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全能天医

第21章 人死了怕说不清

发表时间:2021-07-22 15:46:26

几位中医大家人室诊脉,病人体态微胖面色白里透红,起先看诊的时候还正常地,突然就病了了,大喊大叫不算,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出来,一把扼住一位大夫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下死手,一众医生心有余悸地回到了客厅就坐,接下来就是会诊了。。


推荐指数:★★★★★
>>《全能天医》在线阅读>>

《第21章 人死了怕说不清》精选:

几位中医大家入室号脉,病人体态微胖面色红润,初时问诊的时候还正常,突然就犯病了,大喊大叫不算,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一把掐住一位大夫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下死手,一帮人七手八脚地把人拉开,结果老头两腿一蹬,死了一样的昏迷过去。

一众医生心有余悸地回到了客厅就坐,接下来就是会诊了。

如今这世道西医势大,而中医因为其特有的玄学结合的传统方式,已经快要沦落为骗子的温床,会背几句黄帝内经都敢自称大师,敢拿针都敢称针炙大家,反正人也没那么脆弱,可劲折腾一时半会都折腾不死,治不好再去医院呗!只要不治死就没事。

但是这种大人物看病的时候,往往都必须要有中医在场,毕竟很多毛病,西医查不出来任何问题,做为诊断的指标一切正常,可人就是有毛病,中医往往一剂药,几轮针就能手到病除,很是神奇。

现在这位徐老爷子就是这种情况,所有的指标,所有的片子都显示正常,远比一般七十三岁的老人还硬实,可就是在犯毛病,就是找不到问题所在。

一位面白无须的老人放下了正在写字的笔记本,轻咳了一声道:“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有孙老在,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一个三十多岁,一身板正的西装,发际线后移却又一脸精明的男子笑着道。

“你这小子不老实,这是会诊,大家畅所欲言嘛!”孙老将手抱在小腹处笑眯眯地道,显然对这年轻男子的话很是受用。

童林道低声介绍道:“孙老是国内有名的大专家,而且是极其少有的中西医皆精的大专家,近些年一直负责医疗外交工作!”

“那个马屁精呢?”孟良问道。

童林道淡淡地道:“你说陈子航啊,听说是国外某个知名医学院出来的,最近很活跃!”

孟良笑道:“这是他扬名立万的一个好机会呗!”

童林道笑道:“看破不说破,做事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嘛!”

孟良轻叹了口气道:“我从前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师父也是这么教的,但是我发现,现在城里人都喜欢赶尽杀绝,守规矩的老实人太吃亏了!”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童林道也是一脸无奈地道。

在那位孙老的催促下,个个都是顶级的医生们说了一下自己的方案,大多数都乏善可陈,说明他们对大人物亲爹的病,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童林道也写了一个方子,孟良瞥了一眼,在他要拿出来的时候,悄悄地拽了他一下,童林道一愣,把方递给了孟良,向众人道了一声惭愧。

这时,那个陈子航道:“我在阿卖锐肯的时候,参与过一个医疗研究项目,结合了中医的针炙之术,以弱电电击头部几处神经,不但可以解决脑部血管疾病,甚至对阿尔茨海默症也有十分明显的疗效,在徐老病情不明的情况下,我认为这种治疗方法可以试一试!”

“这不是胡闹吗!”童林道皱眉道:“针炙讲究的是认穴刺穴和补泄手法,现在电针确实也有,但是多用于脑血管病的康复,疗效甚至不如打打太极拳,脑部那么复杂,针炙非苦练几十载不敢下针,居然还要用电击?这不是拿徐老的命开玩笑吗!”童林道忍不住道。

陈子航拽了拽板正的西装,脸上尽是自信的模样,淡淡地道:“童老先生,听闻您也是一方名医,主攻的就是中医,恕我直言……”

“咳咳!”孙老轻轻地咳了两声,陈子航一滞,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孟良低声道:“这两人要是没关系,我把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

童林道微微一点头,如果不是有孙老做后盾,这种场合下,这个陈子航就算是再名校再项目,也不敢这么嚣张。

陈子航接着道:“我只能说,时代在变,我在阿卖锐肯进修的时候,不知多少名医都把这句话挂在嘴上,阿卖锐肯的医学是当世最好的,正是因为可以与时俱进,童老先生,您过时了,孙老才是未来医学界的楷模,中西医结合才是王道!”

童林道被这个张嘴闭嘴把阿卖锐肯当亲爹一样挂在嘴上的小年轻气得脸色铁青,沉声喝道:“中医道博大精深,老祖宗的东西捡还捡不过来,哪来的心思去搞什么与时俱进!”

童林道可是真被气坏了,若不是在这位徐大人物家里,他当真就要抚袖而去了。

孙老像是没听到陈子航的话一样,淡淡地一摆手道:“这次来不是争论中西医的,也不是讨论与时俱进的,而是讨论徐老病情的,大家空说无益,陈子航小朋友也只是下了一个诊断吧,不服气的话,各下诊断各开方,大家再研讨嘛!”

陈子航道:“我的电针技术,有八可把握!”

他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一阵议论声,八成的把握,这可相当于打保票了,同时这也是行医的大忌,人命关天的事,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那责任可不是一般地大,更何况还是在这种大人物的家里头。

这说明,他分明就有十足的把握,若是把徐老给治好了,那可就搭上了天梯啊,在坐的各位,怕是除了孙老之外,其它人也只有羡慕的份了,谁叫自己没有个阿卖锐肯的好经历呢!

孟良拍拍童林道的胳膊,然后借过笔,在他的药方上改了两笔,然后又龙飞凤舞地写下一行字,拽着童林道就起身,将那张方子向那位叫徐陵山的大人物手上一拍道:“我跟童老就先走了!”

徐陵山一愣,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地道:“这……这病还没看完!”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眉头一皱,立刻显出一身浓浓的官威,一般人面对这种人道赋予的威势面前,怕是话都说不全了。

孟良却像是没感觉似的,笑道:“可不敢再呆下去,怕一会走不出去,人死了可就真说不清了!”

全能天医
全能天医
孟良一向指出跟随师父学医术,修佛法,而已想混个温饱而已,什么神方门的荣光,什么神方门当万世如圣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谁成想,一不小心救了美女总裁,救了美女总裁她爹做为宏泰集团新上任的总裁,手掌亿万资产,却拿父亲的病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