孟良很不爽地道:“你家男人应该是个瓦匠吧!”

“啊!”

“犯病之前在盖房子或是干什么工程?”

“我家要扩阳台,我男人就自己动手了,然后一下子摔下来就变这样了,但是,我家是一楼,楼下是我开的菜地,软乎着呢,磕不着啊!”

“我问的不是这个,他在摔下来之前,是不是打雷了?”

“诶?你这小伙子猜得还真准,大晴天的突然打了一个炸雷,我家男人被吓得一抖然后就就摔下来了!这雷……难不成还有啥说道?”中年妇女说着,望向自家男人的眼神更是惊恐到了极点!

孟良与童林道对视了一眼,同时道:“失魂症!”

童林道说罢,懊悔地一拍脑门,“我哪怕多问一句,也该知道这是失魂症啊,孟小友,你又给我上了一课啊!”

童林道说着,以古礼叉手身前,就要向孟良大礼参拜,孟良赶紧伸手拦住了他,苦笑道:“童老这里病人如织,哪里有时间像小子这样挨个细问呐,今时不同往日哟!在从前,可没有这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唉!”童林道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切都在这一声叹息当中。

那名中年妇女脸上的横肉一颤叫道:“你们倒是治病啊,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发什么春啊!”

路蒙一脸不爽地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就算是要开方,大夫不也要会诊定方吗!”

“你个小崽子就是想骗我们钱!”妇女指着路蒙大叫道。

路蒙怒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样,安仁堂只是诊所,你要是信不过,去三甲医院啊!”

“看看,大伙看看呐,这就是大夫,这就是白衣天使,见死不救啊!我家男人要是死在你家安仁堂,我就吊死在你家门口!”

这妇女一边叫着一边跳着脚,污言秽语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路蒙被气得青春痘都快要爆开了,童林道更是一脸的无奈,求救似地望向孟良。

对于孟良来说,这简直就是小意思,村里的老刘婆子可比她难缠多了,至少这个妇女还有没脱光了衣服,用那地方冲着诊所阴死人的本事。

“行了,别叫了,想救你男人也简单,不过就是惊吓导致的失魂症而已,再吓唬一下就好了,听说过范进中举的故事没有?没听说过也不要紧,我教你,现在你一边骂你男人,一边抽他两个耳光,保证立刻见效!”

“我呸,你们这帮庸医就是变着法的祸害我们老百姓!”妇女跳着脚大骂道。

全能天医
全能天医
孟良一向指出跟随师父学医术,修佛法,而已想混个温饱而已,什么神方门的荣光,什么神方门当万世如圣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谁成想,一不小心救了美女总裁,救了美女总裁她爹做为宏泰集团新上任的总裁,手掌亿万资产,却拿父亲的病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