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三十章 钓鱼

发表时间:2022-04-21 07:16:19

穆九从后山崖的小路一直这样,原本准备好绕到半山腰再从正门去找大夫人她们,却没想起还没绕过去的,竟然在溪边遇见了了正钓鱼的六皇子夏侯堇和萧君夙。穆九而已从边儿上我们走过,最就根本没看见了他们,接着夏侯堇远远地就挥:“喂,小姑娘,回来这边。”穆九站在原地有穆九只是从边儿上走过,最开始根本没看见他们,然后夏侯堇老远就挥手:“喂,小姑娘,过来这边。”。


推荐指数:★★★★★
>>《摄政王的小闲妻》在线阅读>>

《第三十章 钓鱼》精选:

穆九从后山崖的小路下去,本来准备绕到半山腰再从正门去找大夫人她们,却没想到还没绕过去,居然在溪边遇见了正在垂钓的六皇子夏侯堇和萧君夙。

穆九只是从边儿上走过,最开始根本没看见他们,然后夏侯堇老远就挥手:“喂,小姑娘,过来这边。”

穆九站在原地有点儿懵,这是叫她吗?

她左右看了一下,这边没有别人,应该是叫她,可他们熟吗?叫得这么热情。

穆九只想当做没看见走了,然后夏侯堇居然还跑过来,一边是山壁,一边是小溪,她想躲都没地儿躲。

“小姑娘,你跑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你也来这里玩儿,跟家人一起?我们在钓鱼,要不要一起来?”

夏侯堇一大堆问题劈头盖脸给穆九砸过来,看他那表情见到穆九很兴奋,不难看出对她很感兴趣,但又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

穆九脑袋急速转动,思索自己什么时候遇见过这位六皇子,可愣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夏侯堇一跃来到穆九面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不说话,傻掉了?”

穆九嘴角扯了扯:“阁下.......认识我?”

“呃,算是认识。”夏侯堇点头,心道,不仅认识,还印象深刻,毕竟敢揍夏侯钰的人可不多。

“这荒郊野外的,你一个姑娘家太危险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说完想起她能揍得夏侯钰毫无还手之力,好像不能用一般姑娘来衡量,不过这不重要了。

穆九:“......”感情你也知道这是荒郊野外啊?你在荒郊野外去拦一个姑娘,合适吗?

“你会钓鱼吗?走,跟我一起钓鱼去。”

然后,穆九就被赶鸭子上架拉过去钓鱼了,她是要拒绝的,但夏侯堇那劲头不像是能被她拒绝的样子。

小溪中间一个比较深的地方,石头上摆好的钓具,夏侯堇一点儿不在意形象的席地而坐,还热情的招呼穆九:“快坐啊。”

目光扫到旁边的萧君夙,问穆九:“你认识他吗?”

穆九摇头。

夏侯堇一拍腿:“不认识好,他脾气不好,古怪、孤僻又毒舌,还对女人特别残忍无情,你离他远点儿。”

穆九无语: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离八百米了。

夏侯堇说话的声音一点儿没有遮掩,萧君夙懒洋洋的掀开眸子看了他一眼,一抹光芒划过,很快又闭眼。

拉都被拉过来了,穆九也席地而坐,顺手拿过了夏侯堇的钓竿,目光扫到他的水桶,里面只有可怜巴巴的巴掌大的鱼。

夏侯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在比赛钓鱼,不过我钓了半天还没钓到,你要是能帮我赢了他,赌注归你。”

还有赌注?

“赌注是什么?”

“三百两黄金。”

这赌注还真是接地气儿,她还以为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呢。

鱼竿一动,穆九下意识的一拉,一条一尺长的鲤鱼瞬间被她拉得飞了起来。

“哇,是鱼。”夏侯堇兴奋得上去抓鱼,结果鱼没抓到,反而一跃而起在他脸上啪了一声掉水里了。

真是一条嚣张的鱼,居然敢打皇子殿下的脸。

夏侯堇:“......”

深吸口气,笑看着穆九:“没事儿,迟早把它钓起来烤了吃。”

穆九轻轻勾唇:“你开心就好。”

钓鱼考的是耐性,需要安静的等,还要眼疾手快,就夏侯堇这样子,很明显不是钓鱼的料。

穆九拔了一棵草放嘴里叼着,目光投到天上,感觉到鱼竿一紧,手一动,一条鱼直接被她扯起来摔在草地上‘吧唧’一声,都不用穆九起身,夏侯堇屁颠儿屁颠儿跑去抓取了。

这个皇子......有点意思。

不过就算穆九钓鱼技术不错,却也没能让夏侯堇赢了萧君夙,因为几个身披草皮的杀手突然出现,刀剑森寒,目标明确,直接朝萧君夙杀了过去。

本来闭眼假寐的萧君夙一跃而起躲开了攻击,眨眼就跟几个杀手打了起来。

夏侯堇拿着剑没动,他觉得该保护一下穆九:“你别紧张,跟紧我。”

说完回头,咦,人呢?

四周看一眼,只看到穆九已经跑到了山壁的边缘,翻过山坡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夏侯堇看得目瞪口呆,这人是属兔子吗?窜得那么快。

还有,逃命居然不喊他,太不够意思了。

郁闷完抽剑准备过去帮萧君夙,后知后觉的发现都被萧君夙解决了,根本没他什么事儿。

慢悠悠的拔剑插回去,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钓个鱼都不让人省心,不过你这命可真够值钱的,个个都想杀你。”

目光不经意的扫到萧君夙的腰间,有湿润的痕迹:“你受伤了?”

萧君夙摇头:“旧伤裂开,没事。”

旧伤裂开还叫没事?不过他也是见过萧君夙被打断腿还能自己掰回去的狠劲儿,也许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大事。

摄政王的小闲妻
摄政王的小闲妻
她是相府不不起眼的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明明有个变态掉入了她的院子。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过来,被抓了个现行。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渣爹为了保命,再打包将她送登门做妾,自此悲催的日子就了。端茶倒开水、洗衣服叠被即使了,小抱枕是什么鬼?《她是妾》“爷!皇上说您了二十六了,该娶个正妻了!”“爷有穆九!”“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七,端庄大方娴淑,准备好赐给您做妻子!”“爷有穆九。”“(T-T)......爷,奴才说的是娶夫人,穆小姐是妾啊?”怒:“等穆九天幕之下,大地满目疮痍,遍地的残骸,燃烧的硝烟,破碎的军旗,流淌的鲜血。。…